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15章已经能看,再一次诚挚的向各位道歉,非常抱歉给大家带来的麻烦和不便!也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谅解,这样的少见的技术问题,真不是我个人能左右的。≯>≧≦我会一如既往的用心码字,期待各位亲的继续支持!

    香港,此时也已经阴霾尽去,绝对是因祸得福的李家伦,在溺爱的老妈的保护下,终于再不用像他老爸说的那样,以一个普通工人的身份,在内地的工厂一线,老老实实的干上一年。

    不过,终究不可能跟以前一样轻松,他现在已经在家里的公司上班,而且依然是从底层干起。

    但是,公司的底层,再怎么辛苦,也比内地工厂的一线要好上很多倍。

    况且,在香港的公司,谁不知道他是董事长的独子?辛苦的事,哪轮得到他去干?想巴结他的人多的是。

    当初在旧金山一起玩耍的那些伙伴,现在的境遇也都跟他差不多,都在自己公司里历练,所以,他们的会面时间和地点,也都有了改变,一般都是在下班后,在一家会所里小聚。

    这也是他们这些人必经的一步,有部分人还真的就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

    “我总算是能体会,为什么我爸那么大年纪,依然坚持每天早起上班,”在雪茄吧里,一位笑着说。

    此时的他们,一个个都西装笔挺,妥妥的成功人士模样。

    “一大群人听你指挥,漂亮女职员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你,这感觉很爽吧!”

    “还真就是很爽,”几位都笑。

    对他们这些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来说,追求的事情,真的和一般的同龄人不一样。

    “阿豪,你怎么闷闷不乐?”李家伦看着在喝闷酒的罗豪问,“工作不顺,还是情场不顺?”

    “你们能不知道?”罗忠豪非常不爽的翻了个白眼。

    “阿豪你哪来这么大的怨气?我们可不是你的手下,”另一位公子见他这副模样,也有些不爽,重重的把酒杯一顿。

    “怨气?呵呵,是,你们不是我的手下,但这事,还就是因为你们,”罗忠豪伸着手,把当初的几位挨个指了一遍。

    “有话直说,”李家伦也见不得他这副样子,“当初的事不是早就过去了吗,难道冯一平还要翻后帐?”

    “呵呵,对你们来说,当然是过去了,过不去的只有我,”罗忠豪依然冷笑。

    “究竟怎么回事?”他这样的反常的举动,让大家都有些紧张。

    他们不是过去的他们,但冯一平更不是过去的冯一平,已经是内地富,如果真的准备再找麻烦,那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当初的代价,是我家以那么低的价格,卖了那么好一家酒店给他,”

    “阿豪,话可不是这么说,你家那家酒店的售价,说不上贵,但是,低价也说不上,而且,别忘了,除了他嘉盛的收购款,我们几家,不也每家都补偿了一大笔?”

    “那算什么,你们难道没听说,最近一段时间,港府正在和央加紧磋商,好几项大政策即将出台?”罗忠豪问。

    “哦,你说的是这个?”众人恍然大悟。

    对这些事情,他们自然也是略知一二,“cepa已经签署,难道自由行马上也会落地?”

    上月底,%央财政部和香港财政司,已经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简bsp;  这是%央为了提振**之后,香港经济的一系列安排,最重要的一项,这是一项具有现实和长远意义的重要安排。

    这项安排,主要是逐渐减少到最后取消所有内地和港澳地区之间贸易的关税,逐步实现服务贸易的自由化。

    这是关于内地与港澳经贸关系的重大决策,既遵守了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又符合地经贸交流与合作的实际,对于促进地经济优势互补,共同展,保持港澳地区的长期繁荣与稳定,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如果香港普通的市民还感觉不到什么特殊之处的话,他们这些有钱阶层已经享受到了这项政策带来的好处,赴内地投资,已经比以前要便利。

    而对主业是酒店业的罗家来说,自由行如果成行,那对他们家的影响将非常直接,来港购物旅游的内地客,将会让他家旗下酒店的入住率大幅提高。

    “最迟不过本月底,自由行就会落地,”罗忠豪说。

    “你大姐这可不够大气啊,当初决定出售那家酒店,也是正常的商业决策,即使没有那件事,那家酒店也可能出售给赵一平,或者钱一平,你说对不对?”

    “就是,何况有了那么大一笔资金,你们罗家在内地已经投资了好几家酒店好不好,你之前不是还说,效益都非常好?”

    “何止,你们难道忘了,阿豪不止一次的说过,这是他大姐做的投资回报比例最高的一桩生意,”

    “是啊,年初时,不是圈子里都在说,内地的富,商业天才,不也败在我们香港的一位千金手上吗?”

    大家嘴八舌的,说起了罗忠豪和他姐姐罗欣兰之前的得意。

    “把便宜都占尽,商场哪有这样的好事,阿豪,你就知足吧,”

    知足?罗忠豪其实对这事没什么感觉。

    只是这两天,一向温尔雅的姐姐,对自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就没一句好话,她办公室的电话已经换了两部,电脑也更新了一台,想起姐姐的雌威,他真的有点害怕。

    “所以说,还是我们男人大气,”几个人笑。

    这话有一定道理,但还没说到根上,罗欣兰主要不是后悔,而同样是感觉非常挫败。

    在成败得失上,一些女人其实看得更重,原本这是她接手家里酒店生意以来,最出色的一项交易,没想到,冯一平居然又一次笑在后头。

    名校毕业的她,对一些问题看得很清楚,cepa和自由行等一系列政策的推出,是给经济疲软,增长乏力的香港带来的一剂大补针,不是那些眼界低的市民所想的,只会对服务业有好处。

    比如自由行,先直接受惠的是零售业和旅游业不错,但之后,必然会然后带动饮食和酒店,再带动交通,紧接着,会拉升类似莎莎国际,大加乐集团等等零售股的业绩,之后抬高地价和租金,从而拉升类似长实,恒基等地产股,再拉升交易量、拉升港交所指数……。

    服务业的提升,只是大家能看到的最明显的提升,但自由行连带的结果,最终会拉动地产和金融产业,这就是拉升香港的整体经济。

    反之,如果没有自由行,莎莎,大家乐等肯定关闭一定门店,从而影响业绩,股价必然大幅下滑,由于关闭了门店,租金必然下降,本来就一直阴跌,不景气了好多年的房地产,只会继续跌,铺位卖不出,租不出,利润大减,业绩下滑。

    这最后将反应在股市上,地产股股价继续下跌,权重股下跌,必然导致恒指下跌,交易量必然萎缩。

    交易量萎缩,交易低迷,金融业必然大受影响……,香港的未来,就会和日本一样,陷入长期的停滞,不,甚至会比日本更惨,因为在香港经济里占大头的,就是服务业、地产业和金融业。

    这样都不行,香港的明天,还哪有希望?

    顺便说一句,代表特和%央政府磋商自由行事宜的梁先生,是后来的第任特,在任内,这位大力促成自由行的功臣,又提出了收紧自由行的政策。

    不得不说,冥冥之的一些安排,让有些事看起来很有讽刺意味,特别是在当初,%央早就提醒过特区政府,要注意后续的影响。

    罗欣兰站在办公室里,又一次远眺着那家已经换了主人的酒店,她非常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快就出台这样的政策?为什么要让自己最得意的一件事大打折扣?

    会所里的几位也在谈论这件事,“我现在是越来越相信运道这事,你们说,冯一平当初同意收购的时候,肯定也不知道后来的**和自由行吧,这运气!”

    “时也命也,”另一位老气横秋的说,“对了阿豪,你们家在内地投资的收益,会比将来地价上涨,导致酒店总资产上涨的这一部分要多吧,”

    这话,就有几分调侃和幸灾乐祸的味道,他们这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彼此间看不惯,也很正常。

    李家伦这会没有心情去奚落罗忠豪,他也非常想不通,这个冯一平,为什么一直有这样的好运气?为什么他的所有商业决策,看起来都是在最合适的时机出台?

    他怏怏不乐的灌了一口酒,感觉到手机震动起来,一看,是李方成来电,前些日子不是还跟我摆架子吗?不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