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里又住不了几天吧,”一大早,几个叔辈来家里吃早饭,大伯二伯上了年纪,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不太能想象侄儿在外面的日子,只是关心他能在家里呆几天。

    “这次是住不了几天,前一阵子**,压下了很多事情,要去一趟上海,跟着还要去美国,不过,忙完这一阵,下半年就有功夫在家里多住些日子,”

    “呵呵,对,你现在大学也毕业了,比以前自由,”

    在他们这些没怎么出过远门的人心目,冯一平从国内最好之一的大学毕业,是同样让他们高兴的事。

    知识改变命运,在他们这,直接演变成读书改变命运。

    侄子为什么能做成这么多大事,是因为他打小就聪明,还一直很刻苦,所以不但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学校,听说还在世界上最好的学校里进修。

    镇里其它的那些人,为什么只能帮侄儿做事?因为他们没侄儿聪明,没侄儿刻苦。

    “哎呀,你们担心个什么,一平现在连飞机都有,回来多容易?”东正也在这凑热闹。

    他的胃口,好到能让好多人羞愧,大海碗里是堆尖一碗面条,手里还拿着一根很扎实的油条。

    “不过一平,我们只操心一个养猪场,就要一天从早忙到黑,晚上躺在床上还要想事情,你要管那么多事,想想都累得慌,可要自己注意点,别像你爸,头上早早的就有白头,身体要紧,”

    “有也没事,可以染,”冯一平笑。

    他现在虽然还不像乔布斯那样有地位,有条件可以按自己的兴趣来做事,可以无视总统的邀请,但冯一平虽然还是要负责很多事务性的工作,出席一些不会有太大实效的活动,不过,随着管理团队越来越壮大,他早就过了像东正哥现在这样事必躬亲的阶段。

    …………

    “喜欢外面还是家里?”冯一平问。

    “嘿嘿,现在还是外面好,”华说。

    叔侄人,和多年前一样,沿着塆外的山岗往山上走,现在的冯家冲,越有了山村的样子,村周就草木葳蕤,放眼望去,满目苍翠,周围的那些山,不像以前那样,松树稀稀落落的,还经常有大块光秃秃的地方。

    说起来,冯一平这也顺道为家里的绿化事业做了很大贡献。

    好些地方,工业的展,是以破坏环境为代价,他们这,工业的展,却让环境有了很大好转。

    “小叔你呢?”

    “是啊,外面现在真的比家里好,所以,我想让家里变得跟外面一样好。”

    说话的时候,冯一平是看着山下这个称得上秀美而现代的村子,不过,他的眼睛,却看到了更远、更大的地方。

    虽然已经有了些完全可以让自己和他人骄傲的进展,但是,离他所设想的,还差得很远,还要继续努力。

    …………

    上海,冯一平带着安全帽,跟着一大群人视察嘉盛大厦的施工进展,同行的,不但有金翎他们这些集团的高管,有承建商,当地政府,也有人在场,是区长亲至。

    直辖市的区长,可比省城的区长分量重,何况是上海这样的地方。

    他还特意解释,“今天很不巧,市府领导忙着考察疫后各地的情况,不能亲自接待您,他让我向您致歉,”

    哪怕这是托词,这样的托词也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政府和官员,比内地的那些同仁们,服务意识和工作的积极性,绝对要好很多。

    建的一位高级副总专程从总部飞过来充当解说员,不看在富的面子上,也得看在嘉盛接下来的生意上。

    嘉盛虽然没有涉足房地产行业,但是,他们的建设项目却也不少,而且规模都不小,要求也高。

    他们集团不但承建了上海这座大厦,都正在动工兴建的嘉盛商务区,他也分得了一杯羹。

    最关键的一点,承建嘉盛的工程,完全不用担心工程款的问题,在现在,这样的合作对象,真的接近和恐龙一样稀少。

    “对这个项目的建设,我们集团从总部到具体的项目部,都非常重视,从承建队伍到日常施工,一向都是高标准严要求。

    在前几个月,总部亲自过问,想尽了各种办法,多种手段并举,让大厦的建设,并没有因为突的**而耽误工期,从目前的进度看,整个工期,我们至少可以提前15到2o天,”

    “谢谢,谢谢贵公司的重视和支持,关于工期,我认为,没必要太赶,一切以安全为主,当然,我是外行,对建筑不懂,不会干涉贵公司的具体安排,”

    “是,冯总您顾虑得对,我马上像向大家传达您的要求和指示,”

    站在自己大厦最高的一层楼上,看着浪奔浪涌的黄浦江,还有对面的外滩,冯一平忍不住也有些意气风之感。

    曾几何时,他也在对面的外滩上,用敬畏的眼光,看着这边的一栋栋大楼,不知不觉的,自己现在就已经成为了大家敬畏的对象。

    “冯总,贵公司的锂电池生产基地,是不是应该要进行二期工程的建设?”区长问,“我们都知道,嘉盛的锂电池,现在在市场上可是供不应求,”

    “不瞒您说,我这次来,主要也是为了这件事,二期工程肯定要建,但在此之前,我们想把这里的研究所再进一步扩大,”

    众所周知,在锂电池领域,日本现在占有优势,但是,嘉盛现在拥有的技术,也并不落后,不过,考虑到未来的一些安排,现有的技术储备,还是不够,必须加大对新技术研的投入。

    当晚,冯一平推掉了所有的宴请,在黄浦江上的一艘游轮里,带着金翎和郑佳怡,请刚赶到上海的蒋教授吃饭。

    自己的研究,终于变成了实在的产品,而且获利巨大,蒋教授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意气风,当然,对实现这一切的冯一平,自然是相当佩服。

    不过,听了冯一平的要求,他却有些不同的看法,“不能把研究所设在美国吗,那边的高层次人才更多,在材料方面有造诣高级研究员众多,”

    “不,这样的研究,必须在国内进行,哪怕花的代价高一些也无所谓,”

    “不止是投入的问题,效率同样会更低,冯,我还是希望您能认真权衡我的意见,”

    “蒋教授,”冯一平笑着说,“有些事情,不能只考虑成本和效率,众所周知,材料领域的很多研究,都比较敏感,相信你也不希望以后每次回国,都被美国的相关单位检查吧,”

    虽然有商业眼光和意识,但蒋教授还是从一个科研人员的角度看待和考虑问题。

    冯一平这么一说,蒋教授也明白过来,“对,你说得对,”

    在全世界嚷着人权和自由的美国,可不太看重从事一些高科技研究的华裔研究员的人权和自由,动辄就扣上一顶间谍的帽子。

    “蒋教授你也不要担心,国内也不乏一些水平高的研究员,只是他们名声不显而已,而且,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明确的研究方向,具体的研工作,国内的研究员完全可以承担,”金翎说。

    “我还是希望蒋教授能挥自己的影响力,在美国能拉来一些知名的专家学者参与这个项目,”

    冯一平知道这个市场后来的容量,而且自己研究所在这一领域的技术突破,对他今后的布局,影响重大。

    “你这么急着走?”话不多的郑佳怡找了个机会,悄悄的问冯一平。

    “没办法,美国那边积累下来很多要处理的事情,有两件比较关键,耽误不起,怎么样,将来有没有兴趣去美国工作?”

    “一点兴趣没有,家里挺好的,”郑佳怡口不对心的说。

    …………

    翌日下午,黄静萍赶到上海汇合冯一平,他们将从这里,直接飞往硅谷。

    此时的五里坳,黄承忠夫妻俩却有些愁眉不展的样子,女儿头天晚上说的话,让黄承忠几次想给冯一平打个电话问问个明白,孩子都满了周岁,为什么女儿说现在不急着结婚?

    在冯一平他们俩飞赴美国的时候,肖志杰也在火车站送王昌宁去南方,“老王,好好干,我随后就到,”

    就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张作栋陪着女儿在候车,“不要怕花钱,吃住都捡好的来,你的安全最重要,还有,每天一定准时给家里打两个电话,”

    “嗯,”张彦还是有些神思不属的样子,昨晚,她终于看了这些天冯一平的那些短信,也知道他今天就去美国。

    父女俩都有些心事,所以就没留意到,就在他们的后一排,坐着两男两女,也做旅游打扮的人。

    ——本卷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