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主任坐在别克商务车的副驾上打盹,昨晚从酒楼出来,黄行长又带着他去松了松骨,接着换了个地方,又是把酒长谈,吃完宵夜,都已经一点多,最后两点多才睡。

    这下面的日子,那是真好!

    眯眼小憩了有一会,感觉车总是一顿一顿的,“怎么了?”他不悦的睁开眼。

    “不好意思主任,这条路上的人太多,”银行的驾驶员陪着小心的解释,总行来的大员,他可得罪不起。

    “怎么这么多人?”王主任看着这条路上挤得满满的自行车、摩托车、出租车,还有私家车,“前面有什么活动?”

    “主任,这些好像都是大学生,”一个手下说。

    “好像是去求职的,”

    王主任一看,可不是如此吗?路两边那些从公交车上下来的人,一水的小伙子大姑娘,拿着各式公包,在这样的天气里,好多都穿得很正规,蓝黑的西装或者是套裙,典型的白领打扮,有些没拿包的,手里拿着资料夹,可想而知,那里面的就是他们的简历。

    他看了看前面,“这好像是去嘉盛的?”

    “早上好王主任,”梅义良刚好给他打来电话,“不好意思,昨天忘了跟你汇报,从今天开始,每天上午,一楼大堂举行招聘会,你转告司机,直接开到楼下停车场,我在那等你,”

    王主任看着前面大楼广场排开的长队,旁边还有些明显是跟着孩子来的父母,心想,怕是下面一般的分行对外招聘,也不会有这样的盛况。

    大门前的台阶上,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电喇叭广播,“天气炎热,大家不要聚集在广场上,大楼里空调开放,请大家有序进入,为了不影响后面的同学,先交了简历的各位,请尽量不要多逗留,”

    广场间,已经堆满了一堆矿泉水,有工作人员正在搭棚子,看来是对前来求职的人免费发放,王主任马上明白,自己的单位,怕是做不到这样亲民。

    “梅总,这样的盛况可以看出,你们嘉盛的吸引力,真是非同一般,”

    “王主任过奖,也就在省城,我们勉强有点影响力,”梅义良笑着说,“电梯在这边,请,”

    “方便透露一下吗,这一次准备招聘多少人?主要是什么岗位?”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这次我们同时在省城、首都、上海展开招聘,每地至少1000人吧,程序员为主,省城这边有优待,上限2000人都可以,”

    “加起来四千多,大手笔啊,你们国内的几家it公司打算大规模扩张?也对,形势好了,办网站现在也不是纯烧钱,”

    “国内近期是有一家网站要筹备上线,还有一个项目也需要工程师,但也用不了这么多人,这些,主要是为美国那边的项目准备的,”

    国内近期要上线的网站,是要把嘉盛的相亲业务搬上网,这一块的目标客户,很多都是高学历的,适合发展线上业务。

    至于另一个项目,那自然是云计算,作为提出云计算概念的人,虽然把美国的云计算项目合并进了谷歌,但国内,自然要大力发展。

    “美国那边的项目?”

    “对,那边的项目缺人缺得厉害,但是,我外甥的意思,尽量多给国内的年轻人一些工作机会,那边尽量少招聘些,”

    “冯总这样有能力,有能心系老百姓的企业家,真该再多一些,”

    其实,冯一平也没有那么高尚啦。

    现在硅谷的不少公司,都在把一些业务外包,冯一平同样有这个打算。

    美国那边从软件公司,到door,到正在加紧筹备的youtube,都需要大量的程序员,但他早就打定了注意,那边主要招一些国内找不到的人才,国内能做的工作,就放在国内,反正这些研发工作,不用聚在一个地方。

    不说附带的各种影响,这样成本也最低。

    “待遇肯定也很好咯?”

    “待遇比照国内一流it公司的水平,只高不低,而且,有很多的机会去硅谷交流学习,”

    “哦,”王主任点点头,难怪这么多人来应聘,不但待遇高,还有机会出国。

    他知道,虽然首都和上海那样的城市,好多家庭早就开始把后辈送出国深造,但不管是首都还是上海,现在的年轻人出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几十上百万的费用,好多家庭都承担不起,何况是这边这样的内陆省份。

    要是表现得好,那就是有公费出国学习的机会,将来说不定还能在国外工作,这样的机会,当然要争取。

    …………

    省信息化建设管理办公室,已经成为这里正式一员的郑佳怡,机械式的处理着手头的工作,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小时下班,不出所料,已经能听到马大姐在跟一个个办公室打招呼。

    “呵呵,小郑,还是你这个办公室好,外面那么大几棵树,把太阳挡的死死的,哪像我那,冬天见不到阳光,现在又晒死,”

    “马科你坐,”郑佳怡说了一句。

    “不用管我,你忙你的,啧,你看看,我们小郑真厉害,这电脑用得,”

    “马科,今天有什么事?”郑佳怡索性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这样水平的恭维,她真的听不下去,我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生好吧,用个电脑算什么?

    “还是上次那事,小郑,我老公政法大学的师弟,现在在省人事厅工作,快当上科长了,自身条件好,家里条件也好,这周末我约你们俩见见好不好?”

    “等等小郑,”财务科的牛大姐也来了,“我上次跟你说过的,我老公的那个朋友,复旦毕业,家里开了两家公司,他自己就管着一家,条件虽然小郑你差一点,但在年轻人里,真是没得挑,要不这周末一起坐坐?”

    郑佳怡现在恨不得自己还是以前的那副臭脾气,对谁都爱答不理,不假辞色,这样也就没有现在这些麻烦事。

    她不是雏,她太清楚这些大姐的想法。

    在农村,在工厂,那些为身旁的乡亲和同事介绍对象的,可能是真心的,希望自己认识的两个年轻人能组成家庭,幸福的过日子。

    但是机关的这些热心的大姐,哪有那么单纯?她们这么热心,不就是为把自己拉进她们的阵营,以期得到些好处?

    把自己介绍给她们的熟人、朋友,那将来自己不也是她们的熟人和朋友?

    虽然妈妈因为调到省里当民政厅厅长,有些失望,但她清楚,对这些机关里的人来说,厅级干部,那始终是值得仰望的对象。

    “对不起,我忘了通知大家,本来我觉得这样的事,也不用在单位里说,其实我已经有了男朋友,谢谢,我要去找处长汇报工作,”

    “真有朋友了小郑?什么时候带来见见呗?我老公的师兄,有时间你也见个面,你们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做朋友也好啊,”

    郑佳怡头也不回的走了,装作没听到后面的这些话。

    晚上,虽然自己有了房子,郑佳怡还是回了爸妈家。

    “爸,妈,我想辞职,我不想在单位工作,”

    “说什么胡话,踏实再工作一年,我想办法把你调进科技厅或者是信息厅,用不了多久,就是一个科长,”厅长任上,比市长任上要清闲,至少方厅长现在在家里吃晚饭的时间多。

    “接下来是处长?妈,我没你的本事,就是一直在单位,到退休的那天,我也当不上厅长,”郑佳怡打断了妈妈的话。

    这个方厅长还真不好说,她知道自己这一路的好运气,不是每个女干部都会有的。

    “要是还在机关,我现在就能想到几十年后我会是什么状态,”郑佳怡想了想,马上摇摇头,再呆下去,自己将来可能会比马大姐、牛大姐好一点,但可能也好不到哪去。

    “外面机会这么多,我不想把自己限制死,”

    “佳怡,女孩子在单位上班,安稳又清闲,多好,”这一次,连爸爸都劝她。

    “以家里现在的条件,不上班不是更安稳清闲?我是想好了,再说,爸,我们有代沟好嘛,我们这一代的人,谁只求个安稳清闲?

    “反正这个工作我是一定要辞,今天是正式通知你们一声,”

    “你这个孩子,怎么一点不听劝?”方厅长气得放下了碗筷。

    郑博赡按了按老婆的手,“老方,”

    “那辞职后,你有什么安排,说来听听?”他问女儿。

    “我想找个企业的工作,或者是到处转转,要不继续到国外读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