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有人形容,“英雄难过梅林关,超人难过布吉关”,当然,那形容的是后来这几处的交通拥堵,不过现在,对那些想到特区,想进关淘金的人来说,这是他们遇到的第一道关卡。

    人太多,王昌宁站在验证大厅门前的台阶上翘首以盼,终于看到从一辆巴车上下来的肖志杰,高兴的奔过去。

    肖胖胖同学一手拖着一个行李箱,一脸好奇的东张西望,嗯,和以前一样,有不少目光,依然落在周围人群的那些妹子身上。

    “这里,”王昌宁挤过去,在他肩上拍了一下,“看什么呢,死性不改,”

    “老王,”肖志杰高兴拥抱了他一下,顺道把脖子上的汗擦在他的肩膀上,“你这是肿么啦,就个把月时间不见,怎么这么瘦,还这么黑?”

    “别唠叨了,赶紧排队过关,不然到家天都黑了,”王昌宁接过一个行李箱,用身体挡着,塞给肖志杰一样东西,“边防证,拿好了!”

    “我没办啊,”

    “我知道,这是花钱找人买的,你的暂住证没办下来之前,这东西可不能丢,”

    “不会有事吧,会不会被警察叔叔抓起来,”

    “以前会,现在没那么严,再说,你看上去就是有点傻,倒也不像坏人,就是被抓起来也没事,那就真不愁减掉你这一身肥膘肉,”

    孤身一人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呆了这么长时间,好容易见到亲人,王昌宁变得特别絮叨。

    “我就跟在你后头,我要是被抓,你放心,我立马指证你,”肖志杰业务非常熟练的低头在王昌宁衬衫袖子上擦额头的汗水,“这么热,看来我这个夏天真得瘦几斤,”

    王昌宁看着自己白衬衫上的油印,非常无语!

    上辈子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这辈子才会碰上他这么个无赖的兄弟?

    肖胖胖同学的心理素质真的没话说,递上去假证件,还若无其事的跟王昌宁闲聊,“我都想好了晚上要吃什么,要黄鸡,要沙井蚝,还要南澳的鲍鱼……,”

    说得前后左右的人马上流口水,王昌宁也配合,“这次该你请,”

    检查的武警哥哥看了看这个拿着一本杂志扇风的胖子,不言语的把证件递给他,“下一位,”

    “怎么样,咱这功力?”轻松过关的肖志杰自夸。

    王昌宁没工夫理他的吹嘘,拖着箱子在前面快走,“快点,不然赶不上车了都,”

    “大哥,你不是吧,我第一次来,拿着这么多行李,你居然让我挤公交车,当然得是打车啊!”

    “从今天起,你就把打车戒了吧,快点跟上,”

    肖志杰颠颠的跟在后面跑,“我这是到祖国改革开放的前沿来了吗?”

    “别瞎扯,跟你说的你记住了?手机和钱包,一定要保管好,不然上车以后你真还不一定能再看到它们。”

    “这还用你说?早放得好好的,你不就是早来个把月吗,在我面前摆什么老资格?”

    虽然一直不停的斗嘴,但两个人的配合,依然非常默契,不但顺利的挤上了车,还都抢到了一个位子。

    “老王,你这过的,看来比我想的还要惨,不过没关系,哥过来了,哥打救你,从今天开始,好日子就在前面等着我们,”

    王昌宁懒得理会他的疯言疯语,“家具厂就在那边,”

    “哪呢哪呢?”肖志杰连忙凑到窗口,却只看到那边的一片厂房。

    “绿化最好的那一家,”

    “没看到,不过没事,迟早会看到,”肖志杰很兴奋,突然问,“你说,一平第一次到这块热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啊,不知道,反正跟我们不是一样的心情,”王昌宁说

    他这完全是抬举了冯一平,想当初,他两辈子里,第一次来着的时候,跟王昌宁初到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兴奋、激动,又彷徨。

    这一路,对王昌宁来说,早就没什么好看的,就肖志杰依然兴致不减,不时打一下靠在座椅上睡觉的王昌宁,“啊,那就是世界之窗。”

    非常烦人!

    在车上晃荡了近两个小时,终于下车,即使是肖志杰,这会也有点萎靡不振,等到进了租住的房间,他是彻底的不敢相信,“这小区外表看上去挺光鲜,怎么里面这么个样子?老王,你居然连凳子都只有两把,家徒四壁到这个程度?”

    “我这是跟项少龙一样穿越了吗?一下子穿回十年前?”

    “你来了,钱来了,家具不就来了吗,”王昌宁笑,“我带来的那些,付了房租和押金,除开生活费,现在剩下真不多,快去冲个澡,等会带你出去吃饭,不过,你付钱!”

    在五里坳乡下长大的人,就一宗好,乐观,随遇而安,只有一张床,他们俩晚上干脆都是在地上打地铺,连电视都没有,倒是有了很多时间来聊天。

    肖志杰一边抢风扇一边发狠,“明天一定要去好好采购,老王,不是我说你,节流不是好办法,开源才最重要,”

    王昌宁已经习惯了这边的湿热,“你去人才市场转转以后,再说开源的事,”

    …………

    肖志杰拦住王昌宁,“别去二手市场,先带我去家具大卖场转转,”

    肖志杰也杀到,现在把出租房好好布置一下是第一要务,主要是因为,国庆的时候,于连和张秋玲会过来。

    “新的太贵,没必要,”

    “就先看看,了解了解,比较一下,又不一定买,”

    结果,真的只能是看看,不说还要买的电视和冰箱,就肖志杰带来的那些钱,加上王昌宁剩下的,凑一块,都买不来他们计划买的那些家具。

    在旧货市场挑选的时候,肖志杰感慨,“总算体会到了点持家立业的难处,”

    之后,已经好几年买东西不怎么讲价的两位,从旧货市场东边讲到西边不说,连为了五块钱的轮车送货费,都和那老板费了半天口舌。

    家里满了起来,腰包里却瘪了下去,他们只在家里收拾了一天,用肖志杰的话说,都没能去海边看看,都没能在世界之窗前留张影,就被王昌宁带着挤进人才市场。

    一天下来,肖志杰摇头,“难怪你不愿意干呢,”

    对他们这些应届毕业生来说,实习期起薪都非常低,他们租住的地方,对找工作又是一个限制。

    倒不是怕起得迟赶不上上班,主要是以那样的工资水平,每月工资的一大部分,都得花在交通费上,除掉午在外面的一餐饭,一个月下来,剩不了几个钱。

    而且,他们看了,关键是做这些工作,真的学不到什么东西。

    “别挑了,先找个工作做,融入进去最重要,我想好了,明天就去那个广告公司上班,要是可以,跟公司说说,让你也进来,”

    他所说的那个广告公司,自然不是什么国际性4A广告公司,按我们国家的标准,那也就是一个二级广告企业,王昌宁拿到的工作,是找客户,也就是俗称的跑业务。

    光着上身还汗落如雨的肖志杰说,“别,你干你的,我想再应聘几天,广告那种虚头巴脑的玩意,我不相干,我也想干销售,但想销售实际的产品,那样对以后才有借鉴意义,”

    “我就不信了,在这个遍地都是机会的地方,我还找不到一份勉强糊口的工作?”

    但是,这会的特区,最不缺的就是找工作的人,接下来的日子,肖志杰除了去人才市场,就是在家里做饭,工作,却一直没有着落。

    终于,在他也想是不是先去王昌宁工作的广告公司,做一个底薪很低的业务员时,他终于接到了一个电话,那是一家他自己都想不起来的单位打来的,一家注塑机公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