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梅耶尔现在是谷歌的门面,那金翎就是嘉盛集团的门面,年轻的首富董事长并不经常露面,各类必须出席的会议、论坛,都是由她前往。

    所以,执掌着国内最知名民营企业的金翎,现在是各类财经杂志和报道上的常客,偏偏她又是一个美女,还是一个尚未成家的美女,很多时候,关于她个人的话题,比嘉盛集团的还多。

    但是,这位在外人看来几乎集合了所有现代女性优点,比不少女明星还要受欢迎的美女总裁,在集团内的员工看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拜托,你们只看到她在镜头前面端庄微笑,柔和内敛,等你们看到她在公司里柳眉倒竖,煞气侧漏的那一面,才可能会改变看法吧!

    据说她在和董事长讨论工作的时候,同样言辞犀利寸步不让。

    什么,你依然痴心不改贼心不死?那对你这样的花痴,还有什么好说的?

    金翎带着大帮人马,在午抵达首都机场,让各公司和各分店负责人松了一口气的是,她并没有第一时间检查各公司的工作,而是带着相关人等,直接抵达嘉盛商务区的施工现场。

    现场施工负责人,迅速向上报告了这个消息,马上,承建单位的好几位高层负责人,迅速赶到了现场,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能和这样的大美女总裁打交道,多少算是一件惬意的事不是。

    很好找,在忙碌的工地里,一大群人围着一位穿着灰色西装,头上扣着一顶黄色安全帽的年轻女士,看上去,比在电视里看到的还要更漂亮生动一些。

    看着她被人簇拥着上楼,几位身娇肉贵,很少在这样的天气里到施工现场的建筑公司高管,擦了把额头上的油汗,跟在后面往楼上爬。

    这整个过程,金翎一直没说话,只看,只听周围的人说。

    等到从楼上下来,建筑公司的几位才终于能挤过去跟她握手,“你好金总,我是二建的……,”

    “我是铁……,”

    “我是建……,”

    “大家好,几位这边请,”金翎带着他们朝大厅的一角走,离开大部队一段距离。

    “金总,我们感谢嘉盛集团给了我们公司这么多工程,为了聊表谢意,我们公司的领导已经略备酒水,希望金总今晚能拨冗赴宴,”

    “对,金总,到了首都,是应该让我们做东,”

    这几位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说。

    金翎对他们的邀请不予置评,“你们也是二建、建和铁的?我怎么觉得,诸位和同样承建了我们上海嘉盛大厦的二建、建和铁,就不像是一个公司的呢?”

    她这番话,让一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看她粉面含霜的样子,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方助理,把刚才看到的问题,向这几位通报一下,”

    跟过来的放颖芝拿着一个件夹,开始不紧不慢的念,“各位领导,在刚才简短的时间里,我们累计发现以下问题,一,现场管理混乱,原材料随意堆积;二,安全标示不够醒目;,施工工人没有按要求佩戴安全帽;四,北面安全网有破损;五,楼上有不止一处便溺……,”

    方颖芝每读一条,赶过来的这些人,脸上就更红了一分,这事办得,送过来让一个小女子打脸嘛!

    被直接打脸的不是他们,是嘉盛那位来自上海,总是温尔雅,风度翩翩的周总,“周总,你必须就对商务区工地监管不力,向集团做检讨,方助理,通知财务部,并在集团官网上公布,对首都工地安全工作的懈怠,周总负有领导责任,根据集团的安全生产管理条例,扣除他本月所有奖金,”

    “金总,我服从你和集团的处理决定,”周新宇低眉顺眼的说,“我们一定马上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虽然明白金翎这是做给外人看的,不过,他心里其实也在滴血,要知道,为了合理避税,他们的薪酬组成里,基本工资只占一小部分,奖金才是大头。

    “几位和贵公司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们嘉盛一贯非常重视安全问题,也希望几位能理解我们业主的担忧,真正重视这个问题,”

    “好的,我们一定马上自纠自检,马上整改,”

    虽然不在大太阳底下,这几位却感觉比在外面大太阳底下曝晒还热,再也没人热情的邀约金翎赴宴。

    二楼,一位工人几乎一字不漏的听到了楼下的对话,听着楼下那些公司领导,唯唯诺诺又紧张的话,他就像喝了一瓶冰镇啤酒一样,心头大爽。

    不过,这样的事,依然会无损于金翎的公众形象,因为今天这事,那几位吃瘪的家伙,肯定不会往外说,顶多以后对金翎敬而远之。

    …………

    金翎大动干戈的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自然不是为了首都工地的安全,而是因为银行的贷款,已经进入了最后审批阶段。

    门内大街的工行总部,此时正在举行会议。

    虽然只是一笔贷款业务的审批,相关职能部门的头头脑脑们都一个不落的赶来参会。

    调研核查嘉盛集团事务的负责人,站在幻灯幕布前作报告,“嘉盛集团公司的结构和组成如下……,这是经我们多方面核查,嘉盛集团各公司固定资产数值,这是各公司银行账户里资产……,这是各公司最新的负债情况,”

    这张表,是最出乎在座所有人预料的,嘉盛集团的很多公司,这一项的数值都是零!

    仅有的那几家,都是因为有工程正在施工,还没到结算日期。

    “这是嘉盛去年各公司的营业额和回款数额……,这是今年的数据……,这是最近几个月,嘉盛集团每天的现金流量数据……,”

    “以上,就是我们这一段时间的工作结果,”

    拉上的窗帘被拉开,会议室里再一次亮堂起来。

    “如果之前,我们还对那位冯总头上的首富头衔有些质疑,现在看,这还真是一件确定无疑的事,请大家注意,这里所罗列的数据里,并不包含嘉盛集团的海外资产,”

    冯一平如果想拿自己在美国那几家公司所占的股份做抵押,比如谷歌或者NAVTEQ,这个程序会比较复杂,他干脆就没加上这一块。

    “所以,大家的意见呢?”行长不说话,主管信贷的副行长问。

    其实,按国内一些不成的规律,这事现在能上会,又是行长副行长亲至,这就意味着这事没什么大问题,但是,事情往往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这么大一笔的融资,可以说是国内银行对民营企业创纪录的一笔融资,嘉盛居然压根就没有到总行来进行公关,这可是一二十亿美元,上百亿人民币,居然这么点眼力见都没有,这如何能让所有人都支持?断不能开这样的先例!

    一位高管先发难,“嘉盛确实很有实力,发展良好,资产优良,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嘉盛近期扩张步伐非常快,一旦有一个项目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可能马上会危及他们的资金链,类似情况,我们这些年碰到过多次,再根据他们的现金日流量,我认为,一次性贷款这么大的数额,还是要慎重,”

    不少人摇头,副行长说,“连前几个月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嘉盛依然保持了高增长,他们在国内,也没有花巨资投入新的行业,而是在扩张原本表现就非常出色的那几个行业,我看不出他们会有资金链断裂的隐忧,”

    不过,之前反对的那人,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马上又有人质疑,“我们知道,嘉盛申请这笔贷款,为的是海外并购,我们纵观近几年国内的海外并购,很遗憾,鲜有成功者,而且嘉盛这一次是计划收购上市公司,就是收购成功,也不一定能整合成功,这其的风险,不可不防,”

    副行长摇头,“收购美股上市公司,风险还是相对可控,”

    他这话的意思大家都知道,美股还是比A股靠谱。

    之后,反对的声音依然很多,理由也各种各样,信贷工作就是这样,风险始终存在,想找到一个完全没有风险的项目,不可能!但是找一个项目可能存在的风险,那就不要太容易。

    讨论了大半天,行长咳嗽了一声,“不可否认,这个项目是有风险,但是,我们应该正面的看待这个问题,首先,在国内的的民营企业里面,像嘉盛这么有实力,而且管理严格的集团,还真没有几家,这一笔贷款,数额是很大,但是跟我们总的贷款额度一比,占的比例并不大。”

    “其次,我们要看到风险背后蕴藏的机会,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将来布局全球,实行海外并购的公司,会越来越多,这里面,有很多会是民营企业,如果我们和嘉盛的这一次合作能成功,那这就是一个完美的样板工程,示范工程,我们银行,就能在这一领域,占据优势地位,”

    …………

    工地上的那事,集团员工很快就都有耳闻,办公楼里,所有人都在兢兢业业的工作,冯一平的办公室里,金翎在桌前埋头工作,刚被扣掉一个月奖金,并且在全集团通报的周新宇,则有些焦急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不时看表,终于,手机响了起来,放下电话,他欣喜的对金翎说,“金总,批了,工行批了!”

    …………

    一天后,金翎代表嘉盛集团,在工行总部,签订了嘉盛和工行达成战略合作的协议,双方同意,未来将在更广泛的领域合作,协议里双方还约定,因为嘉盛拓展海外业务的需要,工行将为嘉盛提供一笔总额为20亿美元的融资。

    这条消息一出,顿时引爆了媒体界和国内的商业界。

    如果所,之前关于冯一平和嘉盛的一些消息,还不够权威,那么工行的这一笔贷款,就是最权威的肯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