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尼尔森陈,吃饭的时候不太自然,有些不太敢看艾米莉亚,咦,这家伙,莫不是真的对她有什么意思吧!

    当然,有这样的意思也正常。

    别看他俩在律所职务不高,但收入真的非常好,年薪都在10万美元以上,有条件和能力满足自己去追求自己喜欢意的。

    “我今天,可能客串了一把媒婆,”晚上回家后,他忍不住自己提起来。

    黄静萍正端着一杯水走过来,听他这话,不问怎么回事,停在原地一会,然后笑得花枝乱颤,“哈哈哈,”

    “水,小心水,”冯一平能猜到她想的是什么场景。

    果然,黄静萍在他脸上摸了一把,“要不要给你脸上抹上腮红,这再点一颗痣看看?对,还得叼一根烟斗,”

    这只怪那些没有原创性的编剧,在好多影视剧都沿用了这样的设定,一提媒婆,大家脑海都浮现出了那样的一副经典形象。

    冯一平也笑,手在沙发缝里摸索着,哟,还真有,“这肯定是你做的,”他看着手上的一个5美分的硬币说。

    “我没有,”黄静萍叫屈。

    有阿曼达这样的小家伙在,她对这些东西都看得很紧,一般都不会放在沙发这样阿曼达也能接触到的地方,不然,搞不好她拿着玩,玩着玩着,就吞进肚子里去。

    “好,不是你,可能是莱蒂西亚,”

    “反正不是我,”其实可能真是她。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抵赖呢?”冯一平看着她不太自然的脸色问。

    “默巴克就是这样得到的启示?”她也学会了转移话题。

    “不,他不是在自己家的沙发里捡到硬币想到的这个主意,他是在大学勤工俭学,打扫学生公寓时萌发的这个念头,”

    他们说的这个默巴克,就是冯一平现在正紧锣密鼓的筹备着收购的这家公司的创始人。

    剔除一些故事的艺术加工,确实有一些人,比绝大部分人要敏感。

    比如,要是我们坐在苹果树下,被一个苹果砸在头上,骂一声之后,为了解恨,怕是得再去摘几个下来吃,但牛顿却因此得到了灵感,从而发现了万有引力。

    默巴克也一样。

    那一年,冯一平还在小学年级背登鹳雀楼,因为默写的时候,把“黄”间的那个“由”写成了“田”,被那会在学校带语课的四叔用竹板打手心,而默巴克当时已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年级新生。

    默巴克同学的家庭条件也不太好,父母都是小职员,收入不高,关键是没有学学我们做计划生育工作,孩子太多,所以压力很大。

    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勤劳孝顺的默巴克,利用闲暇时间承包了打扫学生公寓的工作。

    第一次打扫学生公寓时,他就在墙脚、沙发缝、学生床铺下扫出了许多沾满灰尘的硬币,这些硬币有1美分、2美分和5美分的,每间学生公寓里都有。

    我国的不少孩子是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的儿歌长大的,所以打小就知道拾金不昧。

    不知道美国有么有类似的儿歌,反正默巴克也是这样做的,他把将这些硬币整理好还给那些可能的主人,但可能和斯坦福大学的大部分学生,都成绩又好,且家庭条件也好有关系,那些同学谁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热情:“一把硬币装在钱包里,买不来多少东西,还麻烦,这有些都是我们故意扔掉的。”

    失主们都不在意,默巴克也不迂腐,没有把这些钱上交给学校或者是去找警察叔叔,而是干得更起劲。

    第一个月下来,他把捡到的硬币进行清点,结果连他自己也感到吃惊:竟有500美元之多!这令他喜出望外。

    要知道,那会美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也才不到1000美元,他这一个月的额外收入,超过他老爸收入的一半,也比斯坦福那些家境优越的同学,每月能从家里拿到的零花钱多得多。

    我们再纵向跟国内比较一下,那会首都的平均年工资收入,约莫2100多,这在国内还算是高的。

    就按那会国家挂牌的汇率65算,也不考虑实际购买能力,默巴克一个月勤工俭学的额外收入,就顶国内大部分全职工一年的收入。

    总之吧,那会的500多美元,不是一笔小钱。

    这些白白捡来的硬币,不仅解决了学费的燃眉之急,而且还他让自己的生活质量大为改善。

    但是,美国人的思维方式,跟我们就是不一样。

    换做冯一平,肯定不会声张,继续的好好干这份很有前途的勤工俭学,但默巴克同学,决定把人们不重视硬币的事情,反映给国家有关部门。

    他分别给美联储和财政部写了信,建议他们应该关注小额硬币被白白扔掉的情况。

    财政部的回信很快到达,告诉这位贫困的大学生:“正如你反映的那样,国家每年有10亿美元的硬币在市场上流通,却有105亿美元被人随手扔在墙脚和别的地方,虽然多次呼吁人们爱惜硬币,但收效甚微,仅每年进入各地垃圾焚化炉的硬币,就高达几亿美元之巨,我们对此也无能为力。”

    这样的答复,让默巴克从看到了潜在的巨大商机,钱毕竟是钱,没人会白白浪费,问题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他那时就萌发了从打开缺口,开创事业的想法。

    1991年,他大学毕业后,不像其他同学那样奔波求职,而是针对自己发现的这个商机,成立了一个“硬币之星”公司,推出了自动换币机。

    他定制的自动兑换机,一般都设置在超市入口,使用简单而且有趣,直接把硬币倒入机器内,机器会以每分钟600个硬币的速度准确的计算、分类、包装起来,之后吐出一个收据,凭此收据到超市服务台领取现金,自动换币机收取约98%的手续费,所得利润公司与超市按比例分成。

    自开业伊始,默巴克“硬币之星”公司的生意便异常火爆,到96年,开张仅仅不到5年时间,“硬币之星”公司便在全美8900家大型超市,设立了11800个自动换币机,再过两年,当年的穷小子默巴克,摇身一变成为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主席。

    目前硬币之星总股本2560多万股,股价不到14美元,总市值不足4亿美元,0年第一财季,调整后盈余只刚超过200万美元,表现不是太好。

    咨询公司的调查报告指出,主要的原因是,虽然大部分美国民众,知道硬币之星的服务,但是,最终只有不到两成的人会使用他们的服务,原因就是收费太高。

    很多居民都说,“把钱换成钱,居然还要付近10%的手续费?不,我们不会那么干!”

    这事冯一平很能理解,当你把硬币到处丢的时候,感觉无所谓,但是,当你把这些硬币集起来,拿着一大盒去兑换机那里兑换,发现你每塞进去10个10美分的硬币,就要给他一个,这事搁谁身上都会心痛!

    冯一平之所以得到了包括默巴克在内的董事会所有成员的同意,就是因为他提出了一系列可以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

    …………

    “你说,如果你像默巴克一样,从学生公寓里扫出来500多块钱,你会怎么做?”黄静萍问。

    “我啊,估计会和学校后勤部门搞好关系,一个人把打扫所有的学生公寓的工作承揽下来,然后再招几个人一起干,我拿大头,”

    “啊?”黄静萍有些失望,“你就不会想着跟他一样,也开这样的公司?”

    “姑娘,你要考虑我们国家的国情,开玩笑,牵涉到钱的生意,是谁都可以做的?要想在国内开硬币之星这样的公司,审批的难度,不会低于拿到汽车准生证,”

    “还有,你还想收近10%的服务费?别说跟银行比,算起来比一些高利贷的回报还高,妥妥的非法经营,分分钟把你关进去,”

    “哦!”黄静萍有些小沮丧,跟冯一平时间久了,她也沾染了冯一平的一些习性,还想着把这一模式复制到国内呢。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不用沮丧,你看吧,这一次收购,带来的好处绝对会很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