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辆车是外公送的,”走得还挺稳当,手脚配合不错,口齿也算清楚的森特,坐在棕色地板上的白地毯上,对着前面小桌子上电脑旁的摄像头,挨个的介绍自己的玩具,向冯一平显摆着。+,

    在外貌上,混血儿真是得天独厚,看着那边就像墙上的那些广告画里走下来一样的儿子,冯一平真是喜欢得不得了,看来自己以后又可能会多一个头衔,“最帅混血儿他爸”。

    冯一平突然有点替一个人可惜,那位目前尚在英国温切斯特公学上学的王姓少年,要是将来森特的身份曝光,那将来本来属于他头上最亮眼的那个头衔,“国民老公”,现在已经被冯一平这个老森特抢在自己头上,将来又要和小森特竞争,好像真挺悲催的。

    所以,儿子,你可千万不要长残哦。

    森特还在那边献宝,“这是海蒂送我的米老鼠,安妮送我的机器人,这个,”拿过一个变形金刚,森特挠了挠头,“谁送的呢?记不起来,”

    冯一平看到,旁边的地板上,类似的东西有一大堆,这真不算什么,约翰和海蒂所在的奥兰多,可以说是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儿童乐园。

    那里的迪斯尼乐园,是世界最大,项目最多的,有4个公园,个水上乐园;环球影城也一样,随着哈利波特系列的大热,已经在建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还有冒险岛乐园、美国最大的海洋公园……。

    总之,在奥兰多买这些小孩子喜欢的东西,选择不要太多。

    “妈妈,妈妈,快过来,这是谁送的?”他朝身后喊——这还是一个非常较真的小家伙。

    看着他那副样子,真是萌得不得了。

    穿着休闲长裙的马灵蹲下来,“我也不记得,你不是学会了一首歌,要唱给爸爸听吗?”

    “对,爸爸,我学会了第一首歌,一定要唱给你听,等我一下,”他从画面里消失了一会,拿来一个ipod,还摸索着接上一个小音箱,一按,冯一平很熟悉的旋律飘了出来,一闪一闪亮晶晶,或者说字母歌,好像都是这调调。

    小家伙盘腿坐在那里,一边听还一边认真的打着拍子,前奏过去,他马上奶声奶气的唱起来,“tiitlestar,”

    他那放的居然是伴奏带。

    森特唱的极认真,不过,有两次跟不上节奏,所以有点赶,还有两次忘词卡顿,不过,冯一平自然是极高兴,看着一脸期待的儿子,拍手称赞,“森特,你唱得太好听了,应该让妈妈录下来,发给爸爸,爸爸一定每天听遍,”

    说到这,该死的画面又卡顿了,只听得到那边娘俩的笑声,要说现在的这个视频通话效果,真是很坑爹,最后道别的时候,那娘俩给冯一平送飞吻,然后,又定格在频幕上——这个做屏保倒是不错。

    关了电脑,冯一平想起一个问题,skype后来好像在这一领域做得非常好,也挺牛的,这款软件现在出现了吗?要不也让迈克他们研发一把,先期放在door里,后来再向所有人推广?

    他觉得这事还是挺靠谱的!

    可是自己这什么事都能想到生意上去,生活和工作都没有界限,是不是不太正常?

    …………

    浦东国际机场出口处,一身干练白领打扮的郑佳怡拉着行李箱,看到旁边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衫的小伙子举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你好,我是郑佳怡,金总呢?”

    “郑小姐你好,我是总裁办顾明鉴,临来机场前,公司有个临时会议需要金总参加,他委托我来接你,请这边走,”

    “好的,谢谢,”郑佳怡跟在顾明鉴身后,行走在六月艳阳底下的机场,看着这个自己并不是第一次来的地方,此时却有非常不一样的感受,从今天起,这里将是自己人生新的篇章的起始点。

    所以,这一路上,看着那些和其它地方,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两样的高楼,她都觉得挺亲切,这里,将是自己将来一段时间,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写字楼门前,顾明鉴自豪的指着江边那栋外面还围着绿色安全网的大楼说,“那就是我们自己的大厦,年底就能完工,”

    “哦,”郑佳怡马上从包里拿出相机拍了几张,看着眼前这栋写字楼里那些步履匆匆,神态睥睨,边走边对着耳机讲话,一副手机在手,天下我有的男女精英们,同样非常亲切,这才是年轻人应该过的日子嘛,等着,姐马上就是你们的一员。

    办公区那忙碌紧张的气氛,迅速感染了郑佳怡,她又一次觉得,这样的地方,才应该是自己的归宿,而不是机关里某间死水微澜的办公室。

    “这里是总裁办公室,郑小姐你稍等,金总开完会就过来,”顾明鉴带着郑佳怡走到办公区的一端,通过一扇玻璃门,进入一个至少百平的办公区。

    办公区四面全是玻璃幕墙,间同样是用玻璃间隔开,分成个区域,最里面的,是一间装修时尚现代的大办公室,旁边是间会议室,剩下的部分,同样是一个小办公区,一字排开五张带转角的办公桌,后面坐着男二女。

    “徐助理,”顾明鉴跟最前面的那个女孩子打了声招呼,“这位是郑小姐,”

    那五位其实都在注意着郑佳怡,有些好奇,郑佳怡还看出来,他们眼里还有些戒备。

    “欢迎你郑小姐,我是金总的助理之一徐小洁,”那个女孩子热情的笑着招呼郑佳怡,“请跟我来,”

    “好的,谢谢你明鉴,”郑佳怡还不忘给接机的那个男同事道谢,机关的日子,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至少在待人接物上,郑佳怡感觉自己学到了很多,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永远不要小瞧一个不起眼的同事,说不定他身后就有着非常过硬关系。

    “金总等会回来,郑小姐请坐,你喝什么?咖啡还是茶?”徐小洁把郑佳怡领到里面金翎的办公室。

    “叫我的名字佳怡就好,茶水间在哪,我自己去就行,”在省城就已经办了入职手续,郑佳怡现在没把自己当客人。

    “好的佳怡,这边走,”

    她们俩一出门,另外四位助理就议论开了,“这是什么来路?你们说,不会是董事长的什么亲戚吧,”

    “是不是亲戚不知道,但肯定有些关系,我到人事部了解过,具体情况不好打听,但她才刚刚建档,就是加入集团没几天,就轻轻松松的顶我们好几年苦功,”

    “经济条件也非常不错,你们注意她提的那包了吗?最新款的,我要不吃不喝大半年才能买得起,”

    “条件都这么好,为什么还要来抢我们的饭碗?”

    “我们这里会替代掉一个人,还是新增一个位置?”

    一个人问出了这些助理们最担心的问题,然后,大家都沉默了,如果郑佳怡要替代掉这里一个人,那他们原来的这五位,为了不被淘汰,竞争将更激烈。

    “你知道吗,你的那封辞职信,在系统内已经传遍了,我爸都听人说起过,”金翎搂着端着一杯茶的郑佳走进来。

    “啊,真的啊?”郑佳怡有些傻眼,“那真不是我的主意,是一平跟我提的一句话,”

    “哦?”金翎笑,“忘了他还是个作家,”

    怎么好像连这位的辞职信都是老板出的主意?包括徐小洁在内,外面的五位马上竖起耳朵听里面的谈话。

    “感觉怎么样?”

    “好像这边节奏更快,”郑佳怡说。

    “省城那边主要是受大环境影响,感觉节奏慢一些,不过,集团提振过好几次后,那边的工作效率,其实也非常高。”

    “我感觉更喜欢这边,还有,金总你这办公室装修得真好,”

    “叫名字,”金翎说,“这是装饰公司设计的,好像一平同样也参与了意见,哦,你暂时就跟我住一起好不好?”

    “好哇,就是,会不会打扰你?”郑佳怡笑。

    “打扰什么,你要是嫌跟我住一起不方便,那就给一平打电话,他出了名的喜欢到处买房子,这边高层有,别墅也有,你挑一套住,要是有喜欢的,让他原价卖给你,”

    外面的几位听到这里,顿时死了心,这样过硬的关系,他们谁能抵挡?

    “呵呵,这感情好,不过,金总,具体安排我做什么工作?”

    “你呢,暂时不定岗,休息一天,从后天开始,至少用半年时间,在集团所有的部门,挨个实习,等把上海这边所有的业务都熟悉以后,你如果有喜欢的方向,那你可以自己选择,如果没有特别喜欢的,那就由我安排,好不好?”

    工作就是工作,谁都不能特殊,这也是一条界限。

    “我听金姐你的安排,”

    外面的五位,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现在就来抢自己位子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