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位稍微跟他多说了几句,“年轻人,这可是造车,不是你之前在硅谷造的那些小玩意,你知道一辆车有多少个部件?几千个!

    这些零部件来自全球各地,你知道管理这样的供应链有多复杂?”

    “你在硅谷造的那些东西,比如电脑,你完全不用生产任何零部件,到配件店里采购配件自己按需组装,然后装上驱动,装上操作系统,你就造了一台能用的电脑。

    可是,你知不知道,在汽车界,我们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协议,简单点说,福特的车灯控制器,完全不能用在我们通用的车上,同样是博士的ESP,我们汽车上使用的,也不能安装在福特的车上,”

    他玩味的看着非常惊讶的马丁,“那么,你明白造车这事有多复杂吗?”

    “我明白了,”马丁点头。

    “那就好,”那位专家点点头,“你最好还是收拾行李回硅谷,做你熟悉的那些小玩意,”

    马丁把杯里的威士忌一饮而尽,“我明白了为什么他们两位说,要给汽车行业带来一些改变,”

    “我完全不能相信,也完全无法想象,在科技如此发达,都已经流行跨界协作的今天,汽车行业竟然如此的封闭,不,如此原始,”

    “这绝对不是一个健康的业态,这也不是一个能够健康发展的业态,如果还这样固执的坚守这些过时的、不合时宜的、早就该抛弃的排他性习惯,你们终究会喝下自己酿下的苦酒,我想这个时间不会太长,难道你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吗?”

    刚开始说这番话的时候,马丁觉得有些愤怒,但到后来,他却慢慢的振奋起来,感觉自己就像堂吉柯德一样,身上充满了使命感。

    “如果说在此之前,我对这个项目,只有9分的信心,现在,我就有了12分的信心,斯蒂芬博士,相信过不了几年,你就会重新认识我们这些只会在硅谷做小玩意的家伙,”

    他这像宣言一样的一番话,把斯蒂芬博士说得有些愣神,旁边的一位朋友,自然也是汽车业的,笑着问,“怎么了斯蒂芬?那个年轻人是谁?”

    “没什么,”斯蒂芬摇摇头,看着那个已经走出酒吧的年轻人,“一个喝醉了的家伙而已,”

    马丁的那番豪言壮语,在他看来,那就是疯言疯语。

    他万万想不到,马丁这家伙,会有超级乌鸦嘴的潜力,他今天说的这些话,后来真的一语成谶。

    走出酒吧的马丁,看着身后热闹的酒吧,周围林立的大厦,远处高耸的通用总部,站在这个灯火通明的现代化大都市街头,却真切的看到了这座城市光鲜底下的沉沉暮气。

    底特律这个原来在他心目,象征着机械工业科技前沿的汽车城,现在在他眼,不过是披着一件现代外衣的蛮荒部落。

    他打电话给冯一平抒发了自己的感慨。

    “所以啊马丁,这也是为什么我说我们这辆车的所有部件,全都从头开始做,”冯一平在电话那头说,“我们就是想用一部分通用部件,你会发现,那个成本同样高昂,”

    确定做这个项目以后,冯一平才发现,特斯拉后来的一些创举,可能与其说是他们的坚持,出发点是为了把车辆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还不如说是被逼的。

    汽车行业,和马斯克所从事的航天行业一样,同样是一个非常排外,完全没有共享精神的行业。

    马斯克和特斯拉后来决定,向所有的同行开放自己的专利,除了想让更多的人把这个蛋糕做大,怕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在这一点上,冯一平倒有些喜欢国内的汽车行业。

    虽然国内汽车准入很难,但是至少国内汽车行业共享精神还不错。

    他清楚的记得,在SUV刚火起来的那一阵子,市场上那么多品牌的SUV,可能最大的不同,也就只有品牌,从零配件,到生产工艺,到生产线,可能都是一模一样的。

    当然,后来他们是不是步了类似美国汽车行业的老路,冯一平不太清楚。

    “马丁,我觉得,你是不是可以转变一下思路?这些成名已久的专家,会分外爱惜自己的名声,而且由于优渥的收入,他们不敢也没有创新的勇气,所以我认为,说服他们加盟,可能会比较难,就是这样的人,加盟我们这个年轻的公司,究竟是助力还是阻力,还真不好说。”

    “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从这些专家的年轻助手入手?他们有经验,有技术,又好在思想并没有固化,更重要的是,他们并不会反对创新和改变,你认为呢?”

    “谢谢你冯,你说得很有道理,我会调整目标,主要找那些青年的专家,”

    …………

    托非常善于搞宣传的马斯克同志的福,冯一平又一次在美国登上了头条,不过,这一次,不像他之前带领旗下公司成功上市的那两次一边倒的褒扬,倒有点像他的蓝海战略刚在美国面世的那会一样,有些褒贬不一。

    不过,对他那本书的争论,看起来还是学术之争,但是这一次对马斯克那番豪言的争论,倒是像地域之争。

    西部的媒体,非常支持马斯克、冯一平,还有他们初创的特斯拉,不少报道都很有预见性的说,“我们相信,美两国这两位优秀年轻人的此次合作,将在未来颠覆这一行业,”

    “也许现在的特斯拉,是个还不会走路的婴儿,巨头们可能会对他不屑一顾,但是,我们相信,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模仿和跟随者投入这个行业,到那时,那些墨守成规,长时间没有创新的汽车业巨头,终将会颤抖。”

    至于东部的那些媒体,则是像打了鸡血一样,在报道里对特斯拉和马斯克的豪言,极尽嘲讽之能事。

    底特律新闻报说,“两位所谓商业天才的现实版格林童话:他们甚至都不会换一个轮胎,现在却扬言,要颠覆整个汽车行业,”

    底特律自由报说,“在我们成千上万的科研人员为了新技术而努力工,当我们的生产厂几年更新一次我们的汽车产品时,马斯克却说,我们汽车行业已经太长时间没有经过改变;当汽车领域的顶级专家们纷纷表示,这一行的研究,还有非常长的路要走,连他们这些走在行业前沿的人也看不到终点的时候,马斯克却说,传统汽车制造业已经走到了尽头……,”

    “我们都知道,天才的马斯克先生,把每个人都当作一台电脑,我们善意的提醒他,是不是应该检查一下自己的软硬件,因为正常的逻辑,推导不出这样的结论。”

    冯一平看到这里,忍不住想笑,马斯克的这个观点他知道,他是真的把人和电脑拿来作类比,他说,一个人的硬件就是他的身体和大脑,他的软件是思考方式,思考方式、价值观、习惯和个性。

    所以马斯克一直认为,学习,就相当于下载数据和程序到大脑的过程,在教室里听老师上课,就像是慢得离谱的下载,他因此更喜欢自学,这也是为什么这个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家伙,后来反而被人们誉为“钢铁侠”的缘故,他自学学到的东西,比在商学院学到的更多。

    不知道马斯克看到东部的这些报道作何敢想,反正现在的冯一平,觉得这些报道还不够,眼下闹得还不够大,因为没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出来反对。

    这些重量级人物的反对,其实是对特斯拉免费的宣传,会让更多的人关注他们这个初创的公司,鉴于推出产品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特斯拉在公众面前持续保持热度,非常重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