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不然呢

 热门推荐:
    “让开,”见和颜悦色没用,蔡虹冷冰冰的对前台的小姑娘说。

    “蔡总,冯总她今天真没来,”小姑娘尽最后的一次努力,拦在蔡虹身前。

    可是,她这个动作,偏偏说明了和自己的话相反的事实。

    “你让开,今天的事跟工作无关,我要进去找她,”

    左右为难的小姑娘,在蔡虹的锋芒面前,只得退让,打内线电话通知冯玉萱,“冯总,蔡总进来了,”

    冯玉萱的安排,可以说是还算周到,然而,她还是太年轻,高估了手下的执行能力。

    前台拦住罗维没问题,怎么能拦得住蔡虹?这可是副总裁的夫人,自己又是集团兄弟单位的高管,于公,她的地位不比冯总低,于私,连老板在她面前都要客客气气的,前台的小职员怎么可能拦得住?

    冯玉萱的那间办公室,关得紧紧的,遮阳帘都严严实实的,蔡虹拧了一下把手,没反锁,“玉萱,哦,你没事啊,”

    冯玉萱坐在办公桌前,像平常一样工作,没有丝毫的异样,如果不是罗维提前跟她说了生的事,蔡虹现在绝对看不出来。

    “罗维去找我了,”

    “我现在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名字,”

    “好好好,不提,”蔡虹打量了一下,地下也没有什么摔碎的东西,“状态不错嘛,”

    “不然呢?”冯玉萱面无表情的说,“我是该对镜自怜,感怀身世,还是哭天抹泪,水米不进?有用吗?犯得着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不该在这里,”蔡虹拉着她,“走,跟我走,”

    “蔡虹,你干什么,要带我去哪儿?”冯玉萱连小舅妈也不叫。

    “放心,不会把你卖了,就是卖,这会也没人要,离过年还早,现在没人买年猪,”蔡虹也没大没小的跟她开玩笑。

    所以别说前台的小姑娘,就连冯玉萱自己,也拿蔡虹没办法,被她拉着,下到停车场,看着她的专属停车位上空空如也,“准备的还挺不错,车都没开过来,”蔡虹笑。

    “不想开车,想照顾出租车的生意,不行啊,”

    “行行,系好安全带,”

    蔡虹径直把冯玉萱带到她们常光顾的一家会所,“这个时候,最适合做个spa,天大的事,放松下来好好睡一觉,醒来后你会现,那些问题,太没什么大不了的,”

    “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今天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吗?”冯玉萱今天一直表现得无所谓,非常不在乎的样子,这倒真让蔡虹有些担心,这已经是生气和愤怒的另一个境界,真不太好劝。

    而且,她不说话,冯玉萱就像个哑巴一样,绝不开口。

    “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做spa的时候,蔡虹问。

    “想什么?我现在什么都不想,”

    “他呢,找我认错,态度很诚恳,也说先回去做好他家里的工作,”

    “做不做,都跟我无关,”

    “我对他也很失望,但是,你也要理解,他这样的人,很敬畏父母,习惯了按父母的安排来做事,又像一平一样,是个听爸妈话的好孩子,可能他爸妈当时话说得重了一些,他有些懵,一时没有坚持住,”

    “我不听,”冯玉萱摇头,“一个快十岁的男人,还没我有主见,我之前真是,”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觉得这样挺好啊,”蔡虹劝,“如果你个性强,他个性也强,那你们以后在家里,不得天天吵?”

    “这样多好,结婚后你说什么,他做什么,绝没二话,你不要身在福不知福,”

    冯玉萱抬起头,“这是福吗?要是小舅当时这样做,你会怎么办?你会原谅他?我还不知道怎么跟家里解释,”

    “放心,你家里那边,我想办法说,我打电话问过,他们今天没有通知什么人去家里,你爸不至于下不来台,”

    …………

    蔡虹说得太乐观了些,冯振昌今天一天没去厂里,到现在还在生闷气,又怕左右隔壁听见,和梅秋萍两个人,一直在低声争吵。

    “抽抽抽,抽什么抽,”梅秋萍看着桌上的烟灰缸里,放满了烟头,“你要熏蚊子啊,”

    “这么大个人,做事还是这样不靠谱,这样的事,都定好了,说来就不来?她当我们是什么?那个小,小罗,他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冯振昌前倾着坐在一张硬木椅子上,手肘撑在膝盖上,手里还夹着一支烟。

    “那还跟我们说干什么,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呗,”

    德高望重,对好多事都持老礼的冯振昌,真的被气得不行,要是女儿现在在眼前,他动手的心都有。

    这些年事事顺利,他没想到遇上的第一件不顺利的事,居然跟女儿的终身大事有关。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一个大男人,都生了一天的气,还要怎么样?”梅秋萍心里同样不舒服。

    这样的事,怎么能这么随便?说来马上就来,然后突然说不来就不来,幸好昨天没有通知其它人,不然今天就成了全村的笑柄。

    “她不是不接电话吗,你就用固话一直打,一直重拨,”冯振昌说。

    “算了吧,这个时候最难受的就是她,你还要怎么逼她?”梅秋萍又是生气,又是心痛,她能理解女儿现在的处境,“都怪那个姓罗的,”

    “都是你惯的,她要是有一平一半那么懂事,哪会出今天这样的事,哪会让我们受这个气?”

    梅秋萍闻言转身就走,夫妻吵架,总要有一方忍让,如果都想争个赢式出来,那就不会有好结果。

    “你干什么去?”

    “我去给义良他们打电话,问问怎么回事,”梅秋萍说。

    “你还嫌脸丢得不够,知道的人不多?”

    “那是我的兄弟和兄弟媳妇,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

    蔡虹依然在苦口婆心,非常费劲的劝冯玉萱,她感觉得出来,冯玉萱虽然嘴上说的硬,心里其实同样放不下,也是,都交往了这么长时间,都走到了这一步,怎么会能放下就放下呢?

    “玉萱,人活着,总会遇到这样那样不顺的事,但是,我们一定要成熟的对待,不能因为一时的气愤,做出让自己将来抱憾终身的事,”

    “我知道你这两天正在气头上,所以,你不接罗维的电话,我是赞同的,我就担心你会说什么无法挽回,又会伤他心的话,”

    冯玉萱不说话。

    “是人都会有缺点,我有,你有,他也有,两个人走到一起,不能只欣赏对方的优点,更重要的是,要能包容对方的缺点,”

    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号码,蔡虹也有些慌,“你爸妈的,我该怎么说?你跟家里说了什么?”

    “我什么原因都没说,就是说回不去,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反倒成了我的事是吧,”蔡虹伸手在冯玉萱背上结实的打了一巴掌,“大姐,你好,家里挺好吧,不好?哦,我知道,”

    “我跟你说,今天这一天,我和义良,也在恼火这事,玉萱最恼火,”

    “怎么回事呢?今天早上,他们本来都上车了,准备出,小罗他们学校领导,刚好打来一个紧急电话,说有很好要紧的事,要去外地出差,一定要让小罗陪着,”

    “他一个学校老师,哪有那么多差要出?”梅秋萍说。

    “谁说不是呢?玉萱当时就生气了,可是小罗吧,他人太老实,又一向尊重领导,昨天请假的时候,也没跟领导说今天要办什么事,”

    蔡虹不愧是做销售的,这番话编得,那叫一个顺溜,奇怪的是,冯玉萱就在一旁,却完全没有表示反对。

    “当然,他当然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他说了,将来一定向你们负荆请罪,”

    “玉萱,我看着呢,你们放心吧,”她放下电话,感觉额头上出汗了都。

    “小舅妈,我觉得你也应该去写小说,”

    “不然呢,你要我怎么说?照实说啊,那罗维以后还能等你们家的门?”

    “接下来该你着急了啊,你妈一定会问你,什么时候再回去,”

    “我才不着急呢,”冯玉萱也拿出电话,“弟,我这两天想来美国看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