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客商,拉着行李箱,走进怡佳酒店大堂,“你们这路啥时候给修修,就坐了个把小时的车,人颠得都快散架了,”

    前台的妹子笑,“非常抱歉,新路正在勘测,预计最快一年年后能通车,”

    现在的这条路,确实不堪重负,扩建的提议,早就提上了日程。∏∈,

    去县城的路,同样是顺着河,现在是顺着河的左面,因为不少房屋集建在路边,拓宽的难度和成本太高,县里最后干脆决定,在老路的对面,河的右边新起炉灶,另修一条

    柏油路。

    为了给满足将来的发展需要,这条路,计划修成双向四车道,届时修成后,应该是县里最宽的一条路。

    现在的这十多公里的老路,全程需用时一个半小时以上,新路通车后,预计能控制在一个小时以内,将极大的提高人员往来和物流的效率。

    “给我开间房,不要朝阳的那面,”

    “非常抱歉,我们现在已经客满,只能麻烦您去其它的宾馆,您先喝杯水,”姑娘殷勤的给他递上一杯冰水。

    “客满?哪这么热(ye)闹?”这位一着急,露出了自己的口音,原来是自东北远道而来。

    “确实很抱歉,这两天来了很多媒体界的朋友,暂时没有空房,不过您别担心,镇上其它的宾馆,同样干净卫生,而且您也不用担心他们宰客,”

    “媒体界,哦,是你们老板那事吧,”东北汉子笑,“网上的那些人,我看就是闲得慌,”

    李志雄那篇章,带来的最正面,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镇里的怡佳快捷酒店,持续的爆满,四面八方的记者蜂拥而至,导致一些因为**过后,赶来谈生意的客户,不得不屈身于那些小宾馆。

    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最高兴的是县里的赵书记,然而,这些大小记者们,对县里的一些小算盘,相当不感兴趣,这样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县城,要不是因为一个人的缘故,他们才懒得踏足呢。

    几次番热情招待,周密安排之后,依然没能等到一篇以县里为主角,稍微有些份量的宣传章面世,县里和宣传部门终于也没有接二连的拿自己热脸,贴这些大记者冷臀部的兴致,索性不再过问,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反正宣传五里坳,也等于是宣传县里,

    不过,他们还是在五里坳,派驻了一位宣传部的干事。

    李志雄的那篇报道,带来的另一个后果,估计连他都猜不到。

    镇里的那两家卖化妆品的商店,这几天生意格外的火爆,还有那几家发廊,这两天也有不少人排着队在理发。

    镇上猛然多了那么多拿着照相机和摄像机的记者,让大家都觉得会有上电视或者报纸的机会,自然得稍稍注意一下仪表——真的,不是为了自己好看,而是为了镇里的形象。

    只不过,后来的这些记者,很少都能得到像李志雄那样的礼遇,再也不会有机会请进镇政府的食堂,被镇里的大小干部环绕着款待。

    这样的媒体,只来一家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难得,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家,大家顿时觉得这些大牌的媒体,也没什么出奇的,这其实也是市场规律。

    盛正又一次带着草帽骑着车沿街溜达。

    较真起来的记者真不含糊,虽然他们重点的采访对象,是工业园那边,但街上的商户,和镇里的老住户,也是他采访的对象。

    嘉盛那边没什么问题,虽然高志毅和蔡磊依然都不接受采访,但综合大楼的一楼,已经对记者开放,那里被设置成展示厅,工业园的建设过程,和现有的成就,以及未来的规划,都以图并茂的方式展示出来,详细的资料,包括一些视频资料,准备了很多分,随记者们自取。

    看到那些很高兴的接受记者采访的商户和居民,盛正心里其实多少还是有点忐忑,嘉盛那边有统一的口径,自己这边可没有,他也不敢保证,镇里的所有人,都对政府的工作满意,要是来上几篇负面报道,那不是给自己抹黑吗?

    “老黄,”回到镇政府,他看到黄承忠刚好提着瓶水准备上楼,“等等,”

    他用草帽呼啦呼啦的扇风,“这些记者的笔杆子可不简单,你说,这么多记者,会不会有人无生有,或者专门盯着我们一些不足的地方?”

    “有不足,我们承认,但是,如果无生有,我们绝不会跟他们客气,”

    盛正听了这话很不满意,跟我还打官腔?

    “县长,你忘了年后的那件事?”黄承忠笑眯眯的说。

    年后那事?哦,盛正马上想起来,还正月呢,南方那边的一家原来很牛的报纸,包括总编在内的一系列高层,被经侦干警干脆利落的来了个包圆儿,上个月,那位舒总已经判了年,难不成这事?

    “你是说?”

    “对,在汽车网上市前夕,处在静默期的时候,他们想找麻烦,然后就,”黄承忠点点头。

    盛正恍然大悟,“我就说,难怪呢,”

    殷鉴不远,这些记者们,应该不会无生有的报道嘉盛。

    “所以,我们就只要接待好那些记者就行,”盛正说的记者,指的是那些官面上有品级的记者,其有些论级别,不必他这个副处低。

    可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随记者们自己报道,他又总觉得不甘心,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一定要合理利用,不但要让他们报道五里坳,最好,能报道报道自己才好。

    回到办公室想了好久,他拨通了郭国坚的电话,“老郭啊,我是盛正,我有个想法,”

    当晚,所有依然在镇里采访的记者,都收到了一份邀请,五里坳镇政府,将于明天举办一场发布会,欢迎大家莅临。

    …………

    翌日上午9时整,此前没有对记者们开放的嘉盛培训心,第一次对他们敞开了大门,五里坳镇的发布会,就在这里的小礼堂举行。

    一众无冕之王看着这里的软硬件水平猜测道,“嘉盛不是自己也要建企业大学吧,”

    “就是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没什么稀奇的,在首都那,他们原来的一个职前培训心,后来不是变成了技校吗?”

    “只希望今天的这个发布会,别又是官样章,浪费我们的时间,”另一位记者说。

    发布会开始看上去,还真的和官样章没什么区别,主席台上坐着几位领导摸样的人,讲话也是他们听腻了的那种路数。

    “媒体界的朋友们,你们好,非常荣幸和感谢你们远道而来报道我们这个小地方,接受媒体监督,一向是我们坚守的一项原则,我们诚挚的欢迎各位朋友,以后多来五里坳,了解我们的新变化,同时也监督我们工作存在的问题,”

    嘉盛现在不怕媒体无生有的报道,连带着他也不太担心,所以这话才说得这么硬气。

    “套话我也不多说,”好像是知道底下的记者们在想着什么,盛正笑着说,“这次的记者会,我们是想向各位介绍我们五里坳未来的规划,下面,请我们省政研室的郭处长,给大家做详细说明,”

    从党校请假,连夜赶来的郭国坚站了起来,打开电脑连上投影,“对五里坳镇的规划,是我们省在探索解决农问题的过程,结合一些地方的实际情况,探索出的一条新路子,容我耽误几分钟时间,向大家做个介绍,”

    底下的记者们,原本并不在意,这样主旨是为了让他们帮着宣传的介绍会和推介会,他们参加的太多,一点新意都没有,不过,只看了那制作精美的规划图,听郭国坚介绍了关于五里坳未来规划的一些原则后,记者们真有些意外之喜的感觉。

    五里坳镇对未来的规划,可是和目前国内最流行的方式反着来,不再是吸引所有的资源都朝心集,而是心和辐射地带,同步发展,此外,关于郭国坚提到的那些新名词,比如可持续发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这些记者们,虽然理论水平有限,但也很容易听出,这都是一个很好的新概念。

    于是,等郭国坚大致介绍后,底下迫不及待的竖起很多只手来。

    郭国坚看了看盛正,两个人这会都有些压抑不住的高兴,呵呵,这下,不愁这些人不报道自己,还有,这样借势的事,估计一平不会在乎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