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说,**是不是跟气温有关系,这气温一高起来,**疫情马上就缓和下去,”四个女孩光着脚丫子坐在河滩边的一棵柳树下闲聊。←,

    河滩上并不只有他们几个,在培训心参加培训的那些员工,不少现在也在这纳凉,连胖胖的高志毅,也经常带着老婆女儿来这里。

    不止是他们这些现在久居大都市,很少能到乡下来的年轻人,镇上的居民们,这些年终于有了些闲情逸致,饭后闲时,也会来河边逛逛走走,让这一块以前只有那些没长大的孩子玩耍的地方,变得热闹起来。

    这真是一个可喜的进步,不是说因为河边这一块硬件的提升,而是因为镇上居民这一习惯的养成。

    以前的那么多年,五里坳镇的河边,风景说不定比现在还要好,那时河面更宽阔,绿树更多,但从这走过的人,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因为没那个心情。

    有个名人好像扯过一句名言,世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但对大多数人来说,世上并不缺少美,我的眼睛也能发现美,只是我并没有去欣赏美的那个时间、精力、心情和雅趣。

    有时我们做同样的事,但那绝对是两种概念。

    比如,冯振昌以前在山上忙着地里的农活,看着太阳快要落山才回家,经过山下那条小河的时候,会顺道匆匆把腿上的泥洗干净——那叫生存。

    现在,他有时突然想起那条河边的凉爽,那处水的清澈,会特意走上一段路,拿着几份件去那里看,顺道把脚泡在河水里——这才叫生活。

    所以说镇里的居民现在这一习惯的养成,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他们现在终于有条件生活,或者是更懂生活,亦或者是说,终于能享受生活。

    “金菊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温红说,“天越来越热,**真的是越来越少,”

    “对啊,全国只有六个省份还有存在**疫情,而且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有一起新增病例,”胡珺婷在帮张彦扎辫子,“你发质真好,没有一点分叉的,”

    这一阵子在培训心,张彦又和没参加工作时一样,习惯性的扎着一个马尾辫。

    “首都终于也好几天没有新增病例,”张彦甩了甩辫子,高兴的说,跟着马上补充了一句,“羊城也没有新增,看来是真的要过去了,”

    这句补充,有点画蛇添足,或者是此地无银百两的意思。

    在梁家河学,张彦复制冯一平的那些资料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这是一个很崇拜、很希望了解冯一平的人。

    不过,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的,集团内这样的人太多,而且其女孩子占据了大多数。

    只是王金菊稍微有些警惕,她跟黄静萍关系最好,在一起呆的时间也最多,她隐约记得,这几天张彦的一些首饰,好像和黄静萍的一些差不多,或者说是接近相同,这是巧合吗?

    她马上又觉得自己应该想多了。

    黄静萍和冯一平之间的事,她知道得最多,99年那件事之后她就知道,黄静萍最大的对手,是冯一平心“那个始终放不下的”人。

    虽然黄静萍后来没跟她说那人是谁,她也没问,但怎么看,也不应该是眼前这个小姑娘——所以说,往往我们以为最不可能的,说不定恰好就是事实真相。

    因为**而被延长的培训期,同住一间宿舍的她们四个相处得非常不错,张彦这个外人,也被王金菊、胡珺婷、温红这个本来就是同班同学的人彻底接纳。

    这是一个没什么心思,虽然已经满了20岁,却依然很单纯的一个姑娘,性子也好,有些与世无争,有些大大咧咧,家里不管带来什么东西,都第一时间跟大家分享。

    不管跟谁说话,也总是恬恬淡淡,和和气气的,在培训心这么多天,没跟谁红过脸,哪怕那一次下楼时,被一个同事撞得跌坐在地,手都磨破了皮也一样。

    也不好热闹,除了四个人一起行动,平常大多数时间要不是在宿舍里,要不是在培训心的树荫下,听着音乐看书。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她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嘴里闲的时候少,总是零食不断——宿舍的衣柜里,总是备着一大包,特像一个长不大的女孩子。

    背后也从来不说别人的闲话……。

    总之,这绝对是好闺蜜的黄金人选。

    “看看,这不是歌里的小芳吗?”温红指着张彦说。

    “那得改成两个辫子,”王金菊也笑着说,同时又有点羡慕,还是年轻好,这个姑娘的皮肤真好。

    要说,张彦这人,怎么说呢,真称不上洋气。

    娱乐圈里有些女明星也这样,穿着再好的高定,也被有些评论家批评为“村”,这些评论家可能不好直接说“土”吧。

    其实,不能说她们长的不好看,只能说她们的气质,太传统,比起那些洋装,传统服饰,旗袍更契合她们的气质,或者干脆说是,花布袄。

    好像那些一看起来,就符合我们传统观念贤妻良母形象的女孩子,都这样。

    我们传统观念的贤妻良母,或者具备这个素质的女孩子,都是那种温润内敛,谦卑低调的人,和那种张扬性感的风格,真的不搭。

    张彦就是这样一种人,说她像歌里唱的小芳,还真有几分道理。

    “哎,你们觉得,张彦看起来,像不像一位明星,去年的那个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的那个,”胡珺婷突然说。

    “是哎,还真有点像,”

    虽然这话不是第一次听到,但张彦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说自己长得像明星,总是一种夸奖,刚好来了一个人,她马上笑着对胡珺婷说,“喏,那位肯定是来找他的小芳,”

    那边,唐少康提着一个包笑着走过来,这样的事,这几个月已经不是第一次。

    已经为人妇为人母的王金菊大叫,“唐班长,今天是什么,还是冰棍吗?都吃腻了,”

    “我早猜到了,所以,今天的是冰糖莲子羹,冰镇过的,”他从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桶,还有几个杯子和勺子,“我妈炖的,大家尝尝,”

    唐少康同学倒了一杯端在手里,却没有人过来接,王金菊坏笑着,“我倒要看你第一个给谁,”

    这样的为难,自然难不倒在镇政府上班这么长时间的唐少康,他笑着递给张彦,“先给我们的小妹妹,”

    哪知今天张彦不配合,夸张的在手上拍了一下,“蚊子,温红,你帮我看看,”

    “哇,对呀好大的一个包,带清凉油了吗?”温红很配合。

    唐少康递给王金菊,王金菊马上闪开,“我自己来,”

    最后,这第一份,还是送到了胡珺婷手里,那两人,这一会脸都很红。

    唐少康这么殷勤,也只换来陪四个女孩子坐一会的结果,他和胡珺婷,还处于那层窗户纸没被捅破的状态,所以,他们俩现在基本没什么互动,反倒是有些刻意的保持距离,不说话,也不看对方,跟另外的位交流时,则都很自在坦然。

    莲子羹喝完,太阳只在山头留下一小圈,不过,天边的云彩,却被染上了好看的红色。

    暑气渐渐消退,张彦坐在不再发烫的河砂上,“在这呆这么久,突然有些喜欢上了这,”

    “是啊,参加工作以后,还是第一次这么悠闲,有点像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一样,”

    “对啊对啊,学校的那条河,跟这条河不就是同一条河吗,夏天的时候,我们不也经常这样,”

    现在想想当初上初的日子,大家都觉得很美好。

    “这还不简单,喜欢就留下来呗,”唐少康说。

    这还真不行,大家的工作都在外面,像王金菊和胡珺婷,都已经在外面买了房子。

    “好吧,现在你们不愿意,不过,我相信再过上几年,你们肯定会抢着回镇里,真的,”唐少康认真的说,“到那时,镇里的工作机会会比现在更多,那些大城市能提供的,镇里同样能提供,而且更好,”

    但是,女孩子都把他这话做了别的解读,“珺婷,考虑下呗,”王金菊说。

    “就是啊,镇里挺好的,”温红也说。

    “咳咳,那个,”唐少康有些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你们在镇里也呆不了几天,在你们回城以前,我想请大家吃餐饭,就在我家里,可以吗?”这一次,他总算是直接盯着胡珺婷说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