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肖志杰家今天很热闹,他爸妈在,王昌宁和爸妈也在,张秋玲脖子上还带着固定器,靠坐在沙上,和于连在聊天。

    她也是刚从医院回到家里,她妈妈也刚回梁家河学,张校长那样的家伙,几十年都有老婆照顾,现在可以说基本丧失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在省城的这两个月,张秋玲妈妈一直是心挂两头的。

    “不错,我看你们两个这表现得都不错,你说是吧王大哥,”肖建平笑呵呵的说。

    “我也觉得可以,”王昌宁爸爸还在看着儿子的答辩成绩。

    这最后一次的考试,这两小子表现都不错,成绩都是良好。

    他们两家对最后的一场考试都很关心,因为通过这场考试,那就意味着自家终于出了一个大学生!

    所以他们不但难得的都回到省城,肖建平他们甚至提出要去现场观看,却被儿子他们毫不留情的拒绝。

    “爸,答辩没你们想的那么难,”见爸妈他们那么高兴,肖志杰有点不好意思。

    不像冯一平,他和王昌宁的答辩,非常正常——也就是走走过场。

    而且他们比较幸运,答辩老师一水的男性,据说答辩现场的女老师也是一个不稳定因素,要是答辩的时候,好死不死刚好碰上她那个月的“那几天”,那有可能会比较麻烦。

    “一平呢,肯定也不错吧,”王昌宁爸爸问。

    王昌宁看了肖志杰一眼,“肯定是优秀,”他说。

    “对,至少是优秀,”肖志杰说,“不管一平的论怎么样,以一平现在的身份,清华肯定要给他一个好评,何况以一平的水平,一篇论还算什么事?”

    “总之,你们俩算是给自己争了气,给家里争了气,”肖建平手里拿着一根烟,却没有吸。

    开店的这几年,不但赚了不少钱,也被迫改掉了原来烟不离手的习惯,去年还好,虽然没有全戒,但也只是偶尔到店外去吸一根,只是今年的**,让他又捡起了这个坏毛病,现在生意逐渐恢复,他又得重新戒一次。

    “那,爸,你说有什么奖励?”肖志杰笑着问。

    他他们人当,冯一平和王昌宁两个的爸爸,都是比较老牌传统的那种人,和儿女的关系也比较传统,就肖志杰和他爸比较随便,经常开开玩笑什么的。

    “奖励?还真有,”肖建平笑着说,“我们商量过,等你们工作都稳定下来,就给你们买辆车,”

    “真的?”这下,肖志杰和王昌宁都非常高兴,他们俩,初的时候就坐冯一平开的面包车,可以说很早就接触到了汽车,现在终于能有一辆,那感觉,和终于有了女朋友,是一样一样的。

    “是真的,不过别高兴得太早,至少要等你们工作稳定了再说,不然难道家里给你们买了车,还要出钱帮你忙养车?”

    等工作稳定下来呀,那不是至少得等在南方闯一阵子以后的事。

    “爸,我突然不想去南方了,想就在省里找个工作,”肖志杰马上变卦。

    先在省里让冯一平安排个工作,把车骗到手以后,再去南方,那该多爽?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肖建平说,“等秋玲恢复了,你还是要去南方,秋玲呢,到时也回镇里住一阵,还有于连,跟一平说说,也安排回去培训一下,顺道都把驾照考到手,”

    “是,我们都是这个意见,去南方,是你们自己提出来的,”王昌宁爸爸说,“这也好,你们两个,从高以后,就走得比较顺,不晓得赚钱的苦楚,去南方闯一闯,吃些苦头也好,”

    “玉不琢不成器,我们也不指望你们能像一平那样有出息,但也不能忘本,读了几年书,就不记得当初我们种地过日子的辛苦,”肖建平说。

    “你们去南方,我们也不指望你们马上能闯出一些名堂出来,现在家里也不指着你们赚钱过日子,就一条,家里不指望你们,你们也别指望家里,就是没钱吃饭,也别跟我们张口,最多,要是手机欠费,家里帮你忙充一充,”

    这是王昌宁爸爸说的。

    王昌宁点头,肖志杰却有些不满,“叔,爸,你们也太小看我们俩了吧,村里原来那么多初还没毕业的到那边都能混口饭吃,过年还能带些钱回家,我们好歹也是大学生?会连饭也吃不上?”

    “他们做的事,你两愿意干?他们能把工资省下来,你们能省下来?”肖建平说儿子。

    “我和昌宁一定能,”肖志杰讨好的给两位家长续茶,“那将来给我们买什么车?”

    这问题,不但他俩关心,沙上的张秋玲和于连,也伸长脖子听着。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面包车,”

    听到这两个字,肖志杰顿时脸色一跨,想着开面包车去写字楼上班?肖志杰想想就觉得不好。

    肖建平又慢悠悠的接上一句,“面包车呢,知道你们看不上,所以我和你王叔商量过,要么是捷达,要么是富康,到时你们自己选,”

    “喔,谢谢老爸!”肖志杰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

    张秋玲和于连也很高兴,这年月,有辆捷达或者富康,那就非常不错。

    “还有,志杰还要在省城照顾秋玲几个月,昌宁,你是等着他一起出去,还是等**过后,自己先出去,”

    “看样子,再过个把月,这**应该就没事,我们商量过,还是我先出去,”王昌宁说。

    想着冯一平初时就已经去南方闯荡,他们现在都已经是大学毕业,如果一个人还不敢去南方找工作,那也差得太远。

    “那也好,估计等毕业典礼以后,一平也应该回来一趟,你们和他好好聊聊,虚心点,多请教请教,”

    “冯大哥和秋萍他们俩也真是,这几个月都那么紧张,他们还让一平一个人呆在那,”这是他们两位的妈妈少有的插了一句嘴。

    “这些事你们又不懂,”肖建平说,“别说一平在都那么多事,那么多公司和员工,就我们的这几家小店,要是**一来,我们就跑回家,店里的那些伙计该怎么看我们?”

    “我们听一平说过,她妈好像几次说要去都陪他,”王昌宁说。

    “一平比你们俩都有主意,他既然留在都,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也不会有事,”王昌宁爸爸说,“也好在现在他真没什么事,”

    …………

    清华科技园,冯一平难得的没有坐在办公桌后,而是坐在窗前的沙边,端着一杯咖啡,看着窗外这会还能看到的蓝天白云呆。

    肖志杰他们说的没错,他的答辩成绩已经出来,果然是优秀。

    从6岁那年上一年级起,到今年已经2岁,除去间休学1年,他整整读了16年书,这一朝读到头了,摆脱了学生的身份,自由了,他一时还真有那么点不适应。

    虽然毕业典礼还没举行,自己还没毕业,但从现在起,可以说自己是已经正式走上社会。

    走上社会他自然是不怕的,只是,想着即将告别象牙塔,挥别白衣飘飘的大学时代,他真还有点不舍。

    和其它那些向往走入社会的同学不一样,冯一平上辈子就已经在社会里打滚了十几年,因此,尤为珍惜他在学校的日子,虽然大学的生涯,其实已经不单纯,但相比以后走上社会后的日子,大学的这几年时光,依然值得怀念。

    我们总是这样,往往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拥有的珍贵,想必这两天,那些平常再神经大条的同学,那些早就想着工作赚钱的同学,那些忙着到处面试笔试的同学,走在校园里的时候,多少也会有几分不舍吧。

    哎,不是斯坦福那边其实还没有退学吗?

    当然,此时有些感怀的冯同学,并不知道,自己的那篇论已经流传开来,而且已经造成了一些影响。

    “冯总,”吴倩敲门走进来,“央行那边,刚通知我们会面的时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