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刚刚吃完晚餐,冯一平又抱着电脑不撒手,兴致勃勃的看传媒公司最新发过来的邮件。

    邮件上都是关于拟购买版权的影视剧清单,以及一些公司和机构提出的希望合拍,准确的说,是希望嘉盛投资的项目。

    不得不说,看这样的邮件,总比其它那些工作邮件要有趣。

    看着那些合拍项目后面的演员名单,看着那些熟悉的明星大腕,他总是忍不住有一种浅薄的满足感:要是我同意投资合拍,那不就成了你们的老板?

    呵呵,这赶脚,还是老不错的咧!

    要说至于合拍这个提议,真是帮他打开了一扇窗户。

    原本他是想着,自己的传媒公司,努力多拍一些精品的影视剧,拍哪些,他也已经有了大概的规划,并且可以保证效果不会差。

    因为和综艺一样,他规划要拍这些剧,主要源于后来那些到国内大肆圈钱还不感恩的韩剧,至于由此可能又会让“韩流”弱一些,他才无所谓呢。

    但是这个提议一下子打开了他的思路,一家公司的力量总是有限,既然有这个机会能参与后来的那些热剧,为什么不呢?

    所以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冯一平也不可能在每项布局上的安排,都能做到面面俱到。

    合拍好啊,可以为公司培训人手,为公司打响名气,为自己公司的艺人创造机会,分享播出带来的不菲收益,还能提前锁定网络版权……。

    这些,不但都有助于他在内容上的布局,同时还能把嘉盛传媒做大做强,那些主创方也不用为资金而发愁,或者是因为资金更充足,可以把作品制作得更精良一些,还能收获不少友谊……,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他也知道,这会有些家伙,可能在笑话他钱多人傻。

    能不傻吗,连网络播出平台都没有,你就斥巨资收购版权,不是钱多人傻是什么?

    呵呵,谁傻谁知道!

    他非常清楚,以国内超强的学习能力,在自己的youtube上线之后,国内的视频网站很快也将涌现出来。

    众所周知,办网站和其它的创业项目不一样,办网站,肯定都是冲着上市去的。

    不管是想在国内上市还是在国外上市,在这个大前提下,哪怕是装,哪怕是心不甘情不愿,你也必须尊重知识版权。

    公众和投资人,以及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都有道德方面的要求,你一个和知识版权联系直接而紧密的视频网站,如果上卖面充斥着太多的未尽拥有者授权的内容,怎么可能让你上市?

    到时他们不得不买,但想买,嘿嘿,那就只能找自己,多好?

    看惯了后来电视剧的网络版权动辄几千万,甚至一集都上千万,这会的售价,那真的是,低到不可想象。

    他是真不知道,现在的网络版权竟然能这么便宜,量大打包的话,一集从百多块钱起价,最高也不过几百块,这还真是比白菜价还低。

    去年全年,国内制作的电视剧,加起来还不到一万两千集,也就是,后来那些热剧一集,甚至是半集或者三分之一集网络版权的价格,就可以轻轻松松的,把去年国内出品的所有电视剧网络版权包圆。

    为了能在年三十前到手更多的资金,那些拥有版权的公司,对期限都非常大方,所有的网络版权期限,都在五年以上,那些急于套现的,甚至都给出了十年的期限!

    十年啊,也就是他用这么低廉的价格买下来的网络版权,能用到14年初,呵呵,这事,真是做梦都能让人笑醒的事。

    他一项项的快速浏览着,哟,《亮剑》,这个时候就已经立项了吗?这个当然不能错过,他有些兴奋的在旁边的文件夹里又记下一笔。

    文森特正拿着两个玩偶在斗着玩,心情舒爽的冯一平抱起儿子“文森特,想去中国做明星吗?”

    …………

    首都,老陈亲自上阵,在办公室汇总年底的这个旺季,小王总办公室的收获,这也是他作为办公室负责人最重要、最核心的权限,这也代表着老少两位王总的信任。

    统计到一半,他就明白开年后自己首要的任务是什么,用来放这些财物的场所,又得扩大规模。

    哪怕是老早就见惯了这些事,他现在也不由得感慨,社会发展得真是快,这些求上门来办事的人,也真对得起他们的位置,气魄真大,出手都那么大方。

    说实话,如果不是上了年纪,这个位置又关键,他还真动了是不是也去谋个职位的想法。

    有些老话说得还真对,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古人诚不欺我。

    “咚咚,”有人在敲门。

    虽然从这动静,这做派就猜得出是谁,老陈还是迅速的把桌上的账本收好,锁起来,同时也关掉了电脑显示屏。

    一开门,果然不出所料,“王总,”

    小王总大踏步的走进来,歪歪斜斜的坐在,或者是躺在沙发上,老陈细心的关上门,虽然知道他不会喝,还是给王总泡了一杯茶。

    “理得怎么样?”王总随便问了一句。

    “还有最后一周的,”老陈很有条理的把那些账本从保险柜里拿出来,“下午就可以交给你,”

    “嗯,那我在办公室等,”

    每年这些账目,除了他,只有老陈能过目,汇总以后,连带着这台电脑的硬盘,他得一并带走。

    这事得谨慎,要是落在别人手里,那就等于是身家性命都落在别人手里,只有自己保管才能放心。

    这业务真是扩展得太快,想当初,哪还用记账,哪还用麻烦手下的人,来往的那些账目,他自己用脑子都能清清楚楚的。

    好多人嘲笑那些倒霉被查的人蠢,怎么还会留下账本?

    那些家伙怎么知道自己的难处?这么多人请托,这么多的财物,如果不做账,这事怎么理得清?

    要么可能收了好处忘了办事,什么事都有容错率,请托那么多,忘了一两起,那真的正常。

    要么,被手下的那些家伙趁机钻了空子,你都不知道收了多少,那怎么知道少了多少?

    老陈看着王总居然有在自己这坐一会的架势,关切的问了一句,“那一位?”

    王总百无聊赖的摆了摆手,“让她走了,”

    他们说的那一位,自然是上次的那位副厅带来的漂亮女明星。

    老陈自是知道这些女孩子保鲜期,“要不要……?”

    “不用,”王总摇摇头,“过年总得在家里呆几晚上,”

    老头子没事,老妈可不喜欢这样的事。

    过手这么多知名不知名的美女,老实说,他还真有些腻,美则美矣,但太没个性——话说那些敢有个性吗?

    不过,那位副厅长说,他女儿在首都,这好像挺不错的。

    “对了,有冯一平的消息吗?”

    一提这个事,老陈就觉得压力好大,都快过年了,能不提这样让我为难的事吗?“他那边事情好像很多,刚刚又开张了一家新公司,现在看,他年三十都不一定有时间赶回来,”

    “连年都不回来过?真的?”王总有些失望,那就意味着这事年前落实不下去?

    “那你继续盯着,只要他飞机一落地,就马上通知我,哪怕他初一回来,我也得在初一会会他,”

    这么急?老陈还真希望冯一平不要真在初一回来。

    以他估计,初一的如果两方见上面,那肯定是个不欢而散的结果。

    在大年初一就闹得不愉快,王总不会高兴,冯一平同样也不会高兴,但最终为难的,还是他们这些下面办事的人。

    “好的,我密切关注,”

    “还有这些,”王总指指桌上的那些账本,“好好做,”

    “是,”

    王总的有些烦恼,老陈不能体会,那些账本上的钱物,很多时候,就是个死东西,小规模的用还行,想大规模的动用,那可不容易,你这么多现金,哪来的?

    要想把它们变活,那也得动动脑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