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老默,你确定那里面没有虫子?”从亚马逊园区出来,他们直接驱车到西雅图的地标,太空针塔。>≯

    今天的晚餐,就在针塔顶部的旋转餐厅解决。

    相信看过电影《黑衣人》的都知道这个地方,在那里面,针塔顶部那个形似uFo的玩意,真的就是飞船,而且是虫子的飞船。

    “至少今天没有,也幸亏总统今天不用,不然,我们还真不好包场,”默巴克带着冯一平朝专属电梯那边走,电梯旁有一个牌子,“今晚skycity不对外开放,”

    昨天主持布会的玛莎和针塔的两个工作人员一起,正等候在那里。

    冯一平笑着朝她点头示意,“为什么总统会用?”

    “因为,本地不少民众都说,这其实是外星人入侵时,总统的专属飞船,”

    默巴克解释的时候,不少知道这个说法的员工已经忍不住笑。

    冯一平也笑,谁说只有国内的老百姓爱跟风瞎传,西雅图这个高科技之都的美国老百姓,不照样这个样子?

    就算这玩意真是飞船,这可是在华盛顿州,不是华盛顿dc,真有外星人入侵,难道美国总统从他的白房子出来,还要再从美国的东边,飞到西边的西雅图?

    “还真说不定,”坐在高电梯里,冯一平笑着说,“周围这么空旷,说不定就是为飞船升空做准备,”

    这个电梯,据说下降的时候,和雨滴的度是一样的,数学不好的冯一平,算不出这个度是多少。

    而且太空针塔的周围确实非常空旷,以至于在它上面,视野相当不错。

    这是为了迎接62年的世博会,而建成的一个地标性建筑,高18o米,在当时算是地地道道的高楼,在现在看,则真是个小个子。

    对面的西雅图市心,明显有不少高楼比这还高,就我们国内的东方明珠塔,高468米,是它的26倍高。

    不过西雅图本地的民众,依然对它特别喜欢,当地流行的一句话是,到西雅图不到太空针塔,就相当于到了巴黎不去埃菲尔铁塔。

    敢这么对比,足以说明,他们对这个塔,绝对是真爱!

    电梯大门一开,冯一平一楞,两边都是人,都是盛装打扮的硬币之星员工,布坎南和迈克,以及其它几位从硅谷过来的员工,也在其。

    冯一平回头看了默巴克一眼,他笑着闪到一边,高举起双手鼓掌,霎时,其它的员工也都鼓起掌来,还有欢呼,还有人吹口哨,这动静,塔底绝对听得到。

    冯一平有些无奈,好不好搞得这么国嘛!或者是,国外其实也流行这个调调?

    冯一平跟热情的员工握手,那些家伙,这会都是一副被接见状,默巴克在冯一平耳边说,“亚马逊的洽谈结果,他们都已经知道,”

    冯一平这才了然,难怪这些家伙这么热情呢,原来至少有一多半,是冲着钱来的。

    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冯一平都能谈到92折,这其实就竖了一个标杆,在和很多其它公司洽谈的时候,硬币之星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也要求92折,这个利润,绝对比以前还要高!

    那硬币之星的效益接下来一定好,公司效益好,他们的收入自然也水涨船高。

    不过,看着眼前这些非常热情恭顺的员工,冯一平也挺畅快,至少硬币换卡计划的提出,以及他今天和贝佐斯可喜的会谈结果,让他成功的在硬币之星竖立起了自己的威信。

    员工们都很热情,特别是那些女员工,蜂拥而上,来找冯一平握手,虽然没谁做出在老板的手心挠一下下这样轻佻的举动,但是她们那眼睛,真是勾魂夺魄,把该说的话都说了——谁说老外演戏不注重眼神只注重面部表情的?

    而且她们穿的都是晚礼服,晚礼服,你懂的,特色就是料子少,冯一平跟她们握手的时候,视线绝对不会低于她们的肩膀,即便如此,还是避免不了,所以,他这一路,心里一直在碎碎念“啊米豆腐”静心,还反复提醒和告诫自己,已经是个有婆娘有娃的汉纸。

    餐厅正前方,果然有一张半人高一人宽的胡桃木讲台,上面还有硬币之星的标志,“冯,你这是第一次跟所有员工见面,得说两句,请,”

    冯一平算是明白了,这就是突然袭击。

    他无奈的摇摇头,从一位侍者举着的托盘里拿起一杯香饼,走到讲台后面,“谢谢大家,大家请坐,”

    “其实我也一直在想,第一次跟大家见面的时候,究竟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过去的这些天,在座的各位同事,免不了会有些担心,被一家业务并不相关的公司收购,拿公司未来的展,究竟是好是坏?”

    “公司的管理层,会不会有大的变动,或者是,自己的工作岗位,会不会被裁撤?”

    “然后我觉得,面对大家的这些担心,我做出的一些空洞的承诺,不会有任何意义,还不如拿出一些让大家都会感到希望的行动来,这就是合并之后,我委托公司管理层,马上进行硬币换卡计划的原因,”

    “非常感谢各位同事的努力,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之下,这个计划的进展,非常顺利,和我们合作的商家,越来越多,这也意味着,我们的业务,将迎来一次大的增长,公司的效益,会越来越好,大家的收入,会越来越高!”

    掌声再一次响起,确实,冯一平现在说这些话,比他第一天到公司时说再多,还要管用。

    “默巴克,是一位优秀的领导人,他带领的团队,同样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我对大家的工作非常满意,我提出的硬币换卡的计划,能这么快的得到这么多响应,和大家的努力,以及高效的执行能力分不开,因此,我在这里,要郑重的向大家表示感谢,谢谢大家!干杯!”

    “当然,这并不是说,公司并不会进行调整,”

    冯一平这话一出,热烈的掌声马上停了下来,不少人都有点紧张。

    “我相信,我们公司,能把兑换硬币这项业务,展得很好,但是,我觉得,这还远远不够,我们应该大胆的涉足其它关联的领域,关于这一点,我们业已有了周密的新计划,”

    “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个调整,不是指的裁员,而是很快,我们就应该要进行扩充,”

    “谢谢大家,祝大家用餐愉快!”趁不少人还有点愣神的功夫,冯一平快步走下讲台。

    “讲得不错,”布坎南举起酒杯对冯一平说。

    餐厅里,这会不少员工,拍着桌子,在整齐划一的喊,“冯”“冯”

    已经坐下来的冯一平,不得不又站起来示意。

    默巴克还真是很豁达,或者说调整得很好,看着原来属于自己的员工,对冯一平这么推崇,没有一点不愉快的意思,“冯,我们什么时候去芝加哥?”

    “老默,从布消息的时候起,你就一直很忙,这两天同样如此,如果芝加哥之行进展顺利,接下来又有得忙得,总算现在各项进展都还不错,你要不先休假两天,好好放松一下?”

    “你知道,我也想回硅谷休息两天,”

    听冯一平这么一说,默巴克自然也不好表示反对,“呵呵,谢谢,”

    “布坎南,那你跟那边预订一下行程,”

    “没问题,我明天就联系,”

    …………

    省城,嘉盛假日酒店裙楼,罗佳还在跟前台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见冯总,”

    拦不住蔡虹,罗佳这样的,前台还是能拦住,“对不起,冯总现在很忙,概不会客,请你先预约,”

    要是能预约得上,我能上这来?

    看到在这没用,罗佳眼睛一转,又想到了另外一个主意。

    点多,冯玉萱的车刚刚驶出地下停车场,一个人猛然从旁边窜了出来,把她吓一大跳。

    “玉萱姐,玉萱姐,是我,”还没等她下车,那人就在敲窗户。

    “罗佳?你没事吧,”

    “我没事,玉萱姐,你把车门打开,”

    冯玉萱本来想说自己很忙,不过想了想,还是让罗佳上了车,“我晚上还有事,你去哪,我送你,”

    “玉萱姐,求你见我哥一面吧,他这些天都病了,”罗佳一边说,一边留心冯玉萱的反应,但好像没什么反应,她只专专心致志的看着前面。

    “我家里都很后悔,也都很抱歉,玉萱姐,你连正在装修的房子现在都不关心了吗?”

    “罗佳,8点我在总部有个会,只能带你到这,你自己打车回去好吗,路上小心,”冯玉萱在一个路口靠边停下。

    冯玉萱依然不为所动,这些话,不应该由罗佳来对她说。

    无功而返的罗佳一下车,马上拨通了罗维的电话,“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