“伙计,伙计,”被原来的同事像拎小鸡一样拎着走的尼尔,一路不住哀求,“我们一起去过酒吧,一起去过几次聚会,我认识很多会员,我马上给你介绍……,”

    所有的这些,没起一点作用。≯

    灯光昏暗的后门外,垃圾箱旁,他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刚要站起来,迎面重重的一拳,让他一下子又扑倒在地,他晃了晃头,吐掉一口夹着牙齿的血水,“等等,伙计,”他举着双手,“我有些钱,我全部给你们,”

    这些日子,他时常还能额外得到些小费,虽然大部分都已经挥霍掉,但多少还存下来一些。

    回答他的,是肚子上结实的一脚,他痛的蜷起身子,跟着,是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一拳接一拳,一脚挨一脚,是那么密集,是那么有力,以至于他的一声声痛呼,都被打回肚子里。

    都痛到麻木以后,殴打终于停了下来,但,这还没完。

    他碰过黄静萍的右手,被摊在地上,先是小拇指,被重重的碾了一脚,这一脚,又唤醒了他的痛觉,痛到钻心,他大叫起来,叫得都不成调子,跟着头上又挨了一脚,惨叫声戛然而止,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等轮到大拇指的时候,尼尔终于幸福的现,自己暂时又感觉不到疼痛。

    “呸,”两位很是舒爽的活动了一番拳脚的黑人兄弟,不屑的朝一滩乱泥一样的尼尔身上吐口水,“没种的软蛋,”

    会所的后门被重重的关上,尼尔现在是如此的虚弱,以至于连关门声,都让躺在地上的他,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林肯领航员后排的玻璃降下来,马丁看了那瘫在地上的一坨几眼,一截雪茄从车里扔出来,“走吧!”

    …………

    良久,地上的那一坨终于动了几下,尼尔不成声的嘶叫着,挣扎了好几下,终于慢慢的坐起来,他左手托着右手,费力的、艰难的、跌跌撞撞的朝停车场走,短短的几百米距离,他愣是走了十几分钟。

    好在这会路上没什么车,二手的雪弗兰在路上歪歪扭扭的行驶着,尼尔通过肿得只剩下一条线的左眼,找到了自己曾经光顾过的那家私人诊所,“砰砰”的敲门。

    “来了来了,”已经睡下的医生,骂骂咧咧的来开门,门一打开,倚在上面的一坨人型生物重重的倒在门里,医生扶了扶眼镜,看了几眼,“伙计,你这是跟熊搏斗了,还是被疯狂的斗牛给顶了?”

    尼尔都没有力气回应无良医生的调侃,“我的手,我的肚子……,”

    “放心,到了我这,只要有钱,什么都能治好,”医生轻松的把他提在手里,朝里屋拖。

    两个多小时以后,一具“木乃伊”走了出来,右手被吊在胸前,唯一完好的左手,还拿着一瓶酒。

    挤进驾驶座,带动身上的几处伤口,尼尔痛呼了几声,“咕嘟咕嘟”的朝嘴里灌了几口酒,瘫在座位上坐了好一会,才终于把车打着,继续歪歪扭扭的上路,朝自己的狗窝开。

    虽然这会路上压根就没什么车,遗憾的是,这一次,他刚上路不久,就有一辆警车鸣笛闪灯靠了上来,“****,”尼尔艰难的骂了一句,乖乖的把车靠边停下。

    一位警察打着电筒朝车里看了一眼,没忍住笑,“下车,”

    警察他更不敢对抗,尼尔呲牙咧嘴的钻下车,那辆警察很没同情心的笑了好一阵。

    “你的驾照?”

    “手套箱里,”

    一位警察去去驾照,一位抱着膀子,给尼尔下指令,“站好,两脚并拢,手垂两侧,一只脚伸出,离地面十五厘米,腿伸直,脚面绷紧,眼睛看着脚尖,现在开始数数,从1oo1开始,知道我喊停,开始,”

    以尼尔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哪能站得稳,只数了两个数,就“哐当”一下,靠在车上。

    “两位,能不能让我先去医院?”

    “站好,”警察压根不听他的话,对他的身体状况视若无睹,一个警察拿着手电筒走过来,“看着光,转动眼球,”

    尼尔肿得只剩下两条线的眼睛,又得接受手电筒光的刺激,眼球自然是颤的厉害。

    虽然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酒驾,但这还没完,警察坚持要尼尔做另一项测试,“顺着路边基线,走9步,走一步大声数一步,然后转身走回来,”

    尼尔实在不想接受这个测试,“警官,我喝了酒,”他朝自己的车走去,想从车里把那瓶酒拿出来,“能不能先让我去医院,”

    “站住别动,”两位警察马上紧张起来,把手放到腰间。

    伊根尼尔无奈,只得像小丑一样,吃力的配合完成这最后一样测试,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就是没喝酒,那这十几步路,必然也走得歪歪扭扭的。

    等他艰难的走回原位的时候,看到一个警察,带着手套,玩味的拿着他放在车里的那瓶已经开封,而且喝掉了一般的酒瓶晃荡着,你们怎么不早点找到这个!

    关于酒驾,加州的法律特别规定,汽车如果有酒,必须装满,封好,未曾开启,或者放在后备箱,否则就算酒驾,在车里找到这瓶酒,就足以说明尼尔是酒驾。

    不过,感觉有点如释重负的尼尔,看着那两位警察戏谑的笑容,马上明白了一件事,这两位警察,看来是专程候着自己的。

    “伊根尼尔,请和我们回警局做酒精测试,”

    “我配合,能不能先让我去医院?”

    “你不是刚从诊所出来吗?”一个警察重重的一把把他推进警车后座,完好的左手,被戴上手铐,拷在警车间的隔栏上。

    这个过程,伊根尼尔不断的受到附加伤害,伤痛处一次次被碰到,不过,他知趣的不再出声,到现在,他哪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他万分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控制住,对那位国女人伸手,另一方面,他居然有些庆幸,幸好只伸了一次手!

    警察局里,尼尔又被值班的那些警察狠狠的嘲笑了一把,“这是从金字塔里抓出来的吗?”

    “别看他身上包扎的地方很多,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碍,你为什么受伤?参与打架斗殴了吗,一会老式交待,”抓他回来的警察,按着他往前走,去接受酒精测试。

    对酒驾这事,美国是零容忍,加州规定,血液里酒精含量达到oo8毫克,即为酒驾。

    这是什么概念呢?大概以现任总统小布什的块头来说,喝上两瓶啤酒,就绝对够格。

    尼尔自然是够的,酒精含量达到o11。

    “抱歉,法老陛下,看来你得暂时在拘留所过夜,”

    “能不能让我去医院?”他有一次问。

    没人理会他。

    警察总算满足了他打电话的要求,但是,会所里的同事,一听是他,就立马挂断电话,他的事,现在会所里哪位员工不知道?托他的福,昨天晚上,大家都收到了公司邮件,严厉的强调了一次工作纪律。

    至于曾经有过亲密接触的那些女会员,全部都口吻一致的说,“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

    没人愿意跟他扯上关系,统统避他有如瘟神。

    直到第二天午,尼尔费劲力气,总算找到一个狐朋狗友来警察局保释他,那还是他在酒吧时的一个同事。

    自然也不是白帮忙。

    因为帮他交了ooo美元的保释金,他那辆花了8ooo多美元,到手没多久的二手科迈罗,就归了这个同事,就是加上一笔应该比较昂贵的拖车费用和存车费及罚金,加起来,也不到4ooo美元。

    可是,尼尔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原来的同事很人道的把尼尔送到公寓楼下,一声再见之后,潇洒的开着尼尔保养得很好的科迈罗绝尘而去。

    “妈的,”尼尔狠狠骂了一句,都他妈翻脸不认人。

    屋漏偏逢连夜雨,公寓电梯居然在维修,好像什么都跟他作对,他费了老鼻子的力气,终于爬到8楼,想着可算到了自己地盘,终于能安定下来,他禁不住有些高兴。

    但走到门前的时候,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眼花,因为门好像是虚掩着的,他推了一下,没错,就是虚掩着的。

    房门应手而开,里面的状况,让他更是瞠目结舌,那比大地震过后的震现场还要惨烈,从家具到自己的私人物品,就没有一样是完整的。

    他顾不得感慨,急切的爬到厨房水槽下面,失望的是,藏在里面的8oo美元现金不翼而飞,卫生间天花板上的几百美元,同样杳无踪影。

    已经被打击得麻木,欲哭无泪的尼尔,最后总算在鞋柜的一双臭运动鞋里,拿到了最后的oo多美金,他不敢在这里多呆,扯掉身上头上那些容易让自己成为目标的绷带,跌跌撞撞的跑下楼,迅消失在人群。

    他此时很明白,加州已经不是他能呆的地方,酒驾的官司,房东的索赔,还有,他瞎眼招惹上的人……,家里同样不能回,谁知道对方什么时候才打算放过他?

    天后,他出现在内华达州,一个月后,他总算跑到了蒙大拿州,加拿大就在隔壁,这一阵子惶惶然入丧家之犬的伊根尼尔,禁不住有些热泪盈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