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除了不时飘进耳的乡音,周遭的一切,看上去都那么陌生,但是,一下飞机,踩上机场的水泥地,不知从何而来的亲切感就笼罩住了她,整个人莫名的觉得踏实起来。

    贵宾出口处,冯玉萱、梅义良、蔡虹都在,见面好一通热闹,问黄静萍,问阿曼达,又都怨冯一平不省心,前一阵子形势那样紧张,他偏偏要呆在首都。

    在外面再厉害,在他们面前,冯一平只有乖乖听着的份,好在周围越聚越多的记者,让他们浅说辄止,让冯一平不至于被他们唠叨死。

    “怎么把这车叫过来?”除了冯玉萱的宝马,今天还开来了一辆加长林肯。

    “这你还不知道,那些新人想好沾沾你这个首富的财气,”冯玉萱说,“这几天,这两辆林肯,你换着坐,最好能登上报纸或者网站什么的,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抢着租,”

    黄静萍听了觉得好笑,冯家姐弟俩还真是一个德行,什么事都要利用个彻底。

    车刚启动,冯一平看到前面停在路旁的一辆警车马上也启动,鸣笛,还打着双闪,“这是?”

    “原来的莫副区长,现在的莫区长派来给你开道的,来的时候,我们提前享受了一把,”梅义良笑着说。

    “这是给我们开道的?”冯振昌和梅秋萍非常高兴。

    “小舅,这样不好,我们自己走就好,告诉他们一声,心意我们领了,”

    “这有什么?在我们这这很常见,再说,你又不是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你忘了,这辆车刚提回来的时候,你们不同样是警车开道?现在你更有这个资格,”

    “那回是差点发生事故,导致堵车,”冯一平自然记得那一次,“现在不一样,真没这个必要,”

    当时的他,没几个人知道,现在不一样,盯着自己的人多,就是装,也要装个好形象出来,现在周围就有不少记者,享受这样的特权,不好。

    “真不要?”

    “他说不要就不要吧,”冯振昌说,虽然他很想享受一回这样的待遇,但他明白儿子的顾虑。

    “好吧,我给他们打电话,”

    李志雄大记者,带着两个助手,本来正准备拍几张照片,说实话,对冯一平现在能享受警车开道这事,他也觉得没什么奇怪的。

    现在这年月,政府都在拼招商引资,一个稍有点名气的投资商,到下面的地方,享受警车开道是很正常的事。

    不过,那警笛刚响了几声就沉寂下来,接下来警车靠到一边,停了下来,这是?

    宝马率先驶过,林肯经过警车的时候,稍停了停,他看到冯一平摇下车窗,跟警车里的人打招呼,应该是感谢的意思。

    他对冯一平的好感,顿时又增加了一点,不享受这样的特权,哪怕是作秀呢,那也是好事。

    “你做得对,”冯振昌说,“以前不管,现在这么多人知道你,树大招风,做事说话是得注意,不然麻烦事会找上身来。”

    “那一平你继续努力,早点当上全国工商联的副主席,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跟着你沾光,享受警车开道的待遇,”梅义良说。

    工商联的好像也没这个资格吧,“我好像真没兴趣,还不如好好培养慧慧,让大长大了当大官,让我也沾光享受一把,”

    “当官有什么好?”蔡虹说,“哪有自己做事自在?”

    “那是因为你没当过官才这样说,”梅义良笑着说。

    “好像你当过一样,姐,你说是不是,”蔡虹问梅秋萍。

    她这真是问错了对象,梅秋萍他们这样的人,怎么会觉得当官不好?“要是慧慧想做,那也不错,”

    “我发现,你们这一家子,都是官迷,”蔡虹很无奈。

    “哎,怎么朝这边走?”冯一平看着下了机场高速,没有朝市区开,而是直接朝旁边拐,旁边的大牌子上,写着江城高尔夫别墅。

    “家就在这,高尔夫别墅,”梅义良笑。

    “这儿?什么时候买的?”

    “你不知道吧,去年底买的,你都毕业了,在省城的时间会比以前多,以前买的那几处,你住不太合适,”冯振昌说。

    “最早的那套房子呢?”

    “别提了,原来的那个家,现在回不去,”冯振昌说,“你姐说,楼上楼下,不少房子都换了主人,据说都是一些生意人高价买的。”

    冯一平有些无语,这些家伙也太鸡贼了吧!

    不过,高尔夫别墅,啧啧,俺喜欢!

    “真不错!”这是土鳖冯一平第一次进高尔夫别墅这么高大上的地方。

    高尔夫别墅,和一般的别墅相比,最突出的,应该是周边的环境,这可不是一般开发商所谓的绿化,这是相当于把周边的小环境再造了一次。

    虽然就在城市边缘,但这周围树高林密,把城市的喧嚣,全挡在外头,里面是大块大块绿油油的草坪,间还有几个小湖,看起来就让人心旷神怡。

    至于自家的这套别墅,比自己在首都的那套面积还大,那花园,终于能当之无愧的叫花园。

    围着院子的那一圈树,看起来很有些年头,而且,这些独栋别墅,彼此间间隔都很远,私密性非常好,而这一点,是现在的冯一平尤要注意的。

    难怪爸爸说原来的那几套不合适,这而最好。

    冯振昌看着儿子的神情,就知道这房子买对了,“不错吧,我跟你妈的意思,将来你和静萍结婚,这就是你们的新房,”

    …………

    肖志杰家,黄静萍牵着张秋玲的手,看着她依然戴着的固定器,和脖子上的伤疤,忍不住掉眼泪。

    “这有什么,没事,过些日子这个东西就用不上,还有这些疤,做手术都可以去掉,再说,即使有疤又怎样?肖志杰,如果脖子上的疤去不掉怎么办?”张秋玲朝门外喊。

    “去不掉也没事,你依然是我心目最美的那个,”肖志杰狗腿的端着一盘切好的西瓜走进卧室,“静萍,尝尝家乡的西瓜,是不是比美国的甜一些,”

    客厅里,冯一平和王昌宁摇头,肖志杰这家伙,真丢剑客的脸,不,真丢咱男人的脸,“重度气管炎后期,已经无法抢救,”王昌宁摇头说。

    “这话你敢大点声,让里面的于莲也听见吗?”冯一平笑。

    “就是,”肖志杰一屁股挤到他们俩间坐下来,“我们,顶多是五十步笑百步,兄弟别说哥,咱都差不多,”

    “不,你们是刚会走路的孩子的五十步,我是夸父的一百步,”冯一平严正声明。

    “切!”那俩一致表示不屑。

    “都想好了,真都准备出去?”

    “对,我先去趟路,志杰要等秋玲再好些才能走,”王昌宁说。

    “我支持,南边我们的公司也不少,官网上都有地址和联系方式,要是有什么急事,可以随时找他们。”

    “希望用不上,”肖志杰说,“不过,我们想听听你的意见,出去工作,需要注意些什么?”

    “这些事,你们哪还用问我?这几年,你们又不是没在下面的公司实习过,”冯一平笑,“我就瞎琢磨了一下,都说做事先做人,再说你们这去那边,先主要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学些东西,如果有什么要注意,那首先还是要在做人上下功夫,”

    “就是姿态低点再低点,或者说白点,就是先抱着给人当孙子的态度呗,”肖志杰这家伙,总擅于把这些事,做一些很接地气的解读。

    “话有点糙,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当然,我们不要妄自菲薄,但比这更重要的,是不能自视甚高。”

    “明白了,”

    “有数了,你就等着我们胜利的消息吧,”

    他们俩看起来,都很兴奋。

    “我自然是希望你们能找到自己的路,但是,以前说过的话,我再说一次,我是真的非常希望,你们将来能来帮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