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大波的游客,让酒店效益大好,连带着那些服务员脸上的笑容都真诚了几分。

    当然,最热情,最真诚的笑容,是看到张彦他们几位时绽放开的,这几位,已经住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没有走的意思,看起来,竟然有常住下去的趋势,这可真是他们酒店的贵宾。

    客满的酒店,自然影响到了张彦。

    现在的她,再也不能像往日一样,拿着一本书,静静的坐在沙滩上,听着阵阵涛声,看着大海发呆。

    周围那些同样客满的酒店里,来自天南地北,不在乎酒店星级,只在乎这边海浪沙滩的人,从清晨到傍晚,都在沙滩上嬉闹,或者和张彦一样把心放空,就坐那,静静的看着大海发呆。

    也许是因为时间,也许是因为这里热闹起来的人气,钟长松发给冯一平的照片里,张彦脸上的笑,渐渐多了起来,眼睛也灵动起来。

    这让始终悬着一颗心的冯一平,总算开怀一些。

    年轻的时候,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雨,我们容易把一些事情看得很重,甚至是当作自己的全部,感觉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这件事。

    这件事,很多时候,都是爱情。

    为了当时自己心目的爱情,哪怕是抛弃一切,自己的前途、未来,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那也在所不惜,义无反顾。

    平常再懦弱温和的人,在这件事面前,也会变得刚强,对所有的阻碍,发出自己的最强音。

    但是这样的爆发,往往并不持久,当发现自己百般努力,却依然于事无补的时候,有些人一度会有轻生的念头。

    之前的张彦,至少有厌世的意思。

    现在好,看来她自己已经慢慢的调整了一些过来。

    这些坎坷,这些伤痛,哪怕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心理医生,也没办法全部抹平,全部治愈,只有自己逐渐调整,逐渐恢复,那才是最好的方式。

    随着张彦越来越开朗,话越来越多,罗小敏和梁静虽然不是学心理学的,也明显能看出来,自己的工作,终于能轻松一些,至少,不用晚上轮流听着她那边的动静。

    而且,现在她们也不用找各种接口跟张彦去同一个目的地——张彦已经把她们当朋友,去哪,都会主动邀请。

    所以,连梁静现在都在把这次没头没脑的出差,当作一次度假。

    午睡后,一把自购的大太阳伞下,个人慵懒的躺在自购的躺椅上,开始了悠闲的下午时光。

    “还在看这个,你不腻啊,我感觉他的小说,都是一个道道,痞!”罗小敏看着张彦依然在看前几天一起去书店买来的王朔集,忍不住吐槽。

    “我是觉得,他这里面写得特贫,有时候挺好笑的,”这是张彦的观点。

    “好笑吗?我不觉得,我只觉得他书里的那些男人,都挺渣,认真负责的没几个,静,你说呢?”

    “虽然本质上可能是你说的那样,但是,老王又赋予了这些人物很多其它的个性,综合在一起,不得不说,还真是挺吸引人,”

    “你们两个,”罗小敏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她们说,“我总算明白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话怎么来的,”

    “可是,你们觉得那是爱吗,那是飞蛾扑火,注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除非你是一只特大号的蛾子,而他又是一盏灯芯很细的油灯,你有可能把他扑灭,不然,你那就是自寻死路,”

    他怎么也不算是小敏说的那样的油灯吧,张彦心想,就算是,自己也不能把他扑灭。

    “他这小说里,有些我是不太喜欢,经常不说原因,就有女孩子对主角爱得死去活来,我想问问,你们说,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是张彦第一次跟她们谈比较私密的话题。

    “爱上一个人,那就是上班想跟他一起,吃饭想跟他一起,逛街想跟他一起,看电影想跟他一起,看朋友想跟他一起……,”梁静没多想,这会也把张彦当成了闺密友,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看你装的!”罗小敏轻轻踢了同事兼好友一脚,“为什么最重要的那一样你不说呢?”

    梁静脸红,张彦天真的问,“什么?”

    “还有什么,就是晚上的时候,也想跟他一起,”罗小敏豪迈的说。

    这,张彦和梁静一样,先羞后笑。

    不过,这不是张彦想要的答案,可能自己问得不对吧,她换另一个问题,“男人一般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这还不简单,”罗小敏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不会没看过那个选女朋友的笑话吧,管你温柔贤惠,能持家有方,还是能力出众,能给他的事业带来帮助,这些统统不是关键因素,他们选择的标准,总是,谁的胸最大,”

    虽然依然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张彦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看了眼胸前,这个,好像也不大对吧。

    “而且,男人啊,就没个够的时候,哪怕是家里有了一个胸大的,依然不会满足,总是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占有欲特别强,”

    “这一点好像是从娘肚子里就带来的,我有一次看到我嫂子给我小侄子喂奶,你们知道吗,那个小家伙嘴里含着一个,手还放在另一个上面,不时还转转眼睛看看周围,就怕有人跟他抢,”

    “哈哈,”这次连梁静也笑得躬起了身子,张彦也笑得肚子痛,虽然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不过,这话还真是在理。

    “那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时候,”张彦组织了一下语言,“有一天,你第一次见到一个陌生人,但偏偏觉得非常熟悉,非常亲切,就像好多年前就认识一样,而且,你同时会无缘无故的觉得,这就是你生命最重要的那个人?”

    刚开始还在想怎么样表达,等想起和冯一平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这些话,自然而然的蹦了出来。

    “一见钟情?”梁静问,“我没有遇到过,”

    “我怎么听你像讲故事一样的,难不成,你还真的信会有来世,姻缘……,”话没说完,罗小敏被重重的踢了一脚,梁静干的。

    “你……,”同样话没说完,她看到同事兼好友前所未有的认真看着自己摇头,这是怎么了?

    不过,这么多年的交往,她很相信自己的姐妹,没有接着没说完的话说下去,好在张彦好像是陷入了回忆里,暂时么有留意到她们这边的小动作。

    梁静心思比较细腻,从接受这份工作开始,就在猜想张彦的身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值得公司派出四个人来跟着保护?

    但是她一直没找到答案,只知道这样的安排,必须要公司高层才可以,张彦爸爸那样的层,肯定没有这样的权力。

    今天张彦刚开始说时,她没觉得什么,但是听到后来,她好像抓到了一点头绪,而且这个猜想,还极有可能是真的,既如此,她自然不能让罗小敏把话说完,敢拆那位的台,还想不想好好工作了?

    “我相信,一见钟情是存在的,只有幸运的人,才会遇到这样的事,这个问题,说到底,就是喜欢上一个人,是不是一定需要一个坚强的理由?我认为,不需要!”

    “尽管喜欢上一个人以后,我们会列举出很多理由,他身上的哪些特质,那些可爱和闪光的点,才让我们喜欢上他,其实,那些理由都是借口,都是用来说服我们自己,喜欢上他,不是出于自己的冲动,我是有理由的,”

    “但其实在心底,喜欢就是喜欢,有这一点就足够,这就是最充足的理由,完全用不着其它的任何理由,从根子上说,这就是一件不理智的事,”

    这算是对张彦有帮助的回答,真是这样吗?原来,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也不是一件理智的事情?那我要不要理智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