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多,阿曼达早就已经睡熟,穿着睡衣的黄静萍,一直呆在套房的客厅里,电视开着,但她的心思,一点都不在电视上,随意不停的换着台,始终留心听着外面动静。√∟,

    终于,走廊里响起一行人的脚步声,之后是接连的开门声,然后,那熟悉的脚步停在门前,她一个箭步窜过去,“回来啦!”

    手里拿着房卡的冯一平,看着她那一低头的温柔苦笑,“不是让你不用等我,早点睡吗?”

    “睡不着,”黄静萍端来早准备好的一杯牛奶,“快喝了,”

    “你看看你,”她细心的脱掉冯一平的皮鞋、外套,看着倒在沙发上一脸疲惫的冯一平,有些心痛的说,“为什么要这么累,这些事,让布坎南他们做不行吗?”

    “这事还真得我做,”冯一平朝里面移了移,让黄静萍也躺上来,抱着她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放心好了,明天还要见几个人,最迟后天,我就真的可以陪你们好好转转,哦不行,怕是得马上回硅谷,”

    “你忙你的,我们没事,我给你放水,你泡个澡,早点睡吧,”

    “你先睡,不用管我,我现在睡不着,”冯一平摸着额头,“真有些亢奋,”

    这也是这两天的常态,这次的事,非常费脑力。

    “今天去了哪些地方?”

    “我们今天去了西雅图水族馆,阿曼达非常喜欢那些颜色鲜艳的鱼,在那个60度环绕的玻璃巨蛋里,兴奋得不得了……,后来还去看了太空针塔,”黄静萍轻声说着,刚开始,冯一平还“嗯”“嗯”的回应,过不了多一会,一点动静没有,再然后,听到轻微的鼾声传来。

    刚刚还说亢奋的他,居然已经睡着了。

    她轻轻的拨开冯一平额前的头发,看着安心酣睡的冯一平,他的睡相,怎么说呢,很自然,没有眼睛半张,嘴巴大开,没有磨牙,喉咙里也没有发出什么怪声,那神态,跟熟睡的孩子一样纯净。

    她忍不住在冯一平脸上亲了一下,冯一平头一动,顺手一扒拉,就把她拢过来,然后,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是睡着了,手在她身上只摸索了两下,就非常准确的攀上她胸前,还揉了揉,这才满足的放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做派,跟女儿有时候也一模一样,黄静萍忍不住想笑。

    你什么时候才能满足,停下脚步呢?看着冯一平的脸,她想。

    不过,她心里其实很清楚,男人,怕是没有满足的那一天,成功了还想更成功,得到了还想要更多……。

    而且,在面对困难和挑战的时候,他们好像有病一样,困难越大,挑战越难,他们居然好像更兴奋。

    就比如这两天在做的事,每天累得不成样子,然而精神状态却是最好的。

    男人啊!

    …………

    在西雅图仅天后,冯一平的“度假”,进入尾声,不过,他还有最后一项行程,参观星巴克总部。

    这也是早就计划好的,这趟旅程值得公开的,也策划好了要公开的部分。

    冯一平其实不太喜欢喝咖啡,只是有时候喜欢自虐似的尝两杯原味的苦咖啡,当然,细究起来悲哀的是,工作之外,他现在好像还真没有特别喜欢做的事。

    星巴克总部大楼,位于南犹他州大道,这是一栋看上去有点年头,红砖的9层建筑,真没有嘉盛旗下的那些大厦气派。

    造型也很常见,两肩平,间是高耸的钟楼,钟楼四面,各立着一面星巴克标志性的头戴星冠的美人鱼logo,不过只露出半张脸——不熟悉的还真看不出来那是什么玩意,似在俯瞰着楼下来自世界各地的星巴克粉丝。

    在楼下迎接冯一平他们这一行的,是一位副总——冯首富在美国的待遇也终于升级,这些公司再也不是随便派一个公关部门的员工来打发他。

    “冯,很高兴您的莅临,”这是一位典型的成功美国男人,身材敦实,已经不在浓密的头发,打理得极为用心。

    迎接现在在美国商业界也不仅仅是以理论出名的冯一平时,热情,但又不失骄傲,略略带着点世界头号大国,和世界一流零售企业的骄傲。

    “谢谢你德鲁克,可不可以,”冯一平没有跟着他朝里面走,而是指了指左边的那家咖啡店。

    他没去过麦当劳和肯德基的总部,不知道他们总部楼下,是不是也会开一家这样的店,但是,等以后有佳有了独立的办公楼,倒是可以借鉴他们的经验。

    好像从这个小气劲上来说,星巴克的这一点,跟自己真有点像。

    “没问题,”德鲁克笑,“这边请,”

    专程安排了一趟这样的行程,冯一平自然不只是来看看而已

    一走进他们总部楼下的这家店,咖啡的香味扑面而来,与此同时,你感受到的,还有那扑面而来的热情。

    收银台后脸上带着不少小雀斑的姑娘笑着说,“你好,欢迎光临,”

    她这么热情,并不是因为工作地点就位于总部楼下,在美国这么长时间,冯一平去过不同地方的星巴克,里面服务员的态度,都是如此。

    这正是他此行重点要考察的对象。

    美国的星巴克,没有它在国开的好多店那样高冷,很寻常的一个场所,这一点,跟冯一平对有佳的定位相似。

    然而,随着分店越来越多,在业内的地位越来越巩固,母公司嘉盛集团越来越成功,现在的有佳,从业绩上看,是一年比一年好,但是,如果真从服务上看,这里指的主要是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和意识,真的比刚开始的时候差太多。

    欢迎用语还是有,但那语气,一般都干巴巴的,别说真诚的笑容,就是一个非常职业的笑容,也很难看到。

    冯一平很清楚,有佳这几年一直保持的高速发展,主要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布点,以及一向实惠的价格,还有所售商品过硬的品质,一线的员工,对增长的贡献,真的不大。

    很多顾客选择有佳,也许是已经习惯,也许是离家近,方便,也许是冲着嘉盛的名声来的,这在目前,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他知道,日后的便利店,竞争将会有多激烈,有佳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将来被赶超,那是肯定会发生的事。

    为了不打扰这里的顾客,冯一平点了一杯原味咖啡后,没有停留,跟我着德鲁克朝楼上走,“德鲁克,为什么你们每一位员工,面对顾客的时候,笑容都能那么真诚?”

    这是一栋可能在美国来说接近物,所以是保护对象的建筑,因为不允许做大的改动,在屋顶上,布设了很多管道,显得有些凌乱。

    德鲁克的回答,却非常美国,“我们星巴克,从191年年开第一件店起,我们的定位,就不只是销售,而是为顾客提供超出期望值的服务,我们销售的不止是咖啡,我们是在传递一种生活方式和态度,”

    这样的回答,冯一平很不满意,拜托,你不是哈佛毕业的,你是佛学院毕业的吧!给我扯这些人的,虚头巴脑的东西,什么企业化,什么核心dna,那都是用来宣传的,我要的是,具体的做法。

    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他继续不耻下问,“重点是,员工如何实践你们的这种理念?而且非常优质的在工作体现出来?”

    “我们的每一位员工,在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时,首先接触的就是公司最坚持的这些理念,这边请,”

    他们来到了八楼,八楼才是星巴克总部的接待大厅,这确实比较奇葩,因为原本接待大厅的位置,被他们开了一家咖啡店——就是楼下那家,老实说,这还真跟冯一平的性格挺像。

    但是,德鲁克这样的说法,冯一平依然不满意,要是知道就能做到,那早就世界和平了好不好!

    德鲁克显然知道了冯一平的不满,在办公室里坐定的时候,笑眯眯的说了一句,“我们一直坚持一个原则,始终把利润和对员工的投入做到最平衡,比如,我们大部分的员工,原来包括兼职的员工,都有公司期股,贵国我们直营店的员工也一样,”

    这才是画龙点睛的一句!冯一平顿时眼前一亮。

    企业化什么的,那都是虚的,员工服务太多好坏的关键因素,可能都还是收入。

    有佳此前折腾来折腾去的那些绩效工资方案,激励计划,现在想想,还是没能解决基本问题,如何让一线的员工,也能享受公司成长带来的红利,这倒真是一个方向。

    “那么,如何均衡不同地区、不同地段门店的员工收入?”

    “关于这个,我们的薪酬委员会,做了一个科学的模型……,”

    …………

    回硅谷的路上,冯一平还在消化最后在星巴克的收获,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也很契合我们一些传统的观念,简单说,就是有舍才有得。

    关键是,即便是知道这个道理,这样的“舍”,还真不是一般人和公司能做到的。

    “舍”之后的安排,也同样重要,不满足的并不只有冯一平,所有人都这样,人心就这样,如果一线的员工,把享受公司发展带来的红利,也视作理所当然,那会不会又和现在一样?

    与此同时,一直在关注嘉盛官网的哈斯廷斯,看到这则报道,总算松了一口气,他是真度假,不是掩人耳目,你就多玩几天吧,最好等我们准备好你再回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