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苏伟从李睿远办公室出来,马上到楼下公用电话给李方成打了个电话,“李总,是我,我想尽快见一面,”

    那头李方成还迷迷糊糊的,应该还在睡觉,不过还是很警觉,“不是说了不要直接电话联系吗?”

    看来上一次崔云凌给他带来的教训,依然很深刻。∑,

    苏伟也有些无语,我顶你个肺呀!这几天给你发那么多条短信,你都只随便敷衍几个字,我有什么办法?

    如果这只是一次性的机会,苏伟都能肯定,现在别说找到李方成的人,怕是联系都联系不上他。

    “这是公用电话,你安排好时间通知我,尽快!”苏伟也懒得跟他废话。

    “小家子气的家伙,”李方成嘟囔了一句,随手把手机一扔,手朝旁一扒拉,揽过一具温软的身子抱到怀里,闭着眼睛摸索了几把,蹭了几下,嗯,手感和触感还不错,床上上有几个人来着,两个还是个,他记得不太清楚,现在也不想记清楚。(冯一平表示很羡慕小李子的日子)

    怀依然昏睡的女孩子不满的哼了几声,李方成随便亲几口小小的安抚一下,调整了一下姿势,把这个女孩子当抱枕,继续呼呼大睡。

    现在睡着都有大把的钱进账,想那么多干嘛,要那么清醒干嘛?

    可是,有道是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感觉再次睡着没几分钟,手机又不折不挠的响起来,这下,“烦死了,”好几个声音同时在说。

    李方成火大的闭着眼睛到处寻摸,可是,刚才随手一扔,现在这样找还真找不到。

    “是谁啊?”他怒气冲冲的挣开眼睛,“苏伟,不要又是你,”

    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手机躺在地毯上一条紫色的裤裤里,“你倒是会找地方,”他躺回床上的那一堆软玉温香之,没好气的问,“谁啊?”

    “呵呵,阿成你好,我是阿伦,李家伦,刚从英国回来,今天有没有时间,能不能见面聊聊?”

    这个电话倒是马上让李方成清醒过来,无它,在他印象当,这应该是李家伦这个自视甚高的公子哥,第一次跟自己这么客气,呵呵,他难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知道自己最近收入不错,也想分一杯羹?

    八成是这样。

    终于轮到了你求大爷我!李方成再无睡意,“阿伦,好久不见,不过真不巧,这两天手头事情还真挺多,过两天吧,过两天我有时间,一定找你聚一聚,”

    他话里的敷衍,李家伦自然听得明白,他不确定的看了看电话,才过去一两个月,这个大陆灿就敢在自己面前摆架子了吗?

    他顿时兴致全无,懒得多说,“好吧你忙,”

    李方成对此恍然不觉,呵呵,当初几次番的不接我电话,现在不得让你尝尝滋味?

    他有一次深深的感到了有钱,关键是能赚钱带来的成就感。

    之前,虽然靠着爸爸,他日子过得也潇洒,不过,那些对自己的夸奖称赞,都只是附带的,那些人,主要还是恭维自己的老爸。

    如果能按现在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平均每月的回报接近两成,呵呵,自己怎么也得是有一位股市神童,爸爸辛苦几十年积累的那点财富,真不算什么,有那2000多万打本,自己不到两年的功夫,轻轻松松就能赚到。

    他现在终于看清,床上胡乱躺着个女孩子,呵呵,自己昨晚真是战绩斐然啊!

    “起来起来,别睡了,”心情大好的李公子又来了兴致,“一日之计在于晨,”

    咦,这话,怎么这会听起来别有意味呢?

    “醒醒,”他抱起身边的那个女孩子,“你不知道一日之计在于晨吗?”

    楼下的闹钟好不给面子的敲响了十下,“你看看,都已经十点,早晨都过了,更得抓紧,”

    “唔,人家好累,”这个女孩子不太配合。

    “我都不累,你累什么累?”

    看着这个职业素质一般的女孩子,李方成几乎是马上有了一个想法,自己一定要成为香港著名的股市狙击手“大刘”那样的人物。

    他可是香港那些一流女明星闺的常客,好像自己看着流口水的那些香港女明星,跟他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啧啧!

    努力,李方成,你一定可以的!

    那么,看来苏伟是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搞好关系的关键人物,自己最近对他的态度,是不是有些不够好呢?

    他马上停下手上的动作,再一次找到手机,给苏伟发短信,“阿,想去哪消遣?我来安排!”

    …………

    五天后的傍晚,兰桂坊附近的一家高级法餐厅外,李方成殷勤的迎向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苏伟,“阿,这里,”

    “累了吧,今天保证让你满意,那天你给我打电话后,我在这家餐厅订位,一直排到了今天,”

    “谢谢,”看着李方成又和以前一样殷勤,苏伟反倒有些警惕,他现在算是彻底的看清了这个人,以他的作派,不消说,肯定是又有事要求自己。

    餐厅室内装潢非常气派,富有国特色的水晶吊灯非常夺目,走到窗边的位置坐好,李方成不看酒水单,先吩咐跟过来的侍者,“82年的拉菲,先醒着,再来瓶马天尼,半干吧,阿你说呢,”

    “好的,”大概知道李方成打什么主意,苏伟也不跟他客气,“法式烩鸭肉伴清汤、野菌慕斯配鹅肝,香煎澳洲牛排伴法式碎碎薯与甜洋葱酱陪黑椒汁,甜点就来冧酒蛋糕伴热情果忌廉配柚子雪葩,谢谢!”

    李方成也点好了自己的菜,“阿,首先谢谢你,”他举起酒杯,“我们现在的收益,已经超过成,你名下的收益,已经接近200万,来,为这个干一杯,”

    “说实话,我都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而这,全是你的功劳,”

    苏伟要说话,“阿,你听我说完,”李方成开始自己的推销,“说实话,我家里比较传统,对我炒股这事,并不是太支持,我能投入的本金,可能只有这两千多万,但是,这么好的收益,我觉得我们的本金远远不够,所以,我想,如果不是急需用钱,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用分红,把这些收入,也转成本金,继续下一轮的操作,”

    李方成激动的说,“你算算,如果都像这次一样,我们不到2个月,就能有超成的收益,那就是每年能操作6次,这样算下来,到年底,我们投入的2000多万,就能变成近一亿!你想想阿,我们成为大刘前辈那样的人物,不也是指日可待?”

    这番话,有没有打动苏伟两说,但是李方成自己激动得不能自已,像喝白酒一样,一口把高脚杯里的红酒喝个干净。

    “阿成,首先我得提醒你两点,不是每一次操作,都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会有这么高的收益,其次,也不是一单操作完,就有下一个好机会在等着,更重要的是,在股市里,没有谁能一次不失手,如果真有这样的事,别说大刘,就是成为世界首富,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你说对吧,”

    “呵呵,不好意思,我有些激动,我知道我刚才的算法有些太理想,但是,阿,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如果你同意,以前的条件还可以做调整,你可以分得四成!”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苏伟。

    李方成是苦思冥想了好几天,觉得要把苏伟牢牢的套住,能长期合作下去,最好是这样做:尽量不分红,所有收益,都进行下一次操作。

    但是苏伟对他的提议完全不感兴趣,“我在这一行这么多年,见过太多的大起大落,所以最懂得见好就收,我找你,主要就是想把我应得的那一部分套现,你不按现在的收益算,按我们约定的15%的成也可以,”

    李方成的脸,马上跨了下来,不过,苏伟看都不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