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谁都有烦恼难受的时候

 热门推荐:
    从省城出发后,张彦没有丝毫犹豫,一路直奔海%南。≥,

    对暗随行的四个人来说,这项工作难度并不大,在火车上,硬卧车厢里,她要么在上铺睡觉,要么坐在过道边的折叠凳上,拿着本书看窗外的风景,好像也不是看风景,就是看着外面发呆。

    不过,虽然资料里说她是第一次出门,但看起来,又不像是个什么经验都没有的菜鸟,和陌生人都保持距离,坚决不喝其它人拿过来的饮料,吃饭也去餐车。

    在火车上的几十个小时内,除了给家里打电话,她竟然没跟任何人交流过。

    年轻人的搭讪,她置之不理,年妇女跟她闲谈,她摇头指了指手里的书,一个字都不透露自己来自哪要去哪。

    而且,这些拒绝,又做得不是非常生硬,把一副我很提防的样子摆在脸上,而是让别人觉得她是一个不喜欢闲谈,而且现在心情不太好的人。

    四个人就在她的隔壁,罗小敏和梁静这两个去年从警校毕业,但未能进入公安系统的女孩子,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张彦的动向。

    在这样静的场合,她们两个女孩子多看张彦几眼也没关系,那边一一青两位男同事可不太方便。

    期间,张彦觉察到了她们的目光,看了几眼,罗小敏还笑着跟她点头,不过,张彦并没有理睬。

    两个女孩子不知道张彦有什么事,只是觉得她的背影,非常的,落寞。

    真正说上话,是在过琼州海峡的时候,第一次坐海船的张彦,晕得厉害,恨不得连胆汁都吐了出来,梁静同样没好到哪里去,垃圾桶边同是晕船重度症的沦落人一说话,哟,还是老乡,两个难姐难妹这才有了交流。

    …………

    “你说她究竟遇到了什么事?”罗小敏和梁静戴着手工草帽从酒店出来,看到前面的沙滩上,张彦呆呆的坐在一顶草帽上,“在酒店就看到她是这个姿势,”

    “别瞎打听,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梁静说。

    “这样的工作,简直太爽啦!这是公费旅行好不好?”罗小敏大笑,“不过,她为什么不住我们自己的酒店,那可是五星级,这家,无星级,”

    “你就知足一点吧,”梁静劝同伴。

    她们两位,家里没什么关系,经济条件也一般,所以从警校毕业以后,进不了公安系统,就是进去,也只是个临时工,没编制,这也是头一次来这个国内热门的旅游目的地。

    “别真以为是来旅行,你也不想想,什么样的人,会让公司花这么大精力?”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罗小敏很不喜欢听这样的唠叨。

    “张彦,”罗小敏在她左肩上拍一下,人却闪到右边,“又发呆呢!”

    “你好小敏,”几天相处下来,张彦已经接受了这两个年龄跟自己相仿,也是出来随便走走的同龄老乡,只不过,跟她们交流的依然不多,大多数时间不是在酒店发呆,就是在海滩上发呆。

    “你用的什么防晒霜?效果好不好?可不要几天后回家,连爸妈都认不出来,对了,你准备在这呆几天?”

    活泼的罗小敏,其实是一个情商非常高的人,总是在想着法子跟张彦拉关系,跟她关系越亲近,这工作不是越好做?

    问这话的时候,她在心里祈祷,一定要多呆几天,一定要多呆几天,姐还没呆够呢!

    “我也不知道,现在觉得每天看看海,睡睡觉,挺好的,”

    “你这是每天睡睡觉,发发呆吧,”罗小敏抱着她的肩头笑,“有心事?还是在逃避什么?”

    坐在另一边的梁静马上低声叫了一句,“小敏!”

    这样的事,她们怎么好打听。

    “没有,”张彦摇头,“我就是觉得,这样看着海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想,整个人空空的,特别轻松,”

    “给心灵做按摩?”罗小敏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少女,你究竟有多重的心思,要每天把自己放空才会舒服,”

    张彦轻轻的挣了一下,“没你想得那么复杂,就是单纯的喜欢这种感受,你们呢,打算在这呆几天?”

    她不想就这个话题深入下去。

    老实说,有这样一个静,一个活泼的两个同龄同性的同伴,张彦有时也觉得挺好,哪怕什么都不说。

    这样的时候,能有这样两个人陪着,其实也挺温暖。

    “我们啊,”罗小敏看了梁静一眼,“第一次来这,也没玩够呢,也想多住几天,”

    梁静其实也挺喜欢现在这种状态,她们的保护对象张彦,不是一个性子跳脱的人,工作很好做,据公司说,应该也没有外在因素会影响她的安全。

    他们四人最担心的,是张彦自己跟自己过去不去。

    因为她有时候看上去非常忧郁,非常疲惫,眼睛里也没有光彩,要是一直这样陪她在海滩上晒太阳看看海,那么,希望这个时间能尽量长一点吧!

    梁静经事多一些,她知道,有时候,有些问题,别人帮不上忙,只有靠自己走出来。

    她看了看沙滩另一边那个穿着短裤的男同事,还看了一眼酒店,那里的阳台上,另一位同事应该在用望远镜关注着这里,想必他们也跟自己是一样的看法吧!

    “张彦,晚上想吃什么?”梁静问。

    她知道,呆坐了几个小时,不,放空了几个小时后,这会的张彦心情最好,

    “随便,酒店餐厅的就不错,”

    梁静听了她的回答,放了心,她不是想问她晚上吃什么,只是想确定她晚上不会去市区。

    这里的夜市,鱼龙混杂,一向是个热闹的地方,也是不好控制的地方。

    “看我,”张彦不解的转头,“咔,”梁静快速的给她拍了一张照。

    …………

    晚上,张彦隔壁房间的两位姑娘,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小,留心听着张彦那边的动静。

    罗小敏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困死了,”

    “嘘,你听,又来了,”梁静示意。

    “果然又打上了,”罗小敏听着隔壁传来的“啪啪”声,心里不是滋味。

    第一个晚上听到这个声音,她们连忙去敲隔壁的门,问有什么事,结果拿着本杂志的张彦说,“打蚊子,”

    之后的每天晚上,这是张彦必做的一件事。

    可是,酒店房间里哪有什么蚊子?

    “又是12点多吧,”罗小敏看了看表。

    毕竟也是女孩子,第二天晚上她们俩就想明白了,张彦那哪是打蚊子?在别人都进入梦乡的大半夜,她打的可能是是失眠,是烦闷,是孤独,但绝不是蚊子。

    “你说,她这样的人,究竟有什么烦心事?”

    “你先睡吧,”梁静说,“就像太阳下总会有影子一样,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会有烦恼难受的时候,”

    …………

    她这话说得极在理,在她们心里,那个好像无所不能的年轻的大老板,看到钟长松转发过来的最近张彦的照片,同样非常难受。(。)

    ps:  ps:建了一个群,454,21,228,欢迎大家光临,多提宝贵意见,很期待能有和大家交流的机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