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的入水声,娇滴滴的惊呼声,打破了这里的安宁,无人岛上,海鸥和其它的水鸟扑楞着翅膀飞起来,几只海鸥像是在表达不满一样,飞过游艇的上空,发出尖利高亢的叫声。

    一个穿着性感比基尼的长发美女吃吃的笑着,从船头的栏杆上爬上来,还俏皮的摔着水淋淋的长发,然后,一直怪手攀上她的臀部,重重的捏了几下。

    “呀”,美女娇呼一声,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窜上船头,躲到那一堆倚着护栏的同伴圈子里。

    身后跟上来的是****着上身的苏伟,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毫不畏惧的迎着那边六位美女的目光,“再来一次?”

    “才不呢,再让你占便宜?”长发美女笑着摇头,眼里波光流转,勾人心魄,这就是典型的欲拒还迎。

    “阿,接着,”

    李方成和李家伦带着墨镜,同样精赤着上身,只穿着泳裤躺在船头——准确的说,是双手撑着上身,笑眯眯的看风景。

    这风景,不是蓝天白云碧海和旁边的无人岛,而是船头那几位穿着用料极省、五颜六色的性感比基尼,身姿曼妙,还动辄朝这边抛飞吻的女孩子。

    李方成好这一口,苏伟好这一口,李家伦同样好这一口,所以,这一次出海,他们位,足足带了六个女孩子陪同。

    接过李方成丢过来的浴巾,完全本色出演的苏伟,依然色迷迷的看着那边,然后在李方成让出的地方上躺下来。

    李家伦看着这些,嘴角不动声色的撇了撇。

    从人第一次见面开始,李方成就刻意的处处跟苏伟互动,这意思李家伦很明白,那就是向他表明,“这是我的关系!”

    “还是伦少你厉害,一出手就都是精品,”苏伟抓起旁边的酒杯,一杯鸡尾酒一饮而尽,笑着感谢李家伦。

    “呵呵,我是没有阿成那般博爱,但是,和一些高端会所的关系不错,还真认识不少精品,阿你以后有需要,尽管开口,我给你介绍,阿成,你也一样,”

    他并不是要和李方成比着赛的跟苏伟拉关系,他这么说,只是在展示他作为香港世家继承人的底蕴。

    呵呵,他就是在秀优越。

    “阿伦,这可不一定哦,你最近在香港呆的时间不长,不知道我在这方面的资源,要不回去后,我带你领略一下?”

    他可不会像苏伟一样,称呼李家伦为伦少,凭什么?你是继承人,我也是继承人,何况你现在还有求于我。

    李家伦听了不置可否,这才是李方成,格局始终太小。

    他轻轻的碰了一下李方成,悄悄的朝苏伟那边示意,提醒他不要忘了正事。

    李方成好似恍然不觉,依然兴致勃勃的跟苏伟对那边的六位美女评头论足,“你喜欢哪几位?别客气,今天你有优先选择权,”

    要想打探消息,你自己开口问!

    李家伦真的有些无奈,自己并没有直接要求,李方成主动提议他们位见个面,没成想,这一见面,对自己又是如此防备。

    这样的人,真是让人无语!

    不过,没办法,谁叫他确实动心了,确实也想分一杯羹呢?

    “阿,你前次帮阿成获得了那么高的回报,你们公司的回报更高吧,你们的奖金,想必也很可观咯?”

    虽然通过美女,快速的拉近了双方关系,李家伦还是问得比较委婉,毕竟是初次见面。

    “公司的回报,我不清楚,不过,我们这几个月的奖金,确实很可观,”

    “妈的,”李方成骂了一句,“股票这个东西,果然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还是阿你有经验,达到了预期的收益之后,马上抛售,”

    “你不是也不错吗,虽然最后损失了一些,但是收益依然接近0%,”李家伦说。

    “你是不知道我拿最后10天是怎么过来的,昼夜颠倒,哦,虽然我平时也这样,但昼夜颠倒的找乐子,和昼夜颠倒的关注股市,那压力绝不是同一个概念,”

    “而且,我还是没能看清楚形势,只要再多坚持几天,就几天,下跌的那支股票就会又冲到原本的位置,那何止0%?”

    “嘿嘿,不过,还是非常感谢你阿,”他在苏伟肩上拍了一下,“最后的收益我同样非常满意,下一次,你也一定要带着我,哎,对了,你们现在运作的是哪支股票?”

    苏伟不置可否。

    这个时候要是沉默下来,那就真的太尴尬,李家伦连忙问起另一件事,“阿,你们公司抛了吗?什么时候抛的?”

    “这个,以我的层级,我只清楚买进,不知道抛出,公司现在有没有抛,我还真不清楚,”

    “哇,如果真没抛,那现在的收益,不是超过了近5成?”李方成惊呼。

    5成?哼,那是针对你建仓时的价格,你知道我们入手时,那家的股价有多低吗?5成?现在累计5都不止!

    要知道,那家门户网站的股票,从去年到现在,上涨的幅度,都接近或超过20倍!

    “阿,你看,我和阿成也是好朋友,说实话,也真挺羡慕他在你的帮助下,得到那么高的回报,今天和你见面,也是阿成的意思,也希望能和你合作,我能投入的资金,也能在两千万左右,加起来,一共投入超过4000万,”

    “不,超过5000万,”李方成豪气的说,“我最近会回首都一趟,肯定能再筹集一些,”

    “所以阿,你能得到的回报会更高,”开始他不愿意问,现在他又抢着说,因为这些话,是能为苏伟带来更多好处的话。

    “我也跟阿伦商量过,接下来的合作,大部分条件保持不变,依然是亏损的由我们负责,而且,我们还想把你的分成,提高10%,加到4成,你觉得如何?”

    李家伦又一次感到无语,好话就抢着说,这样的队友,真是!

    “这怎么好意思?两位投入那么大,我怎么好占这么大的比例?”

    但李家伦看他脸上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意思。

    “这是你应得的,阿,你知道我和阿成,对这一块没什么经验,全靠你提供的消息才能有所斩获,你要是有其它要求,还可以再提,”李家伦难得的对一个公司小职员说得这么诚恳。

    “不,这样的要求,我已经非常满足,”苏伟笑,“既然两位这么盛意拳拳,那我也不藏着掖着,我们公司这几天,正在增持一只股票,还是那家门户网站的一家,”

    “啊,还是那家的一家?”李方成不解。

    “对,确切的说,是网%易,”苏伟低声说。

    “网易?”李方成皱起了眉头,这一阵子他也不是白混的,至少那家的现况,他很清楚,“它的股价,在那家里面是最高的,而且,按以前来说,它们家的排名,是新、搜、网,它是最后一名,怎么你们还这么看好它?”

    这自然是冯一平的主意,他除了记得今年因为**导致的通信业务大涨,而让大门户网站一改颓势,股价纷纷大幅上涨以外。

    他还记得,原本今年内地的首富,是丁%磊同学,在他身价最高的时候,接近百亿,后来虽然第四季度股价一度大幅下挫,但他最终还是以超过50亿的身家,雄踞0年内地富豪榜的榜首。

    “你那都是过去的看法,最近的这一段时间,网%易在各种决策上和时机上,都走在另外两家的前面,不断的有新举措出现,他们研发的新产品,布局和策略都非常科学,比如这两年他们推出的线上游戏,就为公司带来了充沛的现金流,摆脱了以往单一靠广告的模式,”

    “而且,就是在广告和短信业务这两样传统的领域,它的收入也远超过另外两家,”

    “不管是从决策还是运作来看,它早已超出了另两家一大截,所以,我们认为,它还有很高的成长空间,”

    “可是,它现在的股价,就已经接近50美元,难道没有风险?”李方成问。

    “50美元?就是到100美元,我也不会吃惊,”苏伟摇头一笑。

    “要入手就赶快,我可是很少看到公司对一只股票投入这么多的资金,”

    “你们想想,想好了告诉我,”

    他起身走向那堆美女,老实不客气的把里面综合水平最高的两位挑出来,搂着她们朝舱里走,“先到先得,主卧归我咯!”

    “你的眼光是这个,”心事重重的李家伦朝他竖起大拇指。

    他说的两千万,可是差不多掏空了妈妈的小金库,还把自己名下的一些财产,比如,两辆车和一套公寓抵押出去才能筹集到的资金,这要是有什么闪失,他可真经受不起。

    “阿的话,你觉得是真的吗?”他小声问李方成。

    “这还会有假?同样按15%保底的回报算,他不过提供一条消息,就能得到至少近400万的回报,难不成还会给我们假消息?谁会跟钱过不去?”

    “再说,他是敢得罪我还是你?何况,上次给他的分成,我都是通过银行给他转帐,有这样的把柄在手里,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他这么一分析,李家伦也觉得至少在这个消息的准确性上,苏伟不敢欺骗他们。

    “那你觉得,做?”

    “当然做,为什么不做?”李方成坐起来,“我明天就回首都筹措资金,”

    他以前辈和带头大哥的口吻说,“等着吧,明年我们出海,就是开自己的游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