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哭,她是愤怒。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带男朋友回家见父母,都已经通知到位,也都定好了行程,那边偏偏临时变卦。

    碰到这样的事,哪个女孩子不会火大!

    罗维也跟她解释了原因,他妈妈给他找衣服的时候,发现了藏好的那份婚前协议,感觉受到了侮辱。

    对这个理由,冯玉萱并不接受,要说知道这份协议后,他爸妈心里会有些小疙瘩,那她能理解,但至于说受到了侮辱?那就太过牵强,或者说夸张。

    如果说,这是他爸妈的真实反应,那这只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罗维的爸妈,其实在心里,对他们家是自视甚高。。

    不反对自己这个初都没毕业的乡下丫头,跟他们家罗维交往,已经很大度开明,怎么还敢做这样过份的事?

    想着想着,冯玉萱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别墅里,给这里浸染上几分空洞和悲凉的意味。

    呵呵,这么看来,罗维当初同意弟弟的要求,估计心里也不是很情愿,因为,在这件事上,只有他是直接当事人,无论签还是不签婚前协议,严格的说,这事都跟他爸妈没有什么关系。

    不然,怎么居然从昨晚到现在,这个工作都还不能做通?这么重要的日子也可以不管?

    虽然这份协议是弟弟提议签的,但出了这样的事之后,她一点都不怨弟弟。

    冯玉萱也明白,弟弟提这件事,未尝不是对罗维的考验?她当时虽然也有点不情愿,主要是不好意思提,但是后来越想越明白,这事,事先说清楚其实更好。

    她有时候也在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家的背景,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经济实力,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她要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参加那个培训班的乡下女孩,罗维会不会跟自己交往?他爸妈会不会同意儿子跟自己交往?

    还真得打一个问号。

    和以前不同,现在的她,敢清楚的认识自己,也勇于客观的评价自己,论相貌,一般水平,论能力,一般水平,论个性,怕是会比一般水平还低一些,论凭,那干脆就没什么好论的……。

    说来说去,自己最大的优势,还就是家庭背景。

    虽然,她从来没有自己是豪门贵女的自觉,但是,实际上,自己家已然就是豪门,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自己家就是国内一流的豪门。

    但是爸妈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对象规定什么条件,也从来没有提什么要求,她忍不住想,如果跟罗维掉个个,会是个什么情况?

    现在她马上有了答案,怕是跟他一起去见他父母的机会都没有。

    她有忍不住想起了弟弟和静萍,以及静萍的家里。

    弟弟说过几次,给她家里一些补贴,她爸妈坚决不要,她爸妈也从来没有为自己兄弟姐妹工作的事,跟女儿打过招呼,更是没有直接找到冯振昌他们那去。

    也不是没有提任何要求,他们还是拜托了一件事,如果静萍的妹妹沁萍,到时想出国留学,希望他们能帮帮忙。

    这个要求真不过分,就是一般的家庭,大女儿女婿在美国工作,那小女儿去美国留学的事,他们自然要出力帮忙。

    弟弟的眼光确实没话说,结这样的亲,以后才不会有什么麻烦事。

    他们家到现在,依然是在镇上开着那那家小卖部,当然,因为跟自己家的关系,他们家小卖部的生意挺不错——也就仅此而已。

    冯玉萱自嘲的摇摇头,不怪爸妈偏心,自己真的是在什么事上都赶不上弟弟。

    揉了把脸,她把装好的行李箱提到楼上,一件件的把装好的衣服、礼物,慢慢的放归原位,她放的很慢,很仔细,很有仪式感,箱子空了以后,她整个人好像也轻松起来。

    看了看时间,刚好,现在去公司还不会迟到。

    …………

    “冯总你……,”前台的小姑娘看着冯玉萱走进公司,有些惊讶,不是请了两天假吗?

    冯玉萱递给她一个信封,“不管是梅总还是蔡总来找我,都说我不在公司,要是罗维来了,也别让他进来,你把这个给他,”

    “好的,”前台的小姑娘有些懵懵的,冯总这是跟家里闹矛盾了吗,连舅舅舅妈都不见。

    这也是冯玉萱这样交待的用意。

    …………

    罗佳迷迷糊糊的穿着睡衣走出卧室,揉了揉眼睛,猛然发现爸妈和哥哥都还客厅里,“你们不是一夜没睡吧!”

    没人理她。

    哥哥的嗓子好像有些哑,“爸妈,我就问一句,如果异位而处,这样的事情,你们会不会做,会不会理解?”

    “况且,这是我跟玉萱两个人的事,跟你们无关吧,”

    “亲戚这么多,邻居这么多,朋友这么多,你们去打听打听,现在的行情,娶谁家的姑娘,会这么容易?哪家父母不提要求?”

    “就是女方不提要求,是不是还得按规矩来?”

    “到现在为止,玉萱提了什么要求?如果不是我执意买这两个镜头,你觉得我结婚,会花多少钱?说出去都会让人笑话!”

    “玉萱性子算好吧,你们说那套房子做婚房,她是不是马上就高高兴兴答应了,也从来没提这房子归属的事,马上自己出钱装修,不要说她家这样的家庭,你在省城随便找个小老板家的女儿,他们会不会让我们准备别墅?而且,那房本上,一定得写上女方的名字吧,”

    精彩嘿!罗佳马上来了兴致,站在客厅刷牙旁观。

    “那房子怎么了,那房子小吗?现在有多少年轻人结婚,家里还拿不出那么大的房子呢,我和你爸都说了,你们连按揭也不用换,之前那套房子的租金,刚好可以还按揭,有多少家庭能做到这一点?”罗母说。

    “我们就是像他们家一样,有了些钱,那又怎么样,我们只看人品,不会看出身背景,更是提都不会提这什么东西,”她指了指茶几上的那份协议说。

    “这是什么?因为有几个钱,就把所有人都看作是贪他们家钱的吗?”

    “妈,”罗佳马上叫起来,“那你们为什么反对我和……,”但她马上说不下去,不但妈妈这会对自己怒目而视,就连一向好脾气的爸爸,也凌厉的看着自己,那目光,冷冰冰的,让她一下子觉得,今天早上特别凉快。

    她马上像只鹌鹑一样,低着头回到卫生间,不过,依然在竖着耳朵听着客厅里的对话

    “好,我们就说之前的那套房子,是你们给妹妹准备的婚房,假如,妹妹和她的那个同学结婚,我们都知道,以他们家的条件,肯定买不起房子,估计连装修的钱也出不起,那你们,会不会明确房子归属权的事?如果他们那边要求,在房本上加上自己的名字,你们会不会同意?”

    “妈妈,你别急着说,好好想一想,”

    罗母一时语塞,自己怕是那般豁达不起来。

    “这还只是一套房子,你们想想玉萱会牵涉到多少东西?房子、股权、分红……,”

    罗父叹了一口气,“小维,我承认你说的这些话,有一些道理,但是,首先你要明白,女方的父母,对男方提要求,一般的目的和出发点,都是为了让女儿婚后能够幸福,”

    “是,他们家是没提任何要求,那是因为她家自身条件好,况且,我们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对不对?”

    “其次,虽然让我们有意见的,是你签的这份婚前协议,但是,我们讨论的问题,其实不是协议的问题,我们说的,实质其实是价值观的问题,”

    罗母马上在旁边说,“对,”

    “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我就说凭是个问题,当然,我说的也不是凭的问题,说的是受教育层次的问题,归根结底,说的是素质的问题,”

    “按你说的,他们家,除了那个名气很大的弟弟,其它的几位,不客气的说,也就是比盲好一点而已,”

    “两个人结合,重要的是什么?除了人生观和价值观,还要有共同的话题,你觉得,和他们这些乍富之后,只关心和提防那点钱的人,你们能有很多共同话题?”

    罗维摇头,“我不想再跟你们争辩,我只想声明一点,是,从凭上看,他们家平均受教育程度是不高,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懂的不多,据我所知,连她爸爸,空余时间都在自学,就他们做的那些事,从我们学校调一个教授过去,都不一定能比他们做的还好,”

    “是,除了他弟弟,他们家是没有一个拿到了初凭,可是你看他们手下的人,别说本科硕士,博士生都不少。”

    “婚前协议的事,爸你也不是第一次听说,不但在欧美流行,在国内沿海那些先富起来的地方也不是不常见,国内以后肯定也会越来越流行,爸你应该清楚这份协议的意义,怎么能狭隘的凭此认为,他们家就是影射我们贪财呢?”

    “还有,谁说只有受了共同的教育,才会有共同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共同的话题?我觉得我和玉萱在这些方面都很合拍,”

    “最后,我要说,我早已经长大成人,我有能力,为我的决定负责,我也有权利,选择跟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

    “从今天起,我回学校住,”

    看着儿子拎着两个箱子扬长而去,罗家老两口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

    电话一直不接,罗维从别墅找到公司,正准备朝里面走,前台的小姑娘递给他一个信封,“罗先生,这是冯总让我转交给你的,”

    他马上抽开一看,上面的话很简短,“罗维,我们都是成年人,都给彼此留些颜面,最近还是不要联系,也不要来找我,”

    “我弟弟说得对,两个人结合,并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其实也是两个家庭的结合,你有你的责任,我也有我的责任,我们不可能像外国人那么洒脱。”

    “所有的事,都等你处理好了家里的问题再说,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现在刹车,刚好来得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