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你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哪儿不舒服?”看到张彦哑白的脸色,她妈妈吓了一跳。≯>≧≦

    张彦勉力坐在桌前,“没事,就是头有些晕,我已经请了假,今天不用去上班,”

    “要不要让你爸也请假,送你到医院去看看?”

    “不用,没什么大事,我歇歇就好,”

    “你不烧吧,”张作栋紧张的问了一句。

    她妈也反应过来,在张彦头上摸了一下,还好,不热,“怎么这么冰?”

    “可能是一直吹空调,”张彦随便找了个理由。

    “空调病,”这些年做了不少大装修工程的张作栋自然知道这个,“那在家歇一天也好,把窗户都打开,也不要对着风扇吹,”

    他还感慨了一句,“什么都是自然的好,风也一样,下午我带你们去江边纳凉,”

    “哦,”张彦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句,喝了几口稀饭,“我吃不下,”

    “那就不吃,我等会去买些开胃的菜给你做,”

    …………

    “彦,彦,吃饭了,酸辣凉面,”张彦妈妈推开女儿卧室的门。

    张彦依然靠在床头,还是没睡着,看着窗外呆,早上给她带回来的泡椒凤爪等,那些她以前喜欢吃的零嘴,一样都没开封,看样子是真没胃口。

    “再没胃口也得吃一点,下午也别睡了,出去走走最好,要是确实不想出去,就看看电视,上上网,要不要约几个没值班的同事来家里玩?”她把女儿扶起来。

    “不用妈,我自己静静就好,”

    她妈妈是用了心的,午不但有开胃的凉面,还做了一道酸辣排骨,“多吃点,身体越是不舒服,越是要多吃点,”

    “哦,”老实说,张彦现在感觉从头到脚,整个人都是空的,空得好像没有重量,也没有感觉,不吃,不觉得饿,吃,感觉不到味道,也感觉不到饱。

    张彦妈妈看到女儿把那一盘凉面,还有自己夹给她的那些排骨吃了个干净,很欣慰,“不要去卧室了,下午这边阳台不晒,去那坐坐,”

    她麻利的准备一盘凉拌西红柿,“梅总他们去旅游带回来的虫草还没动,我炖了一个虫草鸭,下午就可以喝,”

    一转身,看到女儿拿着一个都成为古董的蓝色随身听走出来,“怎么找这个,不是新买了苹果的那个什么吗?”

    “我看看这个还能不能用,”张彦把电视遥控器里的电池拆下来,拿着随身听,坐到阳台上的吊篮里,继续看着天空呆。

    “你这孩子,本来就头晕,还带着耳机听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妈妈走过来拔掉了耳机,“来,汤好了,喝一碗,”

    摘下来的耳机里,隐约传来一个男声,“风雨之后,无所谓拥有,萍水相逢,你却给我那么多……,人生风景在游走,每当孤独我回,你的爱,总在不远的地方等着我,”

    随声听,是冯一平送的,这盒磁带也是他送的,以前,张彦还有些不了解,这歌听是好听,但冯一平怎么偏偏送了这盘磁带呢?

    听黄静萍说了那么多以后,她好像有点明白。

    …………

    晚上,张作栋回家,先看女儿,“气色不错,好了很多,”

    “看省台,集团今天又跟省里达成了好几项合作,据说总金额过六亿,”他拿过遥控器换台,

    “这么多?”张彦妈妈也惊叹。

    不一会,省台的新闻联播开始,几个会见类的新闻之后,就是张作栋说的那件事,“今天上午,国内著名的嘉盛集团,宣布将加大对省高新区的投资,在高新区建设世界一流的网络科技研心等新项目,总投资额,过六亿元人民币,据悉,嘉盛集团还有在高新区投产旗下其他高科技产品的意向,省长亲自出席了签约仪式,出席仪式的,还有省市两级其它主要领导,”

    画面上,梅义良和高新区负责人先后几次换约,签约台后面,西装革履的冯一平,和省长站在最间。

    “截止到目前为止,省高新区一共吸收了……,位列全国位,仪式后,本台记者采访了世界知名的青年学者和企业家,嘉盛集团的董事长冯一平,”

    冯一平双手垂在小腹处,对着镜头侃侃而谈,“我们不会忘记,是我们省的这块沃土,培育出了嘉盛,嘉盛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所有的投资项目,自然都将优先考虑省内,”

    “还记得那年梅总和冯总来县城找我,真是也想不到,这个比彦大不了几岁的男孩子,短短几年,就能有这么大成就,”张作栋叹道。

    “这啊,这是命,”张彦妈妈说,“不然你看,就是全世界,像一平这样的人又能有几个?”

    张彦一直低头往嘴里扒饭,这会突然抬头说,“爸妈,我不想工作了,”

    “哦,吃,多吃点”他爸妈还在讨论冯一平,一时没反应过来女儿说什么,随口说了一句,后来才觉得不对,“啊,不想工作?”

    张作栋关掉电视,“怎么了,是工作不顺心,还是不喜欢酒店的工作?”

    “酒店里的同事,没人欺负你吧?”她妈妈问。

    说出了那样的话之后,张彦像没事人一样的继续吃饭,“都没有,就是现在突然不想上班,”

    “要是不喜欢酒店的工作,我们可以换,要是集团内没有你喜欢的,爸还可以帮着想其它办法,”张作栋在省城这些年,自己认识了不少人,确实不行,托托梅义良,张彦想做什么工作都不成问题。

    “不用,就是突然不想再上班,”

    “彦,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有什么事?”她妈妈问。

    “没有,”张彦摇头,“我只是想出去走走转转,”

    他爸妈面面相觑。

    …………

    翌日早晨,张作栋到假日酒店,见到了总经理钟长松,钟长松非常热情,“张总好,快请坐,你可是大忙人,难得到我这来,”

    “对了,小张还好吗?要是还不舒服,放心在家休息几天,没事,我亲自给她批假,”

    他这热情得让张作栋都有点不能适应,“谢谢钟总,她现在挺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张总你有话直说,我们都是兄弟单位,要是小张在工作里受了什么委屈,我一定替她主持公道,”

    他这话就是客套,因为他知道,上次姜部长亲自到员工餐厅,冯总还坚持陪张彦吃饭,自那以后,酒店里谁还敢让张彦受委屈?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今天来,也就是想麻烦张总,张彦这几天在酒店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她昨晚,突然说不想上班,想出去转转,怎么劝都不听,”

    “啊?”钟长松听到这个消息也很讶异,“你等等,我马上打听一下,”

    “前台吗,我钟长松,让周晨瑶接电话,”他直接找上了张彦的顶头上司。

    “晨瑶,张彦这两天,有没有受什么委屈?嗯,好,我知道了,”

    “张总,”他放下电话,“问过了,这两天一切正常,应该真没什么,这两天她上的是白班,一直在前台,”

    “不过,年轻人嘛,我记得张彦才刚满二十岁吧,难免想法会多一些,想继续读读书,或者是读书那么多年,想好好出去转转,那也没事,趁年轻,看看外面的世界,没什么不好。

    说起来,他们现在有这样的条件,你我现在也不急着要靠儿女赚钱养家,你说呢?”

    “你看看这样好不好,你呢,也回去劝劝,不管她的决定是什么,酒店这边,我们会一直留着她的工作,只要她想,随时可以回来上班,”

    “谢谢钟总,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这样的结果,张作栋自然很满意。

    “这么客气干什么,张总你可是集团的老前辈和功臣,”钟长松亲自把他送到电梯口,“有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

    回到办公室,钟长松马上给冯一平打电话,他说得很委婉,“一平,我是钟长松,有一件事,前天,黄小姐到酒店来过一趟,找了张彦,之后,小张昨天请假,今天,她爸爸来酒店,说她不想工作,想出去走走,你看看,需不需要我做些什么?”

    “哦,”冯一平总算松了口气,前晚到现在,他了不下五十条短信,一直没有回音,他心也一直悬着,想出去走走,也好!

    “那这样,我会通知保安部,派两男两女四位保安过来,还有相关的器材,你和他爸爸保持联系,张彦什么时候出,这四位也什么时候出,他们的任务,就是确保张彦的安全,这件事,由你亲自负责,直接向我汇报,好吗?”

    “没问题,我一定安排妥当,”(。)

    ps:  ps:各位亲,今天可是端午节哎,怎么这么不给力?呜呜,还能让人愉快的过个节日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