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就没车吗?”

    “没有,要不要,”

    “要,张,”

    从省城到五里坳镇,自然没有直达车,就是到县城的大巴班次也不多,久居首都,出入都有专车,李志雄他们人对这些事,都已经很生疏,在他们想来,至少一个钟头会有一班车吧,哪知现在是这个结果。

    房间已经退了,外面这会已经是艳阳高照,酷热难耐,那份郁闷,不提也罢。

    李志雄不由得也生出几分愤懑来,这嘉盛,现在就牛到完全可以不在乎跟我们这样的知名媒体搞好关系吗?

    要知道,从去年第四季度到现在,自家公司的股价表现非常亮眼,如果股价一直保持现有的上涨态势,咱大网%易的丁总,把冯一平挤下首富的那个位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在候车大厅枯等了近两个小时,感觉自己身上,都沾上了汗臭、方便面的味道之后,他们终于坐上了去县城的大巴车,好在车还不错,空调强劲。

    大巴车由省城一路往北,一路所见,越来越难让人提起兴致,到后来,路两边,除了树,就是田地,间或能看到一些村子,但里面大多以砖瓦房为主,个人没支撑多久,就都昏昏睡去。

    迷迷糊糊的,车停了下来,县城终于到了。

    这是典型的内地小城,车站也是典型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建筑,原来灰色的外墙,现在看上去呈灰黑色,而且斑驳的厉害,不用任何修整,就完全可以用来拍年代戏。

    太阳太大,车站前面的大街上人烟稀少,车也少,这是一个绝对可以说安静祥和的地方,但就是少了那么几分活力。

    这次倒不用买票,去五里坳镇的巴车就在旁边,他们直接提着行李上车,“什么时候走?”

    “总要等人满点呗,”司机袒露着和弥勒佛一般的肚皮在驾驶座上睡觉,头枕在扶栏上的售票员用地方音很重的普通话回答。

    空调自然是没有的,李志雄在车上只呆了不到两分钟,就觉得那绝对是个蒸笼,真呆不下去,跑到车站里叉腰站了十多分钟,总算上去两个客人,加上他们,现在也有八个人,“走不走,”

    “再等等,还没到点,”

    李志雄顿时火大,“走,我们下车,”

    “哎,老板,马上就走,”售票员在后面吆喝。

    “那我们打车去吗?”助手问。

    “是打车,不过不是去五里坳,我们去县政府,”

    …………

    老鸟就是老鸟,一个小时后,李志雄他们位,已经舒舒服服的坐在县%委宣传部派出的金杯车上,除了宣传部的一位副部长,还有一位干事随行,在现在很多地方政府的眼里,网%易的记者,那还是属于需要好好招待的对象。

    不过,宣传部的有点不满意,在县里住一个晚上,明天采访一下县里的新面貌,再去五里坳也不迟啊?但是李志雄记者这会就比较牛,对在这个一眼可以望到头的县城采访,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致,只想马上去五里坳。

    “我们县今年前几个月,gdp一直保持高速增长,超过全国大多数县城的增长速度……,”

    这一路,自然是不用想睡觉,宣传部的那位说话慢条斯理的副部长,一直在给他们灌注有关县里各方面的情况,用意不言自明。

    李志雄对他说的话一点都不感兴趣,金杯这时正经过一个镇,整体看上去,连他到过的很多村都比不上,他看着路旁一个门上挂着供销社牌子的水泥平房,黑黝黝的门口,放着一台绿漆剥落的磅秤,感觉像是回到了刚出生的那会。

    “陆部长,到五里坳镇还要多长时间?”

    “我们是自己开车,大约还要一个小时,”

    从省城过来四个多小时车程,从县里再到五里坳,又要一个半小时以上,加起来,从省城到五里坳,就要近六个小时!

    这还是得在你自己开车的情况下,如果是依赖公共交通工具,那么,像李志雄他们那样,早上吃了早餐从省城出发,赶到五里坳镇,顺利点,能赶上晚饭,也就是,路上就要耽误整整一天的时间。

    而地图上明确注明,从生成到五里坳,其实不到百公里,这个交通状况真是!

    报纸上报道的那些,冯一平在五里坳镇投入巨资办公司的事,会是真的吗?

    一直报道经济方面的新闻,也算个行家的李志雄觉得这事也不是不可能,前提是做那个决定的人,脑袋被门夹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不然,抛开其它方面的优势不谈,谁会不在地理条件更优越的省城投资,而非要跑到这个交通非常不便,除了贫穷落后,其它一无是处的山沟沟里投资?

    “我们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矿产资源?”李志雄问,“这路上的大货车好像不少,”

    “我们县,矿产资源并不丰富,”陆副部长摇头,“你说的那些大货车,那多半都是朝五里坳运送原材料,或者是朝外运成品的车,”

    那就是这事好像不假?

    终于,在县级公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以后,陆副部长看着路上的那个牌楼说,“到了!”

    金杯绕过一个弯,超过前面一辆大卡车,李志雄他们眼前一亮,前面群山环绕下,一座小城出现在他们眼前。

    其实以他们这些人的眼光来说,这座城市,并不是非常出色,但是,当你连续看了几个小时的绿叶之后,猛然间看到一朵小花,那自然是觉得极美的。

    规模好像也不大,但远远看去,就觉得规划得很好,就从这入口的道路,和路旁的河堤这些市政工程上看,明显都已经赶上了国内大多数城市。

    金杯到了这,也有些走不动,前面的大卡车都排着队,只能跟着车流慢慢移动,李志雄这会已经觉得,原来的那些报道,可能会有夸张的地方,但大概会是所言非虚,于是示意了一下,一个助手马上问,“陆部长,你能不能协调这里嘉盛的负责人,接受我们的采访?”

    “呵呵,镇里的所有工作人员,一定会全力配合几位的采访,”陆副部长打了个哈哈。

    那也就是协调不了的意思,看来这嘉盛,在这还真是牛!

    很不巧,他们赶到的时候,正赶上下班时间,人潮从大大小小的工厂里蜂拥而出,宽阔的街道,被人、自行车、摩托车、电动车到面包车、巴车等挤得满满当当的。

    那些巴车,都是公交车,售票员半个身子从窗口伸出来,拍着车身大叫,“让一让,让一让,挤什么挤?”

    不时有工人飞身而上,对着下面的工友挥手,“明天见,”

    路两旁的大小餐馆,此时全面爆满,服务员脚下生风,手上像玩杂技一样拿着好几盘菜,忙碌一天过后的人们,终于有了闲暇,此时情绪非常不错,大多数都拿着装满啤酒的一次性塑料杯,围着桌子大快朵颐,谈笑风生。

    其它的各色商店,门头霓虹闪烁,店里大小音箱马力全开,卖力的打着广告,而在一些稍微宽敞点的地方,已经被小贩们见缝插针的摆上了地摊。

    终于一睹庐山真面目,李志雄带着助手们,这会正在工业园里抓紧拍照。

    这些工厂,和他们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那些地方见到的最先进的工厂,并无二致,晚上同样有些工厂灯火通明,看来是在上夜班,只是,所有这些工厂的绿化,那真是下了很大力气,怎么说呢,一般的工厂根本比不上,比他们总部办公楼周围的绿化都要好。

    天色渐暗,李志雄他们跟在陆部长身后,徒步朝镇政府走,看着路旁那些热闹的景象,回首那边那一片和这个山区相当不搭调的现代化工业园,李志雄说,“这里真的像……,”

    “南方的那些经济发达的小镇?”陆副部长笑着接上来,“呵呵,不止一个人这么说过,其实还不止如此,很快,这个小镇的综合实力,将超过南方很多小镇,五里坳镇的目标,是希望和那些百强县一较高下,”

    李志雄不置可否,只是一个内陆偏远小镇而已,当然,有雄心总是好的。

    镇政府门口,有几个人正搭着梯子,在门头上拉横幅,李志雄记者见了,觉得有些爽,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居然还拉横幅欢迎,底下的这些人,就是热情。

    “盛县长,”陆副部长招呼正在门前指挥调整横幅位置的盛正,“这位位是网易的记者,”

    “位好,位远道而来,辛苦了,快请进,我们已经备好了饭菜,陆部长,今天麻烦你,”

    “应该的应该的,”陆副部长眯眼看着门头上的横幅,“这是?”

    “你不知道?一平明天回来,”盛正笑着说,“你们几位,再辛苦一趟,把备好的这些横幅都拉起来,从镇里的街道,到工业园入口,到车站,到最前面的牌坊,都不能落下,”他吩咐那几位工作人员。

    “放心吧县长,”几个人搬着梯子椅子,拿着几卷横幅,兴高采烈的往李志雄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就好像明天是一个盛大节日一样。

    脸红红的李志雄,这时才看清横幅上的字,“热烈欢迎一平回家,”

    他有些庆幸,好在刚才没有急着出言感谢,不然就闹了个大乌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