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省分行,刚进大堂,刘继忠就感觉这里的气氛,跟平常不大一样,那些穿着白衬衫蓝西装的银行员工们,比平常好像更兴奋,难道是因为嘉盛那笔贷款的事,可是那事跟这些员工有什么关系?

    “赵主任,”他看到,在通往二楼的宽大台阶上,赵秘书正站在那里,这是等我的?

    “哦,刘总,”赵秘书站在那跟他打了个招呼,却并没有挪动一步。≧,

    “赵主任,我跟黄行长约好了,他在办公室吗?”

    “行长刚刚出去,省里临时有个会,”

    刘继忠的心,一下子又凉了半截,脸上不由的现出怒意来。

    本来约好了却没见到,这样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可凡事就怕有比较,对照今天但报纸上的新闻,他此时觉得特别窝火。

    收我的吃我的拿我的时候,一直都好说好说,没问题,但等到银行来办手续的时候,又这也有问题,那也有问题。

    送一些好处出去,为自己谋得更大的好处,这样的事,这些年刘继忠没少做,难不成你银行的这些人,比那些当官的还不讲信誉,想拿了我的好处还不办事不成?

    他脸上的不满和愤懑,赵秘书收在眼底,“老刘,我跟你交个实底,”赵秘书小声说,“你这事,在行长这,已经没有问题,”

    他明白刘继忠是有多急迫的想得到这笔贷款,也很满意刘继忠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安排,银行这边各种理由拖,说白了,不过是想多从他这里得到更多的好处,现在确实也捞了不少,至少是得给他句准话。

    刘继忠一喜,看来自己这功夫没白费,钱没白花。

    “只是,管信贷的那几位,你得再用用功,”

    这说白了,就是虽然做通了行长的工作,但底下的那些人,对他送上的好处,还不满意。

    不过,这也是一个好消息,知道问题在哪就好,“我明白,谢谢你赵主任,晚上有时间吗,我想把那几位约出来,”

    “这事,你心里有数就成,老刘你自便,我这里有事,”赵秘书急匆匆的下楼,迎向门口进来的一行人,那行人,为首的是一位十出头的冷艳女人,在她那些随从的衬衫口袋处,刘继忠看到了自己不喜欢的嘉盛标志。

    已经有不少银行的工作人员围了上去,其不少看上去身份还不低,赵秘书都只能站在他们身后,“李部长,怎么好意思劳烦你亲自过来?”

    “这样的大事,我不来怎么行?麻烦各位!”李琳被银行的那些人簇拥着,从刘继忠身边经过,朝二楼走,赵秘书也跟在里面,他那态度,跟跟着黄行长时没什么两样。

    刘继忠落寞的站在一旁,看着那一大群人热热闹闹的上去,没人看他一眼,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省内知名的大老板,在这的待遇,连给嘉盛打工的一个女人也比不上。

    不,那个女人身后跟着的那些都不是嘉盛高管的员工,走在这个银行里,都比自己腰杆子直,脸上都比自己自信。

    想到自己接下来还要陪着笑脸给这里的好几位送好处,一时间,刘继忠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不过,也就萎靡了一小会,白手起家奋斗起来的他马上振作起来,问大堂边那些负责办理个人业务,但这会都在叽叽喳喳聊天的女孩子,“请问一下,嘉盛今天来办什么业务?”

    那个眉毛修成一条线的银行员工,不耐烦的抬头看了一眼,认出了刘继忠,他这一阵子,朝这里跑得勤快,而且好像和一些领导关系也不错。

    “跟你说也没关系,我们行昨天和嘉盛达成了战略合作的关系,所以,嘉盛旗下的所有公司,都会把开户行放在我们工行,连在美国上市的怡佳也是,今天嘉盛就是来办这些手续,”

    原来如此!刘继忠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些银行的高管那么热情,为什么这些一线的银行职员这么高兴,嘉盛这样的大户,把开户行改在工行这家网点,那至少这家网点的存款,会一下子增加几十亿,这家分行从上到下,所有的员工,都会受益。

    站在银行门口,他朝到二楼的楼梯那深深的看了几眼,总有一天,我也会得到这样的待遇,他想。

    …………

    硅谷,晚点,草草吃完饭的冯一平,忙着给国内打电话。

    这么大的事,哪怕事前坚持不做任何公关,事后,怎么也得给工行的各位大佬们打电话表示感谢,这是礼节。

    而且,都已经和工行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还想着在工行上市的时候,能有认购的资格,所以很有必要和这些大佬们保持联系,反正坚持自己的底线,不行贿,不搞钱权交易就好。

    之后,他还给央%行的周行长打了个电话,不管这事他有没有过问,上次谈话的时候他主动提起过,那就是至少有关注,而他的关注,当然也是一种支持。

    况且,这样的人物,平时是没有机会联系,现在有这么正当的理由,怎么能不把握这个机会?

    周行长从秘书手里接过手机,“一平啊,这事我已经知道了,好好按你的计划做,不要出什么岔子,还有啊,不要有事才打电话,你的一些看法,也可以和我交流嘛,要是一两句说不完的问题,给我发邮件,”

    在他心目,这个也算是自己学生的冯一平,不只是个成功的商人,他在金融方面的基本功也很扎实,而且很难得,现在就具备全局眼光,已经可以在宏观角度看待一些问题,而且这些看法还比较肯。

    因为出发点和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冯一平的一些意见,对他也有很大的启发作用,上一次的谈话就是如此。

    “爸爸,”阿曼达拉着黄静萍的手,跌跌撞撞的走进来,这小家伙,现在由爸妈牵着走路的时候,都习惯性的整个身子前倾。

    “宝贝,”冯一平抱起她,“爸爸现在要给爷爷奶奶打电话,你记着,爸爸一把话筒给你,你对叫爷爷奶奶,懂了吗?”

    黄静萍摇头,“你居然想到利用女儿!”

    “这怎么是利用呢,这是合理运用优势条件,”冯一平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记住了啊,”

    阿曼达认真的点头,不出所料,一接通,那边梅秋萍就像机关枪一样的一大串话蹦出来,“一平,你这个孩子,你怎么……,”冯一平连连忙把话筒放在女儿耳边,她很配合,忽闪着大眼睛,甜甜的叫,“爷爷,”

    “不,叫奶奶,那是奶奶,”

    “奶奶,”

    贴在话筒上的冯一平,马上听到那边梅秋萍迅速由怒转喜,“哦,我的乖孙女啊,你最近好不好啊,乖不乖,有没有想爷爷奶奶?”

    阿曼达还给不了太多反应,拿着话筒,玩爸爸手上的手表,只是有时会说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那边的梅秋萍听到这些,已经非常高兴,和孙女亲热了大半天,“阿曼达,把电话给你爸爸,奶奶有话和他说,”

    “这么大的事,你就是不跟我们商量,怎么也不提前跟我们打声招呼?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是吧!”跟孙女逗乐了那么一阵,梅秋萍的怒气依然没消。

    “我不是怕你们着急担心吗?”冯一平解释了一大通,那边妈妈还不依不饶的,他马上把电话再塞给女儿,阿曼丹玩桌上的钢笔玩得起劲,不愿意配合,“乖,随便叫几声就好,”冯一平央求。

    冯一平瞒着爸妈,也是没办法,他太了解他们,那00块信用社的贷款,绝对给他们造成了阴影,真是一朝借了信用社的贷款,十年怕银行,况且这一次,又是这么大的数目,爸妈估计怎么都不会同意。

    就这样,梅秋萍那边骂几句,冯一平马上让女儿叫几声,几次之后,梅秋萍也是真的再生不起起来,“我刚才说到哪了,我要说什么?”

    冯一平笑,“你叫我们照顾好自己,”

    “我不跟你这个小坏蛋说,把电话给静萍,我跟她说,”

    总算过去了!冯一平把电话硬塞给黄静萍,自己很不厚道的抱着女儿浏览新闻。

    只刷了几次,他就看到了自己期待的另一条消息,通用的一位高级副总裁,终于站出来对之前马斯克的豪言作回应,“可能在他们的眼,底特律已经被一群根本不知道摩尔定律,尸位素餐的人占据着,”

    “好哇!”冯一平大叫了一声,他希望,接下来,能有更多底特律高层人士站出来,对马斯克,对他,对特斯拉进行批驳。

    而此时,依然喜气洋洋的嘉盛省城大楼里,梅义良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对方自我介绍,是一家叫容城资本公司的负责人,希望能和他有个见面的机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