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各种请托,各种硬推销等,他早就不是第一次遇到。

    不过,从两年前起,他们这些集团领导的手机,已经不在集一般通讯录上公布,能打到他这个号码的,显然都有些关系。

    那团边自称姓吕的那位,好像知道梅义良的犹疑,“梅总,给你打个电话可不容易,我最后还是在孙市长那里拿到你的号码,”

    “放心梅总,我知道你贵人事多,不会耽误您多长时间,能赏脸抽出十分钟,我就很满意,我相信,这十分钟你也不会白花,我想跟您谈的事,对您和您的公司,都会有好处,”

    “不敢,只是这几天事真的很多,这样吧吕总,明天下午两点好吗,我在公司等你,”对方都搬出了孙市长,这个面子还是得给。

    “好的,我一定准时到,不打扰您梅总,”

    梅义良马上就给孙市长打了一个电话,一是要核实一下,这几年,各种冒充大领导亲属、身边工作人员的事,层出不穷,怎么知道这人就不是个骗子呢?

    就是真是孙市长介绍来的,是他的关系,那打这个电话也没事,刚好要让孙市长知道,自己又卖他一个人情。

    “哦,你说老吕啊,他已经给你打电话了?见见也没事,我跟他打过不少交道,老吕这人,还不错,”孙市长说。

    “市长,他的容城集团,主要从事什么业务?”梅义良问。

    “这个,呵呵,见了你就知道,放心,他从事的是正当生意,你要是感兴趣呢,就谈谈,要是不敢兴趣,那也没关系,”孙市长居然卖起了关子。

    …………

    下午一点五十分,嘉盛大厦顶楼,一个头发很用心的抹了不少发油,丝丝缕缕的向后梳,带着金丝眼镜,拎着黑色鳄鱼皮包,穿白衬衫灰西裤,身材偏瘦的年男人,问电梯出口处的那个内勤,“你好,我姓吕,和梅总约在两点,”

    姑娘查了查办公系统里梅义良的日程,确实有这事,“你好吕总,你这边请!”

    五十五分,梅义良打着电话,从另一头的专属电梯上楼,准时两点的时候,吕达宏从会客室被请出来,“梅总已经到了,”

    “您好梅总,久仰久仰,”进了办公室,吕达宏很客气,明明比梅义良年纪要大,握手不但用双手不说,腰还弯了弯。

    “吕总您好,快请坐,”

    梅义良打量着眼前这个找上门来的人,普通话很标准,看长相和打扮,很像江浙一带,或者是粤港那边的人,精明、专业。

    “这是我的名片,”吕达宏递给梅义良一张制作精良,浅咖色的名片,“请多指教!”

    “谢谢,”梅义良也抽出了一张自己的。

    吕达宏的名片上很简洁,除了容城资本和他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再无其它的介绍。

    “不知吕总这次来,有何要事?”梅义良不耐烦跟他兜圈子,直接问。

    吕达宏笑,听说这位梅总,早年混过社会,所以身上还有草莽气,果然如此。

    他这却想得有些偏差,梅义良当了这么多年的集团副总裁,也咬着牙去参加了不少不为面子,是真为了提高能力的培训,待人接物早就和当初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他是真没时间跟吕达宏这样不熟悉的人闲聊。

    这个很好理解,当一个人到了一定层次以后,不可能在随便谁的身上都浪费时间。

    “首先恭喜梅总,贵集团顺利拿到了工行20亿美元的贷款,这就说明了国内权威的金融机构,对嘉盛的肯定。

    这也是国内民企目前拿到的最大一笔贷款,这样的成功,对我们鼓舞极大,而且嘉盛这一次的成功,无疑给我们所有的民营企业,竖立了一根标杆,”

    “谢谢!吕总,请问容城资本的主营业务是哪一块,是金融领域吗?很抱歉,我们公司,目前没有这样的业务和需求,而且,我们以前也没有听说省内有这么一家公司,”

    “梅总,我们从事的业务,比较集,你没听说过也正常,准确的说,我们容城,做的是和银行差不多的工作,当然,我们比银行辛苦得多,”

    “哦,”梅义良多少有点明白。

    “梅总您也知道,银行业因为其特殊性,应该是世界上所有开门做生意的公司里,最牛气的一个,我们都说顾客是上帝,但在银行业里,它却是很多顾客的上帝,”

    “准确的说,很多自然人和法人,想让银行当自己的上帝,银行还不愿意,梅总虽然没经历过,但你应该知道很多公司贷款的难度,我们容城,瞄准的就是这一块市场,”

    “具体的说,我们更灵活,也更为顾客着想,那些不能在银行得到帮助的公司,我们可以根据他们的实际情况,及时为他们提供融资,”

    吕达宏说到这,梅义良已经完全明白,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模一样。

    说白了,这位看上去专业精明的吕达宏所做的事,就和刘继忠那次欠下施工款后,找上的谷哥一样,从事的是一个和妓%女一样古老的行业——高利贷。

    只不过,他这已经改头换面,完全实现了公司化运作,和那位谷哥依然传统的经营方式有很大区别。

    “吕总哪里人?”梅义良忽然问了一句。

    吕达宏一愣,“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吕总,很感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们嘉盛,目前还真不需要这样的服务,”

    “哪里,梅总您误会了,以嘉盛的实力,哪里需要到我们这样的小地方融资?”

    “那吕总的意思是?”

    “我们容城,目前不缺渠道和客户,只是原始资本,虽然一扩再扩,总是不堪使用,有太多从银行拿不到贷款的公司,需要我们帮助扶持,我知道嘉盛集团的实力,所以想,贵公司的一些闲置在帐上的资金,可不可以由我们容城资本代为打理?比如这次借到的这么大数目的贷款,梅总您放心,我们绝对能给出更高的回报。”

    原来他打的是转贷的主意。

    这个事,在我们国家,也真是由来已久,对一般人来说,贷款不是你想借,想借就能借,但对有些人来说,这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就有那些神通广大的人和公司,从银行借到贷款,然后转手借给其它人,赚取高额差价。

    “谢谢你的好意,”要不是看在孙市长的份上,梅义良这会要开口赶他走,“只是你可能不清楚,我们集团的财务管理,非常严格,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关于那笔贷款,我们有专门用途,银行监管也非常严格,不可能随便动用,再一次谢谢吕总你好意,我还有个会,不送,”

    吕达宏面不改色的坐在那里,脸上还带着笑,“没关系,梅总,难得见一面,我想多说几句,您可能把我们容城,当成了一般的那些打着所谓财务公司幌子的公司,”

    “完全不是这样,我们容城,是一家谋求长期稳定发展,正规运作的资本公司,目前主要针对的客户,是市里的各大地产开发商,你也知道现在房地产行业的火热状态,所以,我们公司的运作,可以说是零风险,”

    “同时,我们管理的资金里,不少有官方背景,当然,这里面有个人的,也有一些机构的,这对我们的回款工作,也是一个有力的保证,说实话,一般人想送资金给我们,我们都不会收,我们还是希望跟贵集团这样实力雄厚的公司合作,”

    “再多说一句,我不清楚嘉盛这笔巨额贷款的利率是多少,我猜测,不会超过10%,但是,我们容城资本,可以保证一年20%的利率回报,”

    “吕总,承蒙你看得起,不过,我们嘉盛的财务管理制度,限制了我们从事这样的业务,所以,非常抱歉,”

    不是吕达宏说的条件不够吸引,听他这么一解释,他开出的条件,还真的很有吸引力,这个容城,应该真不是那些打着高回报的幌子骗钱的公司,这应该是一家正规的从事民间借贷业务的公司,当然,肯定不是以这个名义。

    只是,一听他管理的资金里,很多有官方背景,受外甥的影响,梅义良马上对他敬而远之。

    “那叨扰了梅总,您个人如果有这样的需要,我也一定支持,您留步!”

    “谢谢,有需要我一定联系吕总,”梅义良站起来送吕达宏。

    但他现在又哪里缺少投资渠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