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比如皮埃尔·奥米迪亚,大学毕业之后,也创业过几次但是都不太成功,不得不又在别人的公司,干起了苦哈哈的码农。

    直到他发挥骨子里法国人浪漫的天性,为了女朋友不同寻常的嗜好,随便做了一个网站,却没想到这个无心之举,却催生了eBay,从而成就了他一生的辉煌。

    和女朋友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居然成了世界顶级富豪,你这让那一众殚精竭虑、宵衣旰食的苦苦拼搏,却一次又一次只能见到成功******创业者们,情何以堪?

    但是有时候,成功看起来就是这么简单,比如眼下经常要忙到晚上10点才能吃饭的肖志杰和王昌宁。

    也不过是王昌宁发现了家具租赁这一块好像有机会,刚好冯一平在深圳就有家具厂,冯一平也表示支持,然后他们就开始干,四处发传单拉客户,然后,现在就这生意就哗啦啦的来,好到他们都始料未及。

    就他们那天送货的陈工那个小区,迄今接到的生意,已经有16笔,而且这数字应该还会增长!

    “还是得让智通给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系统,”智昌公司的那间小铺子里,玻璃拉门大敞着,墙角两台大风扇都开到了最强档,嗡嗡的吹着。

    门外人来人往,热闹非常,都是收工后消暑的人。

    茶几上,放着鲜椰子炖鸡、回锅肉、清炒油麦菜、凉瓜炖排骨,肖志杰和一个小伙子俯在茶几上,吃得酣畅淋漓。

    王昌宁坐在办公桌后,旁边放着一碗汤,这会还忙着用EXCEL做账。

    “先吃了饭再说,不急在这一会,”听了他唠叨,肖志杰叫到,“你不饿啊,”

    “马上就好,”王昌宁眼睛盯着电脑,“用这个表格做账,还要自己核对、总结各项数据,一点都不直观,”

    “先将就着吧,等到忙过这一阵子,生意再上一个台阶,稳定下来后再说,到那会,我们也能请一个内勤,”

    “是得请一个,我宁愿去搬一车货,也不愿意做这个,”王昌宁终于输完了今天的数据,“你等会再核对一遍,”他对肖志杰说。

    “金涛,多吃点,我们这一天天的都不轻松,”

    吴金涛,是他们聘用的第一位员工,来自四川,专毕业,话不多,但是人老实,做事勤快。

    “嗯,”跟两位小老板一起吃饭,这个刚成年的小伙子,还是有些拘谨。

    “如果再加一个人,努努力,我们一天能完成8单生意,老王,你看是不是再去找一个?”

    “挺好,那到时刚好在附近帮金涛他们也租一套房子,”王昌宁说。

    就这样边吃边聊,近十一点,他们才放下碗筷,当然,桌上的饭菜,自然不剩什么。

    等吴金涛处理好垃圾回来,两位小老板又在例行总结今天的工作,“金涛,你也说说,我们的工作,有没有可以改进的地方?”

    “我觉得,租用我们家具的这些客户,对电器同样有需求,这方面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吴金涛还真有点想法。

    自从跟着去嘉盛家具厂提了一次货,知道这两位跟嘉盛的老板,也就是首富冯一平的关系后,本来还打算把这份工作当过渡的吴金涛,顿时改变了想法,下定决心,一定要抱紧眼前两位的大腿。

    所以他不但工作用心,对公司的经营,还真的有花时间去思考。

    “你能看到这一点,很不错,”王昌宁说。

    第一次当老板的他们,说话还是学着以前带自己实习的嘉盛的那些主管,“只不过你有没有考虑到,家电和家具不同,更新换代很快,比如电视,今年最流行的,到后年这个时候,性能已经落伍,我们的针对的那些客户,肯定看不上,一两年的时间,我们能收回来多少租金?”

    “我们还要考虑到一个问题,家具只是会有折旧,家电还牵涉到一个维修的问题,太麻烦,一些耐用的,比如空调,安装也费事,”肖志杰说。

    “还有一点,要是做家电租赁,那前期投入也大,不管是厂家还是间商,都不可能像嘉盛家具这样支持我们,”

    “对,是我想的太简单,”吴金涛只想到能增加生意,却没想到其它这些。

    “还有金涛,”王昌宁看了肖志杰一眼,决定还是自己来说这个问题,“在客户家里的时候,我们尽量不要用他们的卫生间,哪怕是他们还没有入住,你知道,有些人很在意这个,我们还是不要给他们添麻烦,去公厕,好吧,”

    “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

    “没事,没必要这么紧张,也怪我们事先没跟你说,我们年龄也差不了几岁,平常随便点,”

    “记住就好,”肖志杰拍了拍他肩膀,“老王,明天上午还是你呆在店里,我和金涛去厂里,”

    “行,下午我再过去找你们,”

    …………

    回家的路上,肖志杰提议,“感觉睡不着,去公园那边逛逛?”

    “好哇,”

    深圳的所有公园,全部免费,这一点应该走在了全国的前头,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此时的公园里,依旧有不少人,很多都是相偎相依,窃窃私语的情侣。

    “老王,要不把于莲叫过来,让她在店里接待,做账,顺道做饭?”

    王昌宁想了想,摇了摇头,“还是不要吧,你记不记得一平说过,最好从一开始就正规一些,我不想把我们的公司,一开始就搞成夫妻店,”

    “唉,我还想家里能多一个全能型的助手呢,”肖志杰笑,“国庆节快点来吧,几个月不见,还真是想得慌,”

    “憋不住了?”王昌宁笑,“哎,你看看那边长椅上的那个,不会是住在这吧?”

    “他啊,”肖志杰看了一眼,“两天前我就留意到了,应该是住在这,所以说,这边机会是多,但落魄的同样也多,”

    …………

    家具厂仓库,知道肖志杰和老板关系的库管看着肖志杰在出库单上签字,“肖老板你们生意很火哦,”

    “什么老板,”肖志杰笑,“冯老板才是老板,”他把签过字的出库单给他,今天可能还要来趟,还得麻烦你,”

    “什么麻烦,应该的,冯总要是知道你们发展得这么快,也一定会很高兴,”

    “我们这算什么,哎,那是?金总来了,你忙,我去打个招呼,”肖志杰看到,那边办公楼前,熊玉良笑着拉开一辆刚驶到的商务车的门,从车上下来的,正是金翎。

    “金总,金总,”就像见到亲人一样,他一路小跑着过去,“你怎么来了?”

    真准备进门的金翎停下来,“志杰啊,你好!听说你们和昌宁做得不错,”金翎跟他俩见过好几次,也知道这两个家伙在冯一平心的份量。

    “呵呵,他们真是不错,开业才几天,就每天都忙不过来,”熊玉良说。

    “哦,那是真不错,”金翎笑着点头,“明天,我去你们那看看,”

    肖志杰有些不好意思,“金总你这么忙,不好耽误你时间,我们那真没什么好看的,”

    然后,他就呆住了。

    刚刚背朝着枕边在旁边打电话的一个女孩子,走到金翎身后,跟她耳语了几句,“你就是肖志杰对不对?也不胖啊,怎么一平总叫你肖胖胖?”

    看着那张脸,看着那个人,肖志杰就好像被闪电击了一样,一向在女孩子面前话很多的他,这会竟然嗫喏着说不出话来,“我,我本来就不胖,”

    已经剪成短发的方颖芝粲然一笑,“你们不错坳,不愧是一平的同学,都这么厉害,”

    看着那笑,肖志杰霎时觉得心慌得紧。

    等会到车上的时候,他都记不起是怎么跟金翎道别的。

    “那就是嘉盛的金总?”吴金涛兴奋的问。

    “嗯,对,”

    “肖总,你怎么了?”吴金涛发现,小老板到车上后,就一直在摇脑袋。

    “啊,哦,没什么,”肖志杰看着后视镜里的工厂说。

    摇头没什么用,根本甩不掉,那个形象反而在脑子里越来越清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