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衣服慢慢穿不住,街道边的树绿了,花坛里的花次第开了,哦,春天到了,然后都还没能抽出时间去踏春呢,街上的女孩子齐刷刷的露出大腿,夏天已然到了……。

    对农村的人来说,这就完全不是问题。

    因为种田这事,必须得靠天时,什么时令,就做什么时令的事,要是错过了,那就一年都没有收成。

    所以,他们格外喜欢秋季。

    他们的秋天,和城里的孩子,在作里写的秋天,“秋天到了,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天气凉爽了,大雁开始往南飞,它们在天上一会排成人字形,一会排成一字形……”,不一样。

    和城里的那些大人们担心的秋天,“今年究竟什么时候,是观赏红叶的最佳时间呢?”或者是“大闸蟹不会又涨价吧?今年得准备送多少月饼?”,也不一样。

    他们的秋天,真的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田里的稻谷成熟了,得赶在下雨前抢回来;树上的板栗熟了,也得赶在它们掉到地上之前打下来;黄豆、芝麻、红薯……,地里的所有庄稼,也都要在秋天一样样的收回家里。

    仓里、房梁上慢慢满了起来,他们心里也踏实起来,至少一家老小明年的温饱有了保证。

    这些收获,真不好用钱来衡量,几个早上在田里帮家里收割谷子的小年轻就在嘀咕,“辛苦这么长时间,看起来这么多东西,其实还不抵我一个月的工资,我一个月的工资,就能买回来一大仓谷子,还比我们这的谷子好吃,”

    话音刚落,一只解放鞋打在他身上,他老子提着镰刀,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把汗,“要是我们都不种田,你拿着钱到哪里能买到粮食?”

    “上了几个月的班,就看不起你老子了吗?要不是有这些东西,你能长大这么大?”

    “你说是不是叔?”他问正好的经过的冯振昌。

    “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钱买,这样的家伙,该打,”

    92年之前的每年这个时候,不也都是他最大的盼头吗?虽然现在早就不靠这个过日子,但为了家里每年的口粮,他们依然种了一块田。

    不多,估计也就十多担草头(刚收割的谷子),约好了几个侄子下午一起帮他们收回来。

    其实按这几年的惯例,到时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帮忙,去年吧,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田里的稻子全都割完,捆成了捆,再十多分钟后,就整齐的垛在晒谷场上,等着脱粒。

    “你家的什么时候收,提前言语一声,”

    “不用麻烦,我家就那么小一块地,几个侄子说不用我们动手,”

    虽然他这样说,下午家里的那块田一开镰,马上就聚拢了很多人,热热闹闹闹的,有点像以前大集体的时候一样,不少是放下自己家田里的谷子过来帮忙。

    “这怎么好?还是先忙你们自己的,我这人手够,”

    “没事爷,看了预报,这两天天气好,在田里多长半天没事,”

    大家在忙,梅秋萍和厂里食堂的师傅,从厂里的小四轮上抬下一张桌子和一个大钢桶,“吃碗水饺啊,我包了一下午,”

    她早就想到了这一幕,忙完了他家的,大家还要继续割自己家的,也没时间坐下来好好吃饭,送点东西给他们垫垫肚子挺好。

    “这个好,”不少人笑着过来拿碗自己舀。

    刚刚还长在田里的谷子,现在都变成一小捆一小捆的躺在田里,接下来捆成打捆,再装到小四轮上就好。

    梅秋萍还一人塞上一包烟,“也不是什么好烟,不管抽不抽,都装着,”

    去年的时候,她送来的是包子。

    插秧,割谷,对农村来说是大事,按理呢,帮家里插秧和割谷的人,伙食得参照匠人的水准,要比较隆重,现在大家时间都比较紧,只能这样意思一下。

    当然,这会不好用钱来打,或者是送一些花钱买来的成品,你那是骂人呢!

    现在大家日子都好过了,自己动手做的东西,哪怕是下碗面,那才代表了你的诚意和心意。

    等十二担草头在现在又变成打谷场的广场上,堆成一个小垛,上面再盖好一层塑料纸,冯振昌拿着镰刀跳上车,“你先吃吧,我去给他们帮帮忙,”

    “小心点你的腰,”梅秋萍在后面喊。

    农村做事,就是讲究而个将心比心,大家帮着把自己的谷子收了回来,然后你就舒舒服服的躺在家里看电视?这样的事,他们做不出出来。

    冯振昌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十点钟才回家,挺累,但精神还挺好,“快烧水,我洗一洗,”

    “不先吃饭?”

    “又是面条,又是包子,吃了几家,早饱了,好多年没这样点着灯抢稻子,”

    “你看你,”梅秋萍接过他的外套,都湿乎乎的,“你上了年纪,比不过那些壮劳力,要不明年我们不种田了,省得这么辛苦,”

    “怎么能不种?再说,辛苦个什么?别看出的汗多,那是因为天太热,我就是抢着做重活,他们也不让啊,”

    虽说不饿,等他洗完澡出来,梅秋萍已经摆好了几样小菜,还主动给他拿出来两瓶说是德国的啤酒,冯振昌美滋滋的喝着,“还真有些大集体时候的感觉,”

    “大集体有个什么好的?”梅秋萍说,“不过,这日子好起来,这风气也跟着好起来,还真是不错,”

    “是啊,我们这里还能保持这样的乡风,真的难得,有些地方的村子里,现在跟城里也没区别,左右隔壁有个什么事,同样不闻不问,你找到他头上,他还不乐意,”

    冯振昌先感慨,跟着就自夸,“嘿嘿,说起来,这主要也是我们的功劳,我们热心,大家都跟着也热心起来,”

    “得了,喝了点酒,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梅秋萍说。

    “忘了什么?”冯振昌不解。

    “这个时候,按理是不是该给静萍家送些节物?”

    “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是得送,该送,静萍这孩子,都帮我们生了一个孙女,你理一理,我明天一早就给亲家送到镇上,”

    “你说一平他们俩也真是,一到美国,就都不回来,他们的事,也该办了啊,”

    “最近几次见面,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多了,我觉得老黄好像是有点意见一样,你说,他们是不是怨我们这事没抓紧?”

    “这有什么难的,明天直接问问他不就清楚了?你自己吃,我得去翻翻,看明天带什么东西给他们好,”

    …………

    省城,经过刘继忠的再努力,主要是一次次的送礼请客之后,在今天,他向工行贷款的一个亿,终于批了下来!

    和集团财务一起走出银行大门,他感觉整个世界都美丽了几分。

    家里,在阿姨的协助下,沈雪也已经做好了一桌饭菜,听到车声,她笑靥如花的迎到门口,接过他手里的公包,“恭喜你啊刘老板,”

    “同喜同喜,”刘继忠也喜笑颜开的搂着越来越有风韵的老婆,“嗯,好香,还是你做的菜最好,”

    这些日子,为了贷款的事,频繁的陪同银行那些部门的头头脑脑们,出入各种楼堂馆所,喝吐了好多次不说,吃酒店里的那些宴席,也都快吃吐了。

    “老公,为了我们的新项目能顺利开工干一杯,”

    “这杯得喝,也为了雪你这一阵的辛苦,”刘继忠笑着一饮而尽,伸出杯子,“再来?”

    “这杯为什么?”

    “为什么?当然为了答应你的事,”

    “什么事?”

    “呵呵,”刘继忠伸出一根手指,“按现在的趋势,这个项目顺利结束之后,我们能进账这个数?”

    “一亿?”

    “嗯?”刘继忠摇头,“你再猜,”

    “十,十亿?”沈雪紧张得说都不会话。

    “呵呵,对咯,”刘继忠大笑,“你看,我们是不是又近了一步?”

    “哇,太好了,”沈雪如小鸟投林一样,轻快的跃进刘继忠怀里。

    …………

    “老公,你快点,”卧室里,灯光被调成了粉红色,沈雪在娇滴滴的叫。

    “好咧,”刘继忠用浴巾擦着头,关掉书房的台灯,关电脑之前,顺手刷新了一下,然后,他觉得自己真是手太欠,网上的那条新闻,让他的好心情霎时消失殆净。(。)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