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大好,胃口自然大开,之前进行的谈话,很费脑力,也就很消耗体力,所以,在餐厅里,还没等前菜上来,他们仨很快就把两框佐餐的小面包吃得干干净净。

    好在这是高级餐厅,不然他们人的做派,还真会让人多想,鉴于他们仨今天也没有穿什么高定的衣服,单纯从外表穿着上,也很难看出他们的两位,其实是亿万富翁。

    看马斯克的样子,好像要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能不能让我喘口气?刚才几个小时的长谈,我轻松吗?

    而且,已经达成合作的意向,接下来就主要是一些很严肃的话题,比如投资份额,分工等,这样的话题,不好在餐桌上讨论。

    “两位去过国吗?”

    “很遗憾,没有,”那两位都摇头,同时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那,应该吃过餐?”

    “吃过吃过,我喜欢鱼香肉丝,”为了证明,斯特劳用很怪异的说出了一个菜名。

    “我喜欢辣子鸡丁,还有麻婆豆腐,”马斯克好像是咬着牙齿,最后也用报出了两道菜名。

    得亏他们说的这样,就是老外最喜欢的那几样,不然,冯一平要猜出他们说的是什么,还真得费一番力气。

    吃东西的喜好上,也能看出人的性格,看来从按毛爷爷的说法,不吃辣椒不革命,马斯克喜欢吃这两道菜,难怪做了这么多开创性的事。

    “你们吃的快餐式的餐,严格的说,只是本地化后的式快餐,真不是餐,我欢迎两位有时间,能去国看看,餐,真的跟国化一样博大精深,”

    “而且不少的餐流派,在几百上千年以前,就在强调天然,现在好莱坞明星引领的吃素潮,在我国,同样有上千年的传统,”

    他这也不是瞎扯,虔诚笃信的佛教徒开始吃素,是自南朝时梁国的梁武帝时起,这样算,都近1500年。

    要说比有传承和记载的历史,我们在世界上真没什么对手,来自南非的马斯克和地道的美国人斯特劳,听了冯一平的说法,自是大感惊诧,1500年前?

    “真遗憾,我只到过澳洲,”马斯克说,“有时间,真的希望能去领略一番,”

    他去澳洲的事,冯一平也知道,就是他和现任妻子贾斯汀度蜜月,顺道去看奥运会,然后,他就被合作伙伴解除了PayPal的职位。

    “我也希望,你们能深入考察国巨大的市场潜力和高效的生产力,”冯一平说。

    没办法,到他这个地步,好像很难正儿八经的闲聊,闲聊,也是为了说正事。

    “十几亿人的市场,我们是应该重点关注,”马斯克说。

    不用分辨,冯一平就知道他这样说,肯定是只是礼貌,这一点,从后来特斯拉的布局上就可以看出来。

    在特斯拉推出S系跑车的时候,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时的特斯拉同样只是嘴上说重视,何况是在世纪初的现在。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持续深入,在我国,拥有实际购买力,拥有超过百万美元财富的家庭越来越多,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也越来越完善,因此这几年国的车市,非常繁荣,”

    “我就说一组简单的数字,00年时,我国的汽车产销量,不过双双突破200万,但按我们汽车网的统计,到今年年底,这一数据绝对超过400万,接近500万,年翻一番,考虑到其他因素,保守估计,到08年,我国举办奥运会的时候,这一数字应该非常接近1000万!”

    果然,数字还是最有说服力的,之前,如果他们俩是敷衍,现在则真的是有几分重视。

    “而且,因为关税等方面的原因,在我们国家,一些高端汽车的售价,你们可能想象不到,至少是国外同期售价的倍以上,比如,奔驰入门的C级车,在我国的售价,如果折算成美元,在这,绝对可以买一辆低配的S级,”

    这样的事,马斯克和斯特劳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2000年,我爸买了一辆别克世纪,成交价格如果按当时的汇率换算成美元,已经超过5万美元,”

    “至于奔驰的S系,和宝马的系,在国的售价,如果换算成美元,都在20万美元以上,但是,这样的车,在国很多地方,随处可见,所以,真不用担心国消费者在汽车方面的消费能力,”

    “5万多美元的别克,20多万美元的S系?”斯特劳感觉这听上去像天荒夜谭。

    “这样的情况,看起来还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想从一开始,就把国的市场当做一个重点来抓,最好,是我们能够在在国投产,这也是为什么我还希望两位也能去考察国的工人素质和生产力,”

    “如果在美国,我们一个月能生产1000辆整车,那么在国,因为工人工资,在整体的生产成本更低的情况下,一个月至少能生产2000辆以上的整车,”

    这是冯一平保守的估算。

    特斯拉多年一直亏损,跟它每年有限的生产能力也有关系。

    冯一平可不希望自己牵头的特斯拉,也陷入股价一直飙升,但实体一直亏损的怪圈。

    特斯拉S刚推出来的时候,在国内是多么火热?如果当时能及时供应,并解决充电的问题,那特斯拉的发展,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所以,就是从个人利益角度考虑,冯一平一开始就决定,将来一定要在国内同步投产。

    另外,他的这个决定,当然有其它因素,虽然不可能让特斯拉诞生在国内,但是,他还是希望,以自己为主的特斯拉,能够带动国内的电动汽车产业的整体发展,不至于像后来一样,大家都在嚷嚷着要在电动汽车领域弯道超车,其实在这一领域同样是在追赶。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么这样的规划,是完全合理的,”

    以低成本,获得高产能,这样的事,他们怎么能拒绝?

    “听你这么一说,我希望能尽快去国看看,”马斯克说。

    “谢谢,”冯一平听了他的表态很欣慰,这是他早就有的规划,哪怕其它合伙人不同意,他依然一定要做马斯克现在原则上表示赞同,那再好不过。

    “我先欢迎你,”冯一平举起酒杯笑着说。

    因为后来被各种人代表了太多次,冯一平现在说话很注意这个问题,他并没有说什么“我代表热情好客的国人民欢迎你”之类的话。

    “冯,你现在在国美国两边跑,两边都有很多工作,我现在也要把精力放在SpaceX上,那么,这个公司,将来由谁负责?”马斯克还是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如果能够担任我们的的CTO,我想这是我们的荣幸,”冯一平端起酒杯对斯特劳说。

    原本对这个人,他是一无所知,这两天,他同样收集了他的不少资料,才知道,这位他本以为是酱油党的家伙,原来也是一个地道的牛人。

    这个今年刚过而立之年的家伙,出生于美国的一个机械世家,他曾祖父那一代,在19世纪90年代,就成立了斯特劳贝尔机械公司,为美国的船舶业,生产出第一批内燃机。

    受家族传承的“自己动手”理念的影响,少年时的斯特劳,就已经是一名疯狂的极客,开始了自己的各种尝试。

    在斯坦福大学就读期间,他通过自己开发软件,制作控制系统和充电装备,成功的把一辆破旧不堪的保时捷,改装成一辆电动车。

    他还带着那辆车去俄勒冈参赛,虽然续航里程只有0公里左右,但他的那辆车,却打破了世界记录,成为当时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电动汽车,128秒里,就加速到914英里每小时。

    ACP的艾伦不来,斯特劳可以说是技术总监最合适的人选。

    “不,是我很荣幸,”斯特劳举着酒杯跟他们俩碰杯。

    “干杯,”马斯克高兴的说,他同样认为斯特劳是最适合这个岗位的人。

    冯一平并不知道,这位**斯特劳贝尔,正是后来特斯拉的CTO,是隐藏在马斯克身后的特斯拉大功臣,也是马斯克最离不开的技术合伙人。

    “至于CEO,我暂时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很快就会联系我,”冯一平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