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吗?”看着儿子和冯一平手牵着手,兴奋的走回来,马灵蹲下来问。↑,

    “好玩,就约翰带我玩过一次,妈妈,你怎么从来不陪我玩这个?”看着身后又一次启动的自由落体,还非常兴奋的森特大声问。

    “妈妈要给你拍照啊!”马灵笑着递给儿子一个水壶,“喝点水,”

    冯一平从她手里接过另一个水壶,不动声色的扶在一处栏杆上,依然面带微笑的看着儿子,“你要是喜欢,爸爸争取带你一个月坐一次,”

    “耶!”森特大叫,“我要坐那个,米奇,”他指着那边的米奇摩天轮说。

    啧,那玩意,不是一般的摩天轮,有些吊厢并没有固定在外圈上,而是在摩天轮跟半径等长的那些支撑的辐条上滑动,在旋转的过程,不但会随着摩天轮公转,还会自转,有点类似在几十米的高空里,不受控制的荡秋千……。

    只想想就非常之**,冯一平觉得很渴,不自觉的把手里的扶栏抓得紧了一些。

    “爸爸先喝口水,”冯一平举了举手里的水壶,“你也喝一点,运动过后要补充水分,”

    “他今天真开心,”马灵走过来,准备搂着冯一平的腰,却没搂着,冯一平好像刚好朝侧面走了几步,马灵也不以为意,抱着他的手,“我们带他去游乐场,他从来没有这么……,”

    突然,她很奇怪的看着冯一平,然后就忍不住笑,“哈哈哈,”

    冯一平佯装不解,“怎么了?”

    马灵笑着搂住冯一平的腰,她总算明白,刚才没搂着,那就是冯一平故意的,“森特,等会再走,妈妈给你买冰激凌,”

    “你别多想,我只是经历过一次电梯事故,所以……,”

    “明白,这样的事,对你就不是事,”马灵紧紧的搂住他,感觉他整个人,不像刚才颤得那么厉害,“你肌肉的控制能力真的挺好,”她捏了捏冯一平的肱二头肌,“刚才牵着儿子手的时候,可以做到一点都不颤,厉害!”

    冯一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容易吗我,多少还有点恐高的好不好,那玩意,原来不止是下降的时候恐怖,“刷”的一下冲上顶端的过程,同样让你********。

    这样直上直下的来几趟,能装着若无其事的走下来就已经很不错的说。

    …………

    这一玩,直玩到下午点。冯一平今天一天玩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游乐设施,比上一辈子加起来的还多。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原来虽然尽力去克服,但多少还是有点恐高,经过今天这么一折腾,还真是彻底治愈了这个毛病。

    很简单,不管是直上直下,激流勇进,摩天轮,还是超级过山车……,当儿子坐在你身边兴奋的左顾右盼,大呼小叫的时候,你好意思闭着眼睛,面露惊恐?

    不过,那么多娱乐设施挨个坐下来以后,他还是免不了有些腿软——绝对和昨天晚上没关系。

    所以,等电车的时候,冯一平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马灵就依然很精神,她很贼,借口要为他们拍照,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下面当观众。

    “森特,今天你为什么还要到游乐场来玩?约翰他们不是经常带你到奥兰多的游乐场玩吗?”

    马灵爸妈的家奥兰多,可以说是世界上的小孩子最喜欢的城市,那里有着世界上最多的游乐园。

    森特在冯一平脸上亲了一口,“今天不一样,因为今天是爸爸你陪我,”

    冯一平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我这儿子,是太早熟,还是天资聪颖?说的这些话,总是让自己又是羞愧,又是感动。

    他不想自己成为琼瑶剧里的那些人,只是紧紧的抱着儿子,“从现在起不会了,爸爸会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你!”

    …………

    森特牵着冯一平和马灵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洛杉矶的街头,一点不觉得累的样子,冯一平甚至觉得,他和大力水手差不多,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以后,就能量十足,而他呢,喝了冲泡的奶粉后,马上也精力十足。

    而且跟冯一平走在一起,森特就像一个第一次进大城市的乡下孩子一样,一会说,“爸爸,你看那边,”一会说,“爸爸,你看这个,”迫切的想把自己的看到的一切,来跟冯一平分享。

    逛完了星光大道,冯一平抱起他,“吃饭之前,爸爸带你去看个地方好不好?”

    “好哇,是什么地方,又是好玩的吗?”

    又说,“只要爸爸带我去的地方,我喜欢,”

    这小家伙!

    …………

    比弗利山庄,马灵看着眼前的房子,“这是?”

    “去年就建好了,本来说用来度假,但直到现在,也还没住上一次,”

    “很有设计感,环境也很好,就是,周围太奢华了一些,”马灵看着在后院草坪里撒欢的森特,评价这处房子。

    “我是这样计划的,明年是你大学最后一个学期,youtube届时肯定也会上线,你可以先就任网站的首席内容官,这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随着技术的发展,消费习惯的改变,未来的互联网,将是一个内容为王的时代,而好莱坞,必然是会产生很多内容的地方,所以,我想等以后,你能带着儿子,住在这,你觉得呢?”

    “这里到硅谷,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航程,不管是你过去,还是我过来,都非常方便,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地方,觉得周围太奢华,对儿子成长不利,那我们可以在马里布海滩那新建,或者买一栋房子,好不好?”

    “还有,你还记得我哥你提起过的那个学单词换大米的网站吗?到时你也可以启动,好莱坞是最适合的地方,”

    “我当然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时,冯一平提起的一个很吸引她的慈善计划,“我也很喜欢视频网站的工作,我,不,嗯,儿子也很希望能多些时间跟你在一起,”

    “马灵,非常感谢你支持我,”冯一平把她搂在怀里,“总之,我很愧疚,”

    “不,你不必感到愧疚,这些都是我的选择,”

    “我很愧疚,”冯一平又重复了一遍,对马灵,他很愧疚,对黄静萍,他也很愧疚,当然,他现在最愧疚的,就是对张彦。

    手机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嘿肖胖胖,在深圳过得潇洒吧,怎么样,收获大不大?秋玲不在身边,有没有动什么花花肠子?”

    “别污蔑啊,我可是忠贞的好男人,倒是你,别被那些金发碧眼的美女勾得晕头转向,”

    冯一平看看那边和儿子一起嬉闹的马灵,这家伙,经常胡扯就能扯到真相上来。

    “冯总,今天冒昧的打扰您,是有一个计划跟你谈,”他突然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具体的,让我的合伙人跟你说,”

    “一平,是这样的,我们俩在这边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觉得学不到多少新东西,之前在省城你那些公司里实习,学到的东西比这边的还要好,还要系统,所以我们考虑,干脆自己出来做些事,”

    “我们也觉得看到了一块市场,你听听怎么样?”王昌宁简要的跟冯一平说了自己的构想。

    “家具出租?这主意不错,”冯一平听了他的构想,眼前一亮。

    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深圳的那些高科技企业里的那些白领和金领,也不是人人都能买得起房,也不是人人想买房,租房的肯定不少,以他们的实力和品位,房东提供的那些家具,多半看不上眼,这确实是个机会。

    “我举双手赞成,这样,我给你家具厂总经理熊玉良的电话,你们去跟他商量,比如,主要是那些家具,需不需要定制?”

    “那太好了,我们就是想和你商量这个事,你知道的,家里还不一定会支持我们做这个生意,”

    “没的说,我全力支持,办公地点我也让老熊想办法,至于仓库,起步的时候还是放在厂里好,安全,又节省费用,”

    这两个家伙,这么快就能想到创业,而且是比较靠谱的一个主意,冯一平真替他们感到高兴。

    “儿子,晚上想吃什么?”他抱着森特,从房子里出来,正准备上车,就是这么巧,那辆拉风的红色跑车又刚好经过这里,车上金发碧眼的姑娘又跳下来,“嗨,冯,”

    “嗨,哦,这位是,”看着挽着冯一平胳膊的马灵,以及冯一平抱着的森特,艾薇儿很疑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