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听到的那些,都有待证实,但捐建学校这样的行为,是摆在明面上的,是好核实的,有没有可能,这所学校,并没有花一千万?

    关于国内捐赠的一些门道,李记者清楚得很,现在的诈捐,就和现在很多人考察时许诺的投资一样,缩水个五成,那再平常不过,还算是有底线的做法。

    对他这样知名网站的记者,学校很重视,校长亲自出面接待,对李记者像审查一样的问题,也是有问必答,而且有很多权威性的字资料可供验证,比如,盖这座学校所有的花费,从原材料到工人工资,一项项,都有完整的记录,还附有发票。

    所有的这些,校长都爽快的让李记者拷贝了一份。

    “其实不止一千万,”校长带着他们从教室,多媒体教育心,图书馆,实验室,转到食堂,转到宿舍,“所有的这些家具和设备,也都是由他们提供的,”

    校长说着,随手翻起旁边一张高低床上的垫被,示意他看下面的木板,“纯实木的,”

    “再看这个,”他打开一个橱柜,上下敲打着,“也都是实木的,你再看看拉手这些五金件,都是高档产品,”

    “这些,其实都是嘉盛橱柜和家具厂生产的,我家里还舍不得用这么好的东西,”

    “那你估计这些加起来,会有多少?”李志雄问。

    “所有的设备、电脑,不包括图书,我们财务部门做固定资产统计时有详细的金额,0万出头,”校长说,“我们本来想让相关部门再办一个捐赠仪式,向社会公开说明他们最终的捐款数目,但是,一平爸妈说没那个必要,都是为了孩子。”

    …………

    到处都是溢美之词?这是李志雄从学出来之后的感觉。

    看着旁边同样像一所学校的嘉盛培训心,助手问李志雄,“要么,随机采访这里的居民?”

    “不,我们去他就读过的初,”

    一个小时后,网%易的位从梁家河学回转,这一次,李志雄发现,连自己的两个助手,也都认可了那些人对冯一平的评价。

    在那所学里,从老师到学生,个个都是冯一平的拥护者,连周围的人都知道,梁家河学能建得像今天这么好,多亏了冯一平带头捐的那5万稿酬。

    只有他还保持清醒,怎么说呢,谎言说上一千遍,那也就成了真理。

    而且,哪有这样一边倒的好评?这不科学!

    “这是,有什么事吗?”他们突然看到,街道后面的巷子里,涌出来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在街上汇聚成人潮,都朝街那头走,甚至有些在路边开店的,干脆连门都关了,也不做生意,加入到他们的行列。

    “你好,请问那边有什么事?”李志雄看到一个有点印象的人,应该是在镇政府工作,昨天至少灌了自己两杯酒来着。

    “哦,李记者,你不知道吗,一平刚刚到,大家这都是去看他,”

    “要这么夸张?”他觉得很不正常,不就是戴了顶首富的帽子吗,用得着这么万人空巷的?

    “你不知道,一平因为工作,已经两年多没有回来,这是工业园投产后,我们一平第一次回来,”

    “哦,原来是这样,”

    身为记者,这样的热闹自然不好错过,李志雄他们个,拿着自己的装备,也跟在人群后朝那边走去。

    却并没有看到冯一平,大堆的人,围在工业园的综合大楼前,兴高采烈的议论着,李志雄看到连旁边的一些工厂的车间窗户里,都有人探头朝外瞄,这绝对是国际天皇巨星才能享受的待遇,不,那些巨星都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没有一个明星,能成为所有人的偶像。

    “你们两个,快去旁边楼顶架好机器,”李志雄吩咐手下。

    话刚说完,穿着红色POLO衫,白色休闲裤的的冯一平从楼里走出来,脸红红的,“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厚爱,”他鞠了几个躬,“天这么热,大爷大妈,叔叔阿姨,大家回家去吧,回去吧,这样的阵仗,我这个后生承受不起,”

    “大家散开些,不要挤到老人和孩子,”盛正拿着个电喇叭,站在门前喊。

    大家虽然热情,但还称不上疯狂,盛正这么一说,现场有序得多,但走出来的冯一平,马上被围在间,有些人跟他握手,有些人在他身上拍几下,说的都是方言,李志雄听不大明白,不过,其实也不用听他们说什么,看他们的眼神和神情就能明了。

    他踮起脚尖去观察,人群的冯一平看上去也很激动,对周围这些人的问候,没有一丝不耐烦和敷衍的意思,有问必答,虽然看上去,有好多人问的都是同样的问题。

    “好了一平,虽然这是你的工业园,但自建成后,你就没有回来过,我带你转转?”盛正又拿着个大喇叭挤进去。

    “这边,是丝绸世家的主厂区,”盛正像个导游一样,向冯一平介绍,身后跟着的人,依然不见少。

    连那些上了年纪,看上去也不是爱热闹的老人,都一直笑呵呵的跟在后面,这些老人里,有些做退休干部打扮,短袖衬衫皮鞋西裤,有些则是这里乡下老人常见的打扮,长短裤,汗衫或者背心,脚下踩着凉鞋或者手工布鞋。

    这些老人,也不刻意往前凑,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冯一平那个方向,慢慢的跟在后面走。

    看到这一幕,李志雄觉得,现在真没有采访镇上居民的必要,这些俗话说一辈子过去一大半,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没必要这么整齐划一的刻意来逢迎一个年轻人,哪怕他是世界首富。

    十多分钟后,经过冯一平一次又一次的请求,跟着的人才慢慢散去,虽然大多数人,也就是跟着走了这么一段路,可能说上了一句话,但这些人看上去,都特别满足。

    李志雄朝两个从楼上下来的手下招手,“拍到了吗?”

    “拍了,也录了,”

    “走,马上回酒店,”

    酒店里同样洋溢着一种欢乐的气氛,员工脸上都带着笑,欢迎用语的甜度,更是高了好几分——这倒还容易理解些。

    李志雄在电脑上细细的看着手下拍的照片,但他关注的不是冯一平,而是围着他的那些人,确切的说,是看那些人的眼睛。

    他仔细的审视那上百张照片,能看到的几百双眼睛里,他没有看到谄媚、讨好,看到的只有爱护、自豪——他们不是在看一个首富,他们是在看一个亲人。

    一个手下说,“前些天去跟一则新闻,一个土豪带着漂亮媳妇回老家,拿麻袋装钱,见人就发,一般的两千,凡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每人一万,当时,也没见到那些收到钱的人有多高兴,有多热情,”

    “所以,这就是土豪和首富的区别,”另一个手下回答。

    “你们好好整理一下,”李志雄说,“相信我,我们这一次,一定能出一篇非常轰动的新闻,”他已经在构思这篇新闻该怎么写。

    “那我们还去冯家冲吗?”

    “当然要去,冯家冲旁边的那些村子也要去,素材越丰富越好,”

    …………

    综合楼里,冯振昌和梅秋萍呆呆的看着楼下的热闹景象,冯振昌想起一句话,“生子当如孙仲谋”,他现在想说,未必!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梅秋萍则喃喃的说,“我现在一点都不稀罕什么警车开道的待遇,有几个让警车开道的人,能像我儿子这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