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艾伯哈德没有在洛杉矶停留,在从ACP前往机场的路上,他就给合作伙伴打电话,“马克,我下午到,你尽快搜集一位叫一平冯的资料,”连着个他说得很吃力,“见鬼,怎么就不会取个英名字?对,就是那本书的作者,还有谷歌和DOOR的投资人,”

    “等等,他在国的投资情况,也需要了解,”

    他在ACP说的,并不全是托辞,他确实已经有了一位合作伙伴,这就是他的老搭档,马克·塔彭宁。

    下午点,马丁急匆匆的汇合了来接机的马克,“ACP什么意见?这位冯是怎么回事?”

    “ACP只同意出售技术使用权,但坚决不参与商业化生产,”

    “那就是艾伦不会加入我们这个团队?这可不行,不能再想想办法说服他?要不再多跟他谈几次?”

    马克很清楚他们这个团队的不足:关于电动汽车的生产,他们俩,既没有经验,也没有技术。

    而艾伦·库宁这样的有经验也有技术的人,是他们最合适的伙伴。

    “艾伦的态度很坚决,”马丁摇头,“想他参与,不可能,”

    “你确定连你也不能改变他的想法?”马克问。

    他清楚的知道,和硅谷所有的创业者一样,马丁在说服和感染人这方面的能力,相当出色。

    “我确定,”马丁想到冯一平说,他劝说了艾伦好几年,他也始终不为所动,那这样的堡垒,他也攻克不下来。

    “这位冯,又是怎么回事?我发现,他在01年就投资了ACP,难道他能说服艾伦?”

    “对这位冯,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马丁问起了另一个问题。

    “过人的大脑和精准的商业眼光,”马克不假思索的说。

    “第一印象不应该是他年轻有为的幸运儿吗?”

    这个答案,有点出乎马丁的意料,在他的印象,冯一平就是一个年纪轻轻就享誉国际的富豪。

    “不,那只是表象,普通人的看法,隐藏在后面的,就是他过人的大脑和精准的商业眼光,”马克轻巧的把车拐进他们现在办公室的楼下,“你看了他的资料就会清楚这一点,”

    “对了,既然ACP同意出售技术的使用权,他也不能说服艾伦参与我们的项目,你为什么要了解他?”

    “那是因为,他想参与,而且他说早就准备进入这一领域,”

    “哦,”

    “你这是?”马丁问老搭档。

    “如果是这样,那就说得通他当初为什么要投资ACP,”马克说。

    这可不是马丁期待的答案,01年的时候,他就真的看到了这个领域?

    “如果你看过他的投资后就会发现,他看似没有规律可循的投资,都是在为他的下一个投资做准备,比如,他当时收购的另外一家电子地图技术提供商deCarta,一般人都以为是他投资NAVTEQ的组合,”

    “现在我发现,其实,那项投资最重要的一个目的,是引起谷歌的注意,并最终成为投资谷歌的敲门砖,”马克看着马丁说,“你也知道那两位对待资本的态度,”

    这事马丁自然知道,谷歌的那两个小伙子,是硅谷对风投最警惕的两位,并且是第一起成功的驾驭了红杉和KBCP这样顶级风投的创始人。

    “冯能成功投资谷歌,并成为第大个人股东,剔除其它的因素,这项当时大家不解的投资,在这个过程里,发挥了很关键的作用,好了,你自己看过后就会知道,”

    已经进入办公室,马克点开电脑上的一个资料夹,“时间紧迫,关于冯的所有资料,我都是通过网络收集,这些,是近期的一些报道,”他指了指旁边不多的一些纸质资料,“主要是关于DOOR的,”

    马丁不说话,马上看起来,听上去,马克居然对冯一平非常推崇,他想知道原因。

    …………

    办公室里很安静,马克依然在网上收集相关资料,主要的途径,还是冯一平作为股东和战略总监的谷歌搜索。

    电动汽车的生产,对他们俩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需要了解的相关知识太多,而现在还没有进入纯电动车生产这一行业的公司,他准备借鉴原来传统汽车公司的经验,确定和细化项目正式启动后的工作计划。

    工作间隙,他会看看马丁那边,发现马丁看着眼前的电脑,比自己还要专注,看来,这位冯的资料,也吸引住了他。

    四十多分钟后,他听到马丁起身,抬头一看,马丁端着一杯水靠在他的办公桌上,“看了,确实是一个很有眼光的家伙,当然,运气也很好,而且,公关业做的不错,”

    马丁此前对冯一平的了解,相当片面,除了他的那本书,就是冯一平带着两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风头。

    可是,冯一平的财富,虽然在国内还算不错,但在美国,特别是硅谷这样巨富辈出的地方,真不算什么,所以他并没有过多关注。

    今天系统的一看,发现那真是一个,怎么说呢,至少是比自己还要幸运的人。

    了解冯一平在国的投资,他们主要是通过嘉盛官网,当然是英版。

    和国内所有的公司网站一样,嘉盛在网站里也设置了“领导关怀”这一项,那下面,第一项就是冯一平在赴美当交换生之前,获得青年五四奖章的时候,和当时的副主席,现在的老大,在怀%仁堂前的合影。

    那张照片里,还有当时的首都市%委书记,现在的********,只是马丁他们这两个老美,只认得出来一把手。

    此外,还有冯一平跟老院长的合影,老院长,不少美国人也都认识,还有一些他们不认识的部长,当然,那些他们就不太关心。

    虽然在国内,很多人说把美国的老百姓,都不在乎他们国家的领导人这些政治人物,其实这真是一批砖家叫兽断章取义的片面之词。

    在美国的很多家庭,客厅里除了放家人的照片,主人和美国政坛人物的合影,也一定会占据一个显眼的位置。

    年纪轻轻的冯一平能做到这一点,那至少说明他本人很成熟。

    “那么,我们欢迎他的加入?”马克笑着问。

    “不,”马丁抱着双手,“我认为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合作伙伴,是像艾伦那样在这一领域有经验和技术的人,在这一点上,我不觉得这位冯能给我们提供多少帮助,”

    “冯关注这一领域这么多年,而且早就筹备,应该不能说没有经验吧,”马克小心的避开了一些字眼,没有说冯一平比他们还早关注到了这样的需求和市场。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位老搭档,非常的骄傲和,自傲,只有像自己这样的性格的人,才能和他好好配合,他这样的人,面对另一位同样优秀或者更优秀的人时,一开始,可能是排斥的。

    确实如此,现实生活就是这样,两个优秀的人,有时会惺惺相惜,但也会出现另一种情况,因为一些人性格的原因,在见到另外同样优秀的人,或者是比自己还优秀的人时,很有可能就是无由相弃。

    “另外,你也知道,这样的项目需要的投入,不是我们能负担得起的,这位冯,资金充沛,公司有钱,我们不是更容易招募到理想的人才吗?”

    “马克,拍档,我完全没有其它任何的意思,”彼此搭档多年,马丁听出了马克没说出的那些意思。

    只是马丁不知道,他这解释,如果用国的一句俗语来说,那就是此地无银百两。

    “我这样做,真的是为我们的利益考虑,资金当然需要,但是你相信我,只要我们的项目有了起色,拉来资金不成问题,”

    “但是你想想,如果现在就让冯加入团队,那么,他也是创始人,以他的财力,我们能占到多少股份?所以,我认为,哪怕是让他加入,也要在后期,”

    “可是,难道你就没想过另一种可能,冯自己也成立一个新的生产电动汽车的公司?他比我们有优势,ACP,他是第二股东,他自己生产锂电池,他在硅谷也比我们影响力大,他财力比我们雄……,”

    “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你觉得我们能竞争得过他吗?”

    “马克,优势有时也会变成劣势,ACP的技术,和他的锂电池,并不一定是最好的,那到时这些优势,反而会成为拖累,”

    “大不了我们先不用ACP的技术,“马丁豪气的说,“这样的新领域,有很多种技术解决方案,相信我,只要我们做出了一些成绩,你说的这些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不过,你说的一点倒是提醒了我,我们必须马上成立公司,关于公司的名字我都已经想好了,一定要抢先,不能让别人注册,”

    “你说的是,特斯拉?”马克稍微一想,说出了一个词。

    “哈哈,不愧是我的拍档,你觉得怎么样,不错吧,”马丁大笑。

    “其它的先放一放,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注册公司和这个商标,”

    “等等,”马克在电脑上打开商标专利局的网站,飞快的搜索着,“这个商标,已经被人注册,”

    马丁的笑戛然而止,“谁?什么时候?我看看,”

    他抢过电脑,看到了他心仪的特斯拉商标,两年前已经被人注册,下面的索引显示,这个商标的所有人,是一家国的集团公司,这家公司他很熟悉,“嘉盛!”

    “那你觉得我们要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吗?”马克问。

    马丁没说话,一脸的灰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