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你们也知道,我的那两家小公司,都只能用传统的方式上市,不管是荷兰式拍卖定价,还是两级股权结构,我都不太了解,需要去查查资料,”

    “这样重大的问题,你们也不希望我在还不了解的时候,就随便给出意见吧,”冯一平笑。

    怡佳和汽车网,他们上市后的市值,都不及谷歌上市计划募集的资金,知名度就更不用提,谷歌现在虽然不像后来那样占优势主导地位,但在美欧,已然非常知名,家喻户晓。

    怡佳和汽车网上市的时候,如果提这两条,那就真的是个笑话,交易所不太会支持,投行不会卖帐,机构投资者也不会欢迎。

    至于小投资者,因为这两家公司知名度的原因,大概会是这样的反应,“你首先告诉我,这个怡佳和汽车网,是个什么鬼好不好?”

    当然了,冯一平这么说也不尽然,好歹也是国内名校金融系毕业,又在斯坦福商学院深造过,那两条他还是知道的,至少那两条的优缺点和适用条件,他相当清楚。

    之所以要这么说,其实也是在向佩奇和布林表明,自己并不是太支持的态度。

    “呵呵,能理解,”布林也笑,就是佩奇不笑。

    “拜托伙计,”冯一平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家都辛苦了这么长时间,又刚经过雅虎那样的事,庆祝也好,放松也好,就是短暂的离开办公室,去风景区吸吸新鲜空气,那也是很好的一个选择不是,”

    “说不定在那样的地方,一些平时不好解决的问题,一下就有了主意呢?”

    佩奇嘴角扯了扯,这大概就是笑的意思吧,“对我来说,工作就是最好的放松,”

    “不过,我赞同你的意见,那就尽快吧,”他想了一下,“后天周末,那就后天早上?”

    “可以,后天早上8点机场见,我回去马上查查相关的资料,好好学习一下,”

    …………

    “冯,”施密特一直留心着外面,见冯一平经过,连忙出来问,“他们是什么意思?”

    “我问了一下,他们可能还要考虑几天,估计下周会有结果,”

    冯一平实在不愿意打击他,如果按照佩奇和布林现在的意思,施密特的很多筹备工作,几乎都是无用功。

    佩奇和布林也还在讨论,“冯这是不赞同?”

    “看上去,并不是不赞同,是不太赞同,”布林点头又摇头,“他可能真的也要去查查资料,如果不是我们很早就在计划,你突然对我说核心的这两点,我也会不太清楚,”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很多事情,尤其是上市这样的事,绝对是谋定而后动,思而后行,早就有计划。

    正如佩奇所说,这核心的两点,是他们思考了好几年的结果,“不管从哪个方面看,这两项我们必须坚持,”

    “放轻松伙计,能听一听不同的意见也不错,而且,至少说服冯,比说服其它董事要容易,你说呢?”

    …………

    对于北加州的人来说,太浩湖一带,绝对是短期出游的最佳目的地。

    它位于加州和内华达州交界处的内华达山脉北段,平均海拔近2000米,面积500多平方公里,是北美最大的高山湖泊,湖水最深处达514米,仅次于俄勒冈州的火山湖,是美国第二深的湖泊。

    后者湖水最深处达592米,也是俄勒冈州25美分硬币上的图案。

    太浩湖位于旧金山的东北方向,和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连在一起,有分之二的水域位于加州,另外的分之一,属于内华达州。

    不过,虽然只有两百多公里的路程,但是因为沿途要翻越高山,经过丛林,本来路况就不太好,加之周末去太浩湖沿线的80号公路上,肯定有拖着房车、摩托艇,甚至是独木舟出游的家庭,如果开车,顺利的话,至少也要4个多小时,冯一平他们自然选择乘机前往。

    “虽然一年四季风光都很好,但我更喜欢在冬春两季去,”作为资深业余的滑雪专家,布林一登机,就滔滔不绝的说起来。

    佩奇孤身一人,布林难得的依然带着安妮,她这会正在跟黄静萍他们聊天,主要是逗阿曼达。

    “冯,你是第一次去,所以你不知道,太浩湖承办过1960年的冬奥会,它周围的滑雪场,条件同样非常好,南岸的天堂滑雪场,可以说世界上风景最好的滑雪场之一,”

    “我相信你的论断,”但对于布林一直怂恿自己去滑雪的建议,冯一平一直没有积极的回应。

    重生一次之后,相当于是又捡了一条命,但是他反而更在乎自己的安全,滑雪那样很容易出安全事故的运动,直接pass。

    离开办公室的佩奇,终于也开朗了一些,冯一平说得对,经过雅虎那样的事之后,是有必要出来放松放松、沉淀一下。

    “《教父》你看过吗?”

    “看过,”冯一平其实真没看,但是,当然听说过。

    “它就是在湖边拍摄的,据说,真正的教父,也一直隐居在湖边,”他难得的聊起了八卦。

    “呵呵,那太浩湖一定是最安全的旅游目的地,”

    教父的卧榻之畔,想必肯定非常安全。

    “我们打牌吧,”布林从包里拿出两副牌,“既然不能滑雪,我一定要去内华达那边玩几把,”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冯一平又连忙摇手。

    拜托,跟你们这些对数字特别敏感的人打牌,那不是找虐吗?我没有那样的爱好。

    他记忆力是挺好,但也许是从小受爸妈和老师教导的影响,对把好记性用在记牌这样的事上,他从心里是抗拒的。

    “还是到赌场再跟人较量,”佩奇也摇头,他把座椅调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你最近压力也很大,硬币之星那边的进展如何?没什么问题吧,”

    “反馈回来的消息都不错,聘请的顾问,对近期得到职能部门的最终批准,持乐观态度,”

    这也是冯一平抢在那之前出来的原因,等到硬币之星的事尘埃落定,自己又该忙得团团转。

    “特斯拉呢,怎么样?”对冯一平他们夸口的电动跑车,布林很关心。

    “呵呵,那边事情更多,团队还在磨合,不过,已经启动了几个项目的研发,”

    “加上DOOR网站,还有你在国国内的那么多业务,说起来,你比我们俩还要辛苦,”

    “辛苦到没什么,我还这么年轻嘛,就怕辛苦之后,却得不到回报,”冯一平笑。

    …………

    上午近十点,飞机降落在太浩湖南部的雷诺太浩湖机场,和位于海边的旧金山湾区不同,这里是截然不同的景观。

    阳光澄净清冽,触目可及之处,尽是茂密的森林,周围高山环绕,山头上还有皑皑白雪,高山之山,天瓦蓝瓦蓝的,上面散布着飞絮状的流云。

    加上4个保镖和位机组成员,一行人分乘5辆车,沿着幽静的林间小道,朝北边驶去。

    不多时,就能从左边的树丛里,看到点点蓝色的闪光,终于,汽车开过开阔的矮树丛,驶上了沿湖环路,一个美得让人摒住呼吸的湖泊,跃然眼前。

    湖水清澈,波光粼粼,近看比天还要蓝上几分,它一直蔓延向远方,湖的尽头,是突兀而起的雪山,雪山的白,湖水的蓝,松林的绿,触目可及之处,随便用相框一装,绝对是一副优美的风景画。

    没人说话,只有清风穿过松林,发出的沙沙声,反而把这里衬得更静谧。

    “漂亮吧,”

    “真漂亮!”

    冯一平突然有置身于纳木错旁边的感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