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深圳人才市场。

    人声鼎沸人山人海,一头油汗的王昌宁,背着上学时就买的名牌公包,奋力挤到一家商贸公司的的台子前面,也不管这个过程,是不是挤到了一些女孩子。

    以前这样的事,他是不会做的,但是,几天时间下来,他现这就像在公交车站挤车一样,你要是礼让这个礼让那个,那么,可能一个小时以后,你还是不能上车。

    人才市场这个场合也一样,你要是礼让那些女孩子,或者避免在这个过程跟她们有身体接触,那么,你就一直等在外围吧。

    “经理你好,这是我的简历,我的专业是企业管理,大一开始,假期的时候,就开始在国内知名的集团实习,算有工作经验,我想应聘贵公司的管理或者销售岗位,”仗着手长,,他直接把自己的简历塞到一位穿着白衬衫,系着蓝领带,刚放下矿泉水的胖子手里。

    那胖子本来想把他的简历随手一扔,就像桌上的那一大堆一样,听了他这话,有点兴趣,“哦,在哪家集团?”

    “嘉盛集团,”王昌宁本来不想说,但现在不得不说。

    “大一开始就在嘉盛集团实习?”那胖子一脸讥讽的看着他,摇头把他的简历随便一丢,笑着附到旁边的一个女孩子耳边说了几句,虽然听不清说什么,但王昌宁猜得到他们说的内容,肯定是说谎不打草稿之类的。

    他忍住不快,拿起自己的简历,翻到最后一页,“这是嘉盛集团人力资源部门,对我在实习期表现的评价和推荐信,”

    我不是说假话!

    可惜,这两样玩意,在国外常见,在国内却很少见。

    而且,一般的单位或者大学老师,在给前员工或者学生写推荐信的时候,就和我们小时候每年成绩单上的老师评语一样,全是千遍一律的好话,很没有说服力。

    何况,在现在这时候,又如何去核实给你好评和推荐信的这些单位或者是老师,就是真实存在的呢?就是他们真实存在,又如何证明这些不是你自己假借他们的名义伪造的呢?

    那胖子估计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两样玩意,因此额外跟王昌宁多废话几句,弹了弹那张纸,“复印件,”这就依然是对真实性存疑。

    “按照这上面的说法,你既然这么优秀,为什么他们不挽留你?或者你为什么要丢下那么好的工作,到这个地方,到我们这个公司来?”

    说到后来,他干脆就忍不住笑,能不能不要这么多此一举的瞎编?

    “我还年轻,更喜欢这边的氛围和节奏,希望能有更多的接受新挑战的机会,”这句话,也是王昌宁总结了好多次以后,觉得对这个质疑最好的回答。

    可是,跟之前的好多次一样,那胖子压根已经不想听他解释,他也没有机会解释,旁边的人已经把他挤到一旁,下一刻,他就被彻底挤到圈外。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一男一女两个坐着的人根本看不到,只能看到那扬起的手臂和各式简历。

    虽然有些沮丧,但是王昌宁没有时间自怨自艾,从包里拿出矿泉水一口喝个干净,还用纸巾擦了下嘴和额头上的汗,朝旁边一家看上去是销售净水设备的公司台前挤,“你好!”

    下午四点,又累又渴又饿的王昌宁,拖着沉重的脚步,背着空空如也的公包,有些萎靡的走出人才市场,午就在这吃了个盒饭,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就能厉害到这个地步,盒饭居然可以做到如此难吃,直叫人反胃?

    他决定了,明天包里带两包榨菜,到时直接榨菜就白饭就好,至少吃起来不会恶心。

    走了一公里多路,在帝豪酒店附近的公交站台上,他把公包背在身前,双手抱着,里面并没有装多少钱和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这个包不太便宜,别工作没找到,反倒包被抢走。

    远远的看到公交车头上的数字,候车的不少人都骚动起来,王昌宁也一样,挤到站台最边沿,公交车哼哧了一声停下,车门一打开,一股混着霉味的凉气渗出来,王昌宁依然抱着包,这个时候,据说是那些人最喜欢下手的时候。

    他让过了一位看起来有点行动不便的老人,还有一位抱着娃的少妇,然后前面又被功力强的几位男女加塞,最后,他第个才上车,他边朝后走边看,很遗憾,没有空位,那就是想睡会都没机会。

    刚刚在他前面加塞的几位,这会惬意的坐在位子上,好不幸福,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讲什么风度!

    要知道从这到他住的地方,这趟车要走一个多小时。

    他坐的这趟车,是全深圳,不,全国,不,乃至是全宇宙最牛公交车1o-15路的前身,你就是没有坐过,但也一定听过它的传说。

    在距自己下车的地方还有站路的时候,王昌宁终于抢到一个位子,可是,这时他却不敢睡,万一睡过头了就麻烦,在车上度过了一个多小时,六点多,他在农批市场下车,他的窝,就在这附近。

    找个摊子买了几样蔬菜,他提着几个塑料袋,晃悠悠的朝回走,还挑了一个熟透了的西红柿,在手上擦了擦,就当水果吃。

    他住的地方还不赖,这是一处没几个年头的小区——当然,在这地方,你就是想找有年头的小区也不容易。

    这也是冯一平给他的经验之谈,不管工作,先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

    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不是毛坯房,但是没什么家具,只是厨房和卫生间的装修还过得去,不过却不便宜,租金半年一交,从家里带来的那一万块,顿时薄了好多,所以他现在真的是买斤苹果都要算着,好像又回到了初的时候,在学校前面的小卖部,几毛钱也要算着花的时候。

    把手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丢在地上,总算轻松下来的王昌宁,直接扑在地上的一张床垫上,拧开旁边在二手市场买来的风扇,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到8点多才醒,口渴得厉害,水杯里剩下的半杯水,才只润了润喉,两口水下去,肚子马上咕咕叫起来。

    十分钟不到,他就下好了一大碗西红柿鸡蛋面,现在他煮面的水平飞提升,应该不比长期在面馆工作的爸妈和姐姐段位低。

    只是,吃面的时候,回想今天一天的收获,他真的感到很沮丧。

    在人才市场挤了一整天,简历投出去几十份,结果只和6家公司的招聘人员说了几句话,当场模凌两可含糊不清,或者是敷衍的让他等电话通知的,有且仅有2家!

    其它的,多半是泥牛入海,不会有什么音讯。

    我就想找个稍微有点要求的工作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

    这里的盛夏,晚上也闷热难耐,空调,他现在自然是装不起,强迫自己把厨房收拾干净,他提着垃圾下楼,到附近的广场上纳凉。

    和他一样,在广场上晃荡的人不少,男那女女,老老少好,口音天南地北,不少还穿着工作服,这些想来是刚下班不久的人,此时精神依然很好,跟同伴大声说笑着。

    这也是这个城市给王昌宁最深刻的印象,在这些和他一样远道而来,讨生活或者是寻梦的人眼里,什么苦,什么难,好像都不算什么,不管现在如何,人人都对明天充满着希望。

    看着这些充满着朝气和活力的人,王昌宁给于莲打电话,“下班了吗?我挺好的,工作没问题,有几个选择,我正在考虑,吃过了,懒得做,外面吃的,嗯,你别担心,等到国庆,你可以来看我,这边好玩的地方多,世界之窗,华侨城,大小梅沙……,”

    只是在跟王昌宁打电话的时候,他才说了些实话,“秋玲不在旁边?那就好,难,特么的依然没找到工作,什么机会多,现在真的感觉这边机会还没有省城多,”

    他的烦恼,在此时的肖志杰看来,那就不是事,“肯定能找到的,那么多人能在那立足,我们肯定也可以,等我,再过两周,秋玲回镇里修养,我就过来,”

    两周,两周后能有个人陪自已一起跑,王昌宁总算觉得有些安慰。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十点,明天不管会不会有收获,还是得早起赶到人才市场,得回家早点睡。

    正准备把手机放进裤兜里,冷不防一个人飞快的抢走手机,然后,他被身不由己带着跑了好几步。

    他不知道,在他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一个人关注了他好久,此时旋风般从他身后跑过,娴熟的一把抢过他的手机就往前跑,但是,怎么就这么大阻力?那人也一愣,居然失手!他停下来一拽,还是拽不动,然后他愕然现,自己和成功之间,隔着一条栓绳。

    王昌宁已经面目狰狞的握着拳头凑过来,“抢我手机?”

    刚好一肚子的火没处,你好似不死的送上门来。想当年,我在初的时候就开始跟人干仗,还怕你这个瘦小子?

    那个身材瘦小的家伙比较了一下自己跟王昌宁的块头,看着广场上那些关注这边动向的人,识相的松开手机转身就跑。

    你妹的,居然还拴在身上?下次一定要随身带把美工刀,小偷同志也在做工作总结。

    “有种你别跑,我们单挑,”看着小偷跑远的背影,王昌宁四处找,就是没找到一样可以丢的东西。

    幸亏听了一平的提醒,买了个能带栓绳的手机套,不然,今天这手机就保不住。(。)

    ps:  ps:难道今天的票票只能个位数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