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你好,我是智昌家具租赁公司的,”

    公司的名字,各取了他们俩名字的一个组成,因为昌是开口音,所以放在后面,“志昌”听着太俗,就成了智慧的“智”。

    “车上有家具要送到C6栋1106的陈工,能不能麻烦您通融一下,把那边的栏杆打开一下,”

    这家小区绿化做得很好,每栋门前都有花坛,后果就是,他们这样的货车,从正面走不到楼前,地下停车场又限高,要搬家,只能从后门走,可能是出于安全考虑,那边的入口处,全围上了铁栏杆,每栋只留下一处活动的出入口。

    “送家具的?”保安手背在身后,看了眼前的肖志杰,和他身后的小货车一眼,非常尽责的架势。

    不等他说出下,肖志杰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大哥,这么热的天,辛苦了,这是刚买的,还是冰的,你解解渴,这不是什么好烟,你抽着玩,”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包白沙递过去。

    之前碰了几次钉子之后,他现在做这些事,那叫一熟练。

    保安也没二话,也没推辞,把东西朝岗亭里一放,跟里面的同事招呼了一声,提着串钥匙在前面走,“你打电话让业主下来到楼下来一趟,”

    “没问题,我这就打,”

    “还有,现在是休息时间,搬的时候尽量不要发出太大声响,”

    “你放心,我们的家具都是纸板包装,不会有什么声响,也不会划到电梯,”

    “哦,那还不错,还要注意,不要占用多部电梯,”

    “行,我记住了,”

    后面慢慢跟着走的车里,王昌宁看着前面和保安谈笑风生的肖志杰,觉得做这些事,他还真是比自己老到。

    他们这次的客户,穿着洁白短袖衫的陈工——科技园里一家公司的软件公司的工程师,已经等在楼下,保安核实了两句,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不要影响到其它住户啊,”

    经过正在从车上朝下搬纸箱的肖志杰时,他小声说了一句,“出来的时候,还从我们那边走,不收你停车费,”

    “谢谢你大哥!”

    这些人吧,还是好打交道的,只要你能转过弯来,给他们一点好处和尊重,他们也会很替你着想。

    估计也就十多岁的陈工笑着走过来,“辛苦了小肖小王,哟,这包装确实不错,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不用,不好意思陈工,还劳烦你跑下来一趟,你上去等着就成,我们一会就好,”

    “那几位辛苦,”

    “应该的,”肖志杰一挺腰,抱起一个大纸箱。

    跟王昌宁一起抬一个重箱子的货车司机,看着那边悠哉悠哉进楼的陈工说,“这些化人就是虚伪,有心帮忙还会穿着白衬衫?”

    “哎,不好这么说,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事,”

    跟着一想,这家伙,说化人虚伪,这不是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吗,因为这陈工,也只是大学毕业。

    等到把最后一个箱子塞进电梯,结算了送货费,两人又的感谢这个外面叫的小货车司机,电梯里筋疲力尽的两个人,拿着矿泉水一通猛灌,“做点事还真不容易,见谁都得陪笑脸,”肖志杰说。

    “这些算什么,只要有业务就成,”王昌宁说。

    …………

    “请进,不用带鞋套,家里空空的,之后总要请家政的来打扫卫生,”在阳台躺椅上抱着笔记本电脑的陈工说。

    “您这是木地板,我们还是套上好,”智昌的两位创始人,同时也是现在唯一的两位员工,提着工具箱,套着鞋套,带着手套,走进这套比他们租住的房子,不管是硬件,还是周围环境和配套,都高了好几个档次的高档公寓房。

    陈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俩开箱、组装,“你们两位也真挺辛苦,什么事都得自己来,”

    他记得很清楚,在公司大楼前发资料的,是他们这两位,拿到他们的宣传资料,到他们那间小门脸谈的时候,接待的,也是这两位,现在送货兼上门组装的,依然是这两位。

    “呵呵,我们没有陈工您那样的能力,只能做这些事,”肖志杰姿态很低的跟陈工闲聊,手上也不停,灵活的用棘轮扳手拧着紧固件。

    “呵呵,你这说的太客气,”陈工笑了一下,“你们这工作服挺好看,”

    “这我同学设计的,”

    “哦,那你这同学还不错,”

    肖志杰看了王昌宁一眼,我们这同学,自然不错。

    他们身上的工作服,其实就是家具厂的工作服,改掉了上面的名称而已。

    设计者,就是冯一平。

    一直以来,他就很看不惯国内车间的工作服,绝大多数工厂的工作服,都是一个爹妈的孪生孩子,而且,和它们几十年前的那些爷爷辈的哥哥姐姐没什么区别,依然长得一模一样。

    冯一平很看不惯。

    所以他当初定做工作服的时候,严重借鉴了美国飞行员的套装,不再是分件,是连体的,颜色也不是那种深蓝或者死板的瓦蓝,而是绿灰色,又讲究剪裁感,看上去很低调,但又有些档次的感觉。

    陈工看来对肖志杰印象不错,他们组装的这两个多小时,一直在跟肖志杰闲聊,肖志杰也是刻意奉承,陈工他们公司,应该还有不少潜在的客户。

    这个过程,电话还不少,都是拿到了他们的资料,打电话过来问详情的准客户。

    到下午近四点,哥俩终于完成了今天的这一单生意,细心的把那些纸箱整理好,“陈工,你看看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挺好,”陈工正在试用那些刚组装的家具,“东西好,你们的服务也好,放心,我一定在公司帮你们好好宣传,”

    “多谢,您留步!”

    …………

    小区门口不远的便利店里,两人卖了两瓶矿泉水,轮流擦脸,“饿死了,先找个地方填填肚子再说,”

    是真饿,他们这一下午,干的都是体力活。

    “过来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家面馆,走吧,”王昌宁提起工具箱,他也饿了。

    “爽!”肖志杰把碗里的汤都喝个精光,“回家?”

    王昌宁看了看表,“刚好那边很快下班,既然都到这边来了,那就再去发几圈资料?”

    “好咧,”肖志杰拍了拍肚子,“希望今天能拉来几个客户,”

    不过,在顶着大太阳,背着包,拎着工具箱朝前面写字楼走的路上,他又有些泄气,“等到下个月,生意能稍微稳定下来,我一定跟家里说,先把车给我们买咯,”

    “你就走吧,就是要买,也是先买能拉货的小货车,”

    “老王,你说,买辆和家具厂差不多的那种依维柯的展示车怎么样,我们也改装一下,既能展示,还能拉货,也能拉人,”

    “你这么一说,也不是不可以,快点,那边快下班了,抓紧点,争取发出去100份,”

    …………

    此时在他们的隔壁的香港,盛装打扮的李方成和李家伦,正驱车赶往一个朋友家,那里,今晚有一个party。

    “苏伟的分成,我筹齐了,”李家伦说。

    不好找老爸,为筹这笔钱,他不得不瞒着家里,找上了舅舅。

    “那就好,明天就转给他,省得他天天打电话烦,”李方成说。

    “哎,你看了他这两天的新闻吗?”他问李家伦。

    “你是说他收购硬币之星的事?”

    “是啊,我发现这出身真的很重要,怕也是只有他那样穷农村的出身,才会对换硬币这样的生意那么感兴趣,我在美国那几年,反正一次没用过硬币之星,丢不起那人,”

    李家伦心说,这样说冯一平,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不过,还是附和道,“我也一样,”

    等到了目的地,看着院子里那些光鲜的汽车,顿时他们对自己的车都有点看不上眼,“明年一定得换车,”李方成说。

    “对,都不用靠家里,估计我们自己都能入手一辆恩佐,”李家伦说,“我刚好知道有人想转手一辆,”

    “我对法拉利没兴趣,我现在喜欢林保坚尼,阿伦,今天有没有好对象介绍给我?”

    李家伦顿时有点后悔带这货过来,今天晚上参加这个聚会的,可都是他圈子里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