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60亿美元是吧,那也不是事,这还是一个很好的交易,几乎也没讨论多久,就一致表决通过,justdoit!

    不过,为谈判考虑,特里·塞梅尔再一次来谷歌,是在天后。

    当他看到这一次出面接待他们的是,是布林的时候,有喜有忧。

    喜的是,联合创始人出场,难道这一次会顺利通过?

    忧的是,又换了一个人,不会又一次提高报价吧!

    见到雅虎的一行人,布林一副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非常热情的跟特里拥抱,“很高兴见到你特里先生,真的很高兴,你知道,自我们开始创业以来,就一直期待跟雅虎的合作,”

    也许是自己多虑,应该比较顺利?看着布林这份真不像是作伪的热情,特里塞梅尔想。

    然而,同样是没谈几句,雅虎不幸的又一次证明了墨菲定律,“很抱歉特里先生,”布林一副非常之抱歉,相当沉痛的表情,“经过又几次的紧急磋商和反复讨论,我们董事会觉得,100亿美元,才是最合适的价位,”

    看着眉头紧皱的特里塞梅尔和目瞪口呆的雅虎一行人,布林心里高兴得在大声疾呼,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轻松了很多很多。

    特里塞梅尔怒冲冲的站起来,“我完全感受不到谷歌的诚意,”

    “我们真的很有诚意,这一点你肯定知道,”布林又一次很诚恳的说。

    物极必反,假装到了极致,那还真的就跟真的一样。

    …………

    这一次,雅虎的董事会是真的开了好几天,争论的焦点主要有两个,一,谷歌是不是真的有诚意?二,谷歌究竟值不值这个价格?

    特里塞梅尔作为发起人,坚定的认为应该继续跟谷歌谈下去。

    “谷歌究竟值不值这个价格,这应该不是问题,之前决定启动这个计划时,我们就确定了100亿美元的心理价位,”

    “至于他是不是真的有诚意,我认为,只要有百分之一点希望,我们就应该付出百分百的努力,事实证明,我们对未来趋势的预判,是完全正确的,”

    “我们雅虎的使命,是永远帮助人们以最便捷的方式获得最多最想要的信息,要实现这个目标,有个条件,一,全面:信息十分丰富;二,世界性:可以找到全世界的有用信息;,品牌:要让全世界的网民都知道Yahoo!”

    “这些都是非常正确的预判,但是,在道路的选择上,我们却有失偏颇,太注重于人工做内容,而忽视了技术驱动内容,”

    “现在的结果是,我们掌握的内容,是越来越多,但始终比不过技术驱动的内容,”

    最开始的时候,雅虎其实并不是一个门户网站,本质上也是一个内容搜索网站,页面也跟后来的专业搜索网站更类似。

    但走着走着,雅虎觉得依靠搜索意味着“内容还是别人的”,要想始终独占鳌头,得自己掌握内容才行,于是大干快上,朝向门户和媒体公司转向。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问题,要是内容和搜索两手抓,两手都硬,雅虎应该会一直保持自己互联网公司霸主的地位。

    问题是,在雅虎决定转向内容的时候,他们基本放弃了对搜索技术的进一步研发,后来干脆放弃了这一块。

    最少的时候,雅虎负责搜索业务的员工,只有6位之多!

    现在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这一个问题,那么,最好的方式,自然是收购现有的搜索公司,而现在的搜索公司里,谷歌这样在搜索领域做头把交椅的公司,自然是雅虎最好的收购对象。

    互联网领域公司的老大,就是这么大气,要收购,也是收购最强的。

    “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在内容方面,我们已经走在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前面,现在我们所缺乏的,就是如何让用户快捷的从我们这些内容里,找到他们所需要的,那也就是搜索技术,不得不承认,谷歌现在在这一领域,是最成功的公司,”

    “从公司的战略发展角度考虑,我希望,我们最多的内容,能匹配最好的搜索公司,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我们的优势,”

    “当然,我们不是没有其它的替代选择,只不过,要想让其它的公司,能有谷歌对我们的帮助这么大,至少得收购两家以上的公司,可能我们在收购上花的资金会少一些,但是,整合又是一个大问题,”

    “我们和谷歌也合作过很长一段时间,对这个公司很了解,公允的说,这是一家很有前途的公司,他们的团队,也是非常卓越的一个团队,就是从投资角度看,我也觉得,如果能投资谷歌,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综上所述,各位股东,我依然坚持对谷歌展开收购,”特里·塞梅尔结束了自己的陈词。

    看着议论纷纷的股东们,他坚持认为自己的这个决策,一定是非常正确的,是对雅虎非常有增益的一个决策。

    他现在担忧的是,谷歌,究竟有没有被收购的诚意?

    其实,他心里大概有了判断,从报价就可以看出来,第一次是0亿,第二次是60亿,这一次是100亿,这样的风格,和谷歌一向严谨的作风,不太协调。

    下一次去,他们会不会又一次大幅提高报价?

    但是,就和他刚才所说的一样,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值得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万一就达成协议了呢?

    …………

    虽然特里·塞梅尔说的很有道理,但是,用接近现在雅虎市值分之一的代价,去收购一家公司,这不是小事,真的要做出这样的决定,股东同意只是第一步,后续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比如,如何支付?

    现在的雅虎,自然没有这么多现金,必然是现金加股权的方式,因此,支付方案的设计,就是非常费力的一件事。

    所以,雅虎这一次间隔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给谷歌回复。

    雅虎这边一通忙活不要紧,还没有出场的佩奇紧张了起来,“是不是我们最后的一次报价太高?”

    这已经是他第次问冯一平这个问题,原来,像他这样心志坚定的家伙,也有这样不淡定的时候。

    “放心吧,肯定不会,”冯一平安慰他,“我们现在绝对值这个价,他们着急的,应该是这100亿,是不是我们最后的报价?”

    但佩奇听了,依然不是很确定。

    于是,等特里·塞梅尔第四次光临谷歌的时候,他又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非常真挚的热情,称得上盛装打扮的佩奇,看到终于出现的他们时,真的就像看到亲人一样。

    难不成,这次真的没问题?

    “佩奇,这是我们依据贵公司最终的报价,制定出的支付方案,为了这次收购,我们决定支付一部分现金,另外的部分,用雅虎的股票来支付,我们希望能尽快得到反馈意见,”

    特里·塞梅尔满怀希望的把制定出来的支付方案递给佩奇,为了这一份方案,公司的相关部门,最近可是一直在加班加点。

    然而佩奇的动作,让他的心一沉,那份凝聚他不少心血的方案,佩奇接过后,随意放在会议桌上,连打开看看的意愿都没有。

    看着佩奇的脸上,露出的那绝对发自内心的笑容,他还说话呢,特里·塞梅尔的心,就一步步的往下沉,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套路,他不是第一次见。

    压在心里好多年的那口郁郁不平之气,终于有机会抒发出来,佩奇的心里,高兴得在歌唱,他太激动,以至于说得有些结巴,“非常抱歉……,”

    特里·塞梅尔看着佩奇的嘴不断的张合着,脑袋嗡嗡作响,只隐约听到最后的那个数字,“10,”

    到了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还不明白状况?

    他脸色铁青的站起来,“我们走!”

    看着自己曾经多次恳求、甚至祈求的雅虎一行人高管,灰溜溜的走出会议室,轻巧的坐在椅子上转了一个圈,仰望着屋顶的佩奇先是笑,后来,看上去又很落寞。

    布林走进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都过去了伙计,”

    “对,都过去了,”他擦了擦眼角,“但我怎么觉得有些空虚?”

    对他们曾经多次不屑一顾的雅虎,几次上门报价收购,对他们俩而言,是比成功上市更大的肯定。

    在终于搬掉横亘在心里多年的阴影之后,在终于彻底的洗刷了往日大大小小的屈辱之后,就像终于卸掉了重担之后一样,轻松得都让他觉得有些空虚。

    “怎么会?想想还有那么多的工作等着我们做,想想我们一定会创造的美好未来,”布林说。

    “对,”佩奇站起来,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难得的有些羞赧,“不好意思,”

    “谢谢你施密特,谢谢你冯,谢谢你们的配合,”

    冯一平完全能理解他们的心情,这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弱者终于成功逆袭后的喜悦,这里面惨杂这很多复杂的情感。

    “好了伙计,”冯一平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没有谁能阻挡我们发展和崛起的步伐,”

    对佩奇和布林这一次的计划,心理年龄已经0多岁的他虽然不提倡,但是能理解。

    从人而言,谁都不是圣人,谁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憎怨。

    对于一个利益的载体——公司来说,就更是如此,那一家家被捧上神坛的或者伟大,或者杰出的公司,无论微软、思科、雅虎……,还是后来的谷歌,就更不可能是圣人。

    在他们高速发展的过程,都有不少黑历史,肯定都直接或者间接,有心亦或无意的,给很多个人和公司,带来了很多次超出一万点以上的伤害,但他们,对此熟视无睹。

    而且,大众同样很难关注到这些,他们只会用欢呼和掌声来迎接这些成功的个人和公司。

    公允的说,佩奇和布林最近的这些任性举动,其实并不会给雅虎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