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没有类似上市时保持静默那样的要求严格,但对公司购并过程信息的披露,美国相关机构同样有非常严格的要求。

    “在还没有最后成功之前,我们最好还是保持低调,”

    虽然进度看来喜人,虽然聘请的那些外部公司,对正在进行的审批,非常乐观,作为领头人的冯一平,却始终不敢掉以轻心。

    这会大肆宣传,很有可能激发一些原本不关心硬币之星的人和公司,哟,它原来是一家前景这么好的公司?

    搞不好就引出一个第方来。

    那样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虽然在合并协议里,关于交易的确定性,以及发生重大不利事件时的撤离方案,以贝克·迈肯思事务所为首的法律顾问,写进去了不少对冯一平有利的条款。

    比如,双方都做出了Non-Solicitation(不主动招揽)承诺,即任一方不得主动去招揽任何第方,而达成不同于双方合并交易的其他交易。

    不主动招揽承诺是对交易确定性保障的重要保证。

    但是,对于硬币之星来说,如果在最后批准前,出现了更高的报价,从硬币之星董事会的Fiduciaryduty(受托责任)角度来讲,他们有义务与更高报价方缔结交易。

    “Fiduciaryout”(受托责任出口)条款成为上市公司必须要的条款,硬币之星在合并协议,对受托责任出口进行了要求。

    从DOOR的角度看,受托责任出口的其他交易如果达成,他有权要求硬币之星补偿000万美元的现金。

    但是哪怕是补偿个亿美元,冯一平依然不会同意,因为这次收购,是自己一些列布局的开始,是关系到自己的设想能否成功的关键所在,他完全不能接受失败的结果。

    “邀请一些知名的媒体朋友过来的时候,我对他们做了一些承诺,”布坎南说。

    “跟他们解释解释,类似的采访,以后再安排,这一次,我们就算是欠账,”

    “既然你不愿意,从大局看,又可能影响到审批,那我尊重你的意见,至于那些记者,我来搞定,”

    “谢谢,”

    “不过冯,这次我不勉强,但是,等这次购并成功结束以后,你是不是可以去上一次脱口秀?”

    “呵呵,”冯一平干脆放下手上的工作,看着布坎南,“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是,这是我的目的,”布坎南也不避讳,“你不是一向坚持和提倡,整合所有能整合的资源,来为公司服务吗?我认为,在宣传公司这个问题上,你就是最优质的资源,”

    原本他也不用这么费劲,但谁叫他老板是国人呢?

    在他还未成名以前,他倒是到处演讲,从常春藤高校,到企业家俱乐部,再到一些行业协会,甚至还有一些公司。

    但等他在在美国的声望日隆之后,年纪轻轻的冯一平,和布坎南了解的其它国人一样,越是成功,名气越大,越不喜欢在公众面前露面。

    可这是在美国。

    美国是一个推崇个人主义,崇拜英雄的国度,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利用?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布坎南,以后类似的事,你直接跟我说就可以,你的意见,我还是能听得进去,”

    “好的,我也一定改正,”布坎南答应得很爽快。

    但他自己清楚,这样的习惯,应该很难改变。

    之前作为大人物的幕僚,布坎南让人接受自己的意见,一向比较委婉,追求的就是类似润物细无声的效果,当面直说,这不是他行事的风格。

    “你忙,我去联系那些栏目组,”

    “等等,别急,”冯一平小心的把门关紧,“现在,后续的工作也到了展开的时候,”他压低声音说,“你原来接触过麦当劳的高层吗?”

    “麦当劳?”布坎南想了一下,“还真巧,去年底临危受命的老吉姆,我们以前打过不止一次交道,”

    曾经美国和美国化的象征,快餐业巨头麦当劳,这两年的日子,真叫一个难过,自98年以来,公司股价共缩水达到惊人的0%,股票市值损失近200亿美元之巨!

    在去年的第四季度,上市年以来,这个快餐业巨头居然历史性的亏损!霎时跌破一地的眼镜。

    最后在去年12月5日,前首席执行官杰克·格林伯格,在内外压力下被迫辞职,麦当劳公司随即任命吉姆·坎塔卢波为公司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

    已经退休的坎塔卢波堪称麦当劳的元老级人物,他于194年加入麦当劳公司,195年任公司副总裁,198年主管公司海外业务,1991年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在商界享有较高声望,2002年初退休,去年临危受命,算是重出江湖。

    “非常好,”冯一平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预兆,真是运气来了,什么都向着自己。

    “你近期先跟他再建立联系,适当的时候,最好能去芝加哥拜会他一次,巩固和增进你们的交情,并适时向他介绍我们的公司,”

    “这么做的目的呢?”

    “等到硬币之星的并购走完程序,我们有两件事要做,默巴克会带着原团队,跟更多的友商协商,进行新商业模式的推广。”

    “另一件事,就和麦当劳有关,而且它是我们下一步计划里最关键的一环,”冯一平买起了关子。

    “最关键的一环?”布坎南皱眉想了一下,突然大叫,“boss,你不是接下来要收购麦当劳吧!”

    冯一平,“……,”

    “我很感谢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

    金翎他们位,自然是不可能一直呆在美国,直到购并这事最终尘埃落定,对外公布消息后的第二天,他们就踏上了回国的行程。

    去机场的路上,冯一平都有点不习惯金翎的絮叨,“我说,你是什么时候学得这么婆妈的?”

    “一平,你怎么说话的?”黄静萍嗔道,“金姐,你别在意啊,他这人,有时候嘴上就是少个把门的,”

    “我才不会跟他一般计较,”金翎这会很大度,“不要以为你年轻,身体好,就可以由着乱来,像你现在这样,没有休息天,又经常在半夜或者凌晨处理国内的紧急工作,我看用不了几年,你就会未老先衰,”

    “这个,也是我们没做好,一平,以后美国这边是晚上的时候,我们尽量不打扰你,”周新宇自我批评。

    “你们真是,这有什么关系?放心,我每天的睡眠时间还是很充足,”

    “他说的是真的?”金翎问黄静萍。

    “很少超过6个小时,我说也没用,”

    “你看,休息时间少,整个人又一直处在非常紧绷的状态,用你的话说,这样是可持续的吗?”

    “一平,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即使平时周末不能休息,那间隔一段时间,最好去远点的地方度个假,好好放松放松,调整一下状态,”郑佳怡也劝。

    “其实我这真不算什么,你们是没有见过更拼命的,”冯一平眼前浮现出佩奇和布林那两位,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已经好多天把公司当成家。

    “依我看,趁购并审批的这段时间,你刚好出去度度假,去欧洲,或者非洲,都可以,”金翎提议。

    “真走不开,谷歌也在筹划上市,佩奇他们忙着抓紧研发产品,上市前的准备工作我肯定得参与进去,特斯拉刚成立,每天都有新员工加入,每天都有新问题出现,购并硬币之星的审批过程,和那边诉讼案的进展,我也得时刻关注……,”

    再之后,等硬币之星购并完成,那自己怕是更忙,要忙着提振它的业绩,还要忙着进行下一步的计划,那会特斯拉应该大致配齐了人员,自己更得花时间去关注去提点,让他们少走弯路……,这好像还真是没个头的时候。

    他其实很享受这样的日子。(。)

    PS:  ps:建了一个群,454,21,228,欢迎大家光临,多提宝贵意见,很期待能有和大家交流的机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