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夜,省工行黄行长,设宴款待来自总行的一干人等。※%,

    梅义良不是没有邀请过,不过,王主任略一推辞,他也就没有坚持,外甥都那么说了嘛。

    而不管这笔贷款最终成与不成,王主任也不想在这第一天,就跟企业的人过从甚密。

    去年到最近,银行好几位能力出众、在世界银行界都小有名望的大员,相继因为违规放贷而被查处,在这样一个敏感时刻,这么大一笔额度的贷款,方方面面肯定都有人在盯着。

    加上因为冯一平的原因,嘉盛也总是一些媒体关注的重点,他不想落人口实。

    不过,对他们这些从总部下到地方的团队来说,接待又怎么会成为问题?

    在招待问题上,政府机关多少还要留点余地,因为政府的相关账目,现在假假的也要进行一些审计,单笔招待费用过高,这样的帐不太好处理。

    事业单位就不一样,可以报销的名目更多,何况还是银行这样啥都缺,但就是不缺钱的单位,又是省内的一把手黄行长亲自出面,所以晚上这一顿海鲜大餐,自是极高端的。

    不说那各式生猛海鲜,从佐餐的酒就可以略窥一二。

    酒水都是银行自带的,白酒是15年前的茅台,还难得的留着很有当时时代特色的包装。

    葡萄酒有两种,法国欧颂庄园96年份的chateauausone红葡萄酒,以及德国伊慕酒庄珍藏级的雷司令白葡萄酒。

    一说葡萄酒,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法国,可能还会想到意大利,或者西班牙,其实。最好的白葡萄酒,来自大家印象只会搞制造的德国。

    大家想喝什么倒什么,在国内,菜品和葡萄酒的搭配,还是比较随意。

    至于两位最懂葡萄酒的黄行长和王主任,喝的是伊慕酒庄逐粒精选葡萄干雷司令贵腐酒。也不贵,一瓶也就不到一辆面包车的价格吧。

    当然了,黄行长肯定不觉得贵——反正都别人送的。

    王主任也没有太大的感觉,他也在基层呆过,熟悉这些套路。

    “第一天感觉怎么样?”轻啜了一口甜得芳香醇美、优雅清爽的贵腐酒,黄行长问王主任。

    “原来我也听人说过,说这是一家一直没有贷款的公司,多少还有点不信,在现在这个时代。怎么会有这样原始的公司?今天一看,果然如此,”

    王主任有点自嘲的笑着,“你知道吗?连有佳便利店这样的公司,每天采购大批量的商品,他们居然都不欠供应商一分钱,居然是先款后货!”

    “国内其它稍有点规模的便利店或者超市我都知道,不说个月的账期。至少要供应商提供一个月账期的都不多,”

    “不过。这么做的好处,自然也是显而易见的,”王主任说,“虽然我们只了解了一个大概,但有佳便利的利润,绝对是国内同行最高的。供货也肯定最及时,”

    “呵呵,原来我们也不信,嘉盛扩张得这么快,哪来这么多的资金支持?后来是真信了。他们是真不缺钱,连他们在省城的这几处大型的建筑项目,都没有拖欠一份工程款,建委的领导都夸过几次,”黄行长摇头,“我们几位副行长都主动亲自登门推销,他们都一点也不感兴趣,”

    “我觉得嘉盛布局得特别好,两千多家便利店,平均每天收进来的现金,至少高达00多万,还有它的快捷酒店和五星级酒店,再加上同样连锁的婴幼儿用品和丝绸制品专卖店,还有其它的装饰公司、物流公司、家具公司、食品公司……,还有近来很热的传媒公司,”一位总部的员工扳着指头数,“加起来,最保守的估计,每天账上能增加至少600万现金,一个月就是近两亿!”

    “不不,你遗漏了不少,而且严重低估,”黄行长反驳,“另一家上市公司,汽车网你就没算进去,那一天收到的广告费用也不是小数目,对吧,”

    “还有其实也算嘉盛集团的老家味道面馆、上海的锂电池园区,以及首都的那家神奇工坊,虽然名字怪,但那也是一家效益非常好的公司,现在每月出口上万台电动车,那就是500多万美元,还有香港的那家非常成功的杂志社,”

    “所以,随便加加,他们一天的现金收入,1000万都是往少里说,你说我说得对不对,王主任,”

    “1000万至少是有的,”王主任点头,“所以,那位小冯先生的首富名头,还真的是名副其实,”

    “我有些想不通,嘉盛集团短短的这几年,就扩张得这么快,是哪里来的资金支持?”一个年轻人有点好奇的问。

    “我们只管审查嘉盛的现状,这些问题,不要去操心,”王主任说了手下一句。

    对现在的很多创业者来说,这个问题,一般都非常敏感,是不可言说,也不好言说的问题。

    “我没有其它的意思,就是有点好奇,”

    “那最好把你的好奇放在心里,”王主任看了那个小年轻一眼,这个问题,是好打听的?还是太年轻。

    看那个小伙子有点讪讪的,黄行长打圆场,“其实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一些,大家都知道,现在嘉盛自己的造血功能非常出色,一般的项目,他们确实不需要融资,”

    “至于初创期的资金,我们可以确定,都是来自内地之外,准确的说,大部分来自香港的外资银行,而且都是美元,呵呵,当初为了成为嘉盛的开户行,我们几家可是都下了不少力气,”

    “香港?”王主任想了一下嘉盛大规模扩张开始的年头,好像有点明白。

    “对,”黄行长明白他在想什么,笑着说,“他那一年休学了一年,”

    “果真如此?”王主任追问。

    虽然有这个可能,但他真的有点不相信。

    “真的,”黄行长笃定的说。

    为了嘉盛这个客户,他们银行同样下了不少功夫。

    “他应该一直在投资,我们认为,他去年在硅谷的大笔投资,应该也是来自于资本市场,”

    “还真是奇才啊,”王主任感慨的说,“看来他即便不经商,也能成为一个世界顶级的交易员,”

    “那绝对是,”黄行长说,“所以啊,是我没有这么大的权限,不然这样的贷款,我们分行就想承接下来,他既然想做这么大项目,那一定是看准的,而且,回报绝对会超出我们的想象,”

    “老黄,这事就是成了,怕是也轮不到你们分行承接,我也没办法,准确的说,国内的分行可能都没份,后续的事项,应该是由美国那边的分行接手,”

    王主任还以为黄行长打的是这个主意,难怪招待得这么热情,忙仔细解释。

    “王主任你别多想,这我自然知道,这么大笔的贷款,我们又占着地利,我当然想着能让我们经手一部分,当然,这点我们不强求,我的主要目的,是希望接这个机会,让嘉盛转到我们银行开户,”

    “他们在哪家开户?”

    黄行长和王主任碰了一下杯,“原来因为账上往来的美元太多,所以他们选择在行开户,”

    “哦,那这个应该没问题,”王主任爽快的说,“只要这次能合作,老黄,你肯定得多一个大客户,”

    他马上对黄行长表明自己的态度,“就目前接触的情况看,只要嘉盛其它的公司和我们想象的一样,财务状况都良好,也没有其它不可抗力,这笔贷款,我还是比较看好,”

    闻弦知雅意,他理解黄行长的担心,要是这比生意成不了,那黄行长的这个愿望,多半又得落空。

    银行是好多公司的上帝,但对嘉盛这样的大户来说,它又是银行的上帝,国内的银行家,如果知道嘉盛每天的现金流水,怕都是得流口水。

    “而且,这是总行领导亲自关心的项目,你放心,里面不会有那么多弯弯绕,”他低声说。

    “那就好,看来我们分行今年业绩朝上冲一冲肯定没问题,”黄行长挺高兴。

    “那是肯定的,只是,你得担心行那边找你拼命,”

    “来就来,谁让他们没能耐和胆量做这笔生意呢?”黄行长大笑。

    “那我就等在在总行见到你,”王主任这话,自然是说黄行长因为业务出色会被提升。

    这时,在另一桌陪会计师事务所的秘书过来,在他耳边说,“行长,这家酒楼的老板,想过来敬杯酒,”

    “嗯,那就来吧,”有了王主任私下的表态,黄行长这会很高兴,所以比较好说话。

    不一会,一个个子不高,满脸带笑的年人在秘书的陪同下走进来,他一手拿着玻璃杯,一手拿着一瓶茅台,“黄行长,王主任,各位领导,大家的光临,让我们这真是蓬荜生辉,我先敬大家一杯,”

    来人正是东成海鲜酒楼的老板刘继忠。

    “这位老板,”黄行长坐在那里,笑着说,“你一杯敬我们这么多人?”

    “不敢不敢,黄行长,鄙人姓刘,你叫我小刘就好,”刘继忠把玻璃杯倒了满满一杯茅台,“黄行长,我敬您,您随意!”

    “不,这位是我们总行的王主任,”黄行长指了指旁边的王主任。

    “原来是总行的领导,幸会幸会!王主任好,很荣幸认识你,”刘继忠一仰脖,足足两多白酒一饮而尽。(。)

    ps:  ps:最后的几小时,诚挚求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