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人固有的印象里,农村应该是个很守旧的地方,其实真不然,这些一直向往着好日子,但却过了好多年不好日子的地方,其实最大胆,最懂得变通。

    因为好多年日子一直难过,所以他们不管做什么事,都很直接,才不会弄那么多弯弯绕。

    比如深刻影响到我们国家新时期得发展方向,直接改变了农村发展史,掀开了改革开放序幕的小岗村农民承包到户,原因很简单,大集体大锅饭不好,承包到户好,好就做。

    现在的冯家冲也一样,随着大家的身份,从农民变成工人,变成小老板,好多原来一直固守着的那些老礼,那些传统,已经无声无息的被大家摒弃,或者赋予了它新的内涵。

    比方说,原本大年三十的这天,除了那些要帐的,大家一般不会去别人家里串门,但是今年的三十,从上午开始,冯一平家里就宾客盈门,连黄静萍都不得不帮着招呼客人。

    今天来的这些人,包括肖志杰的爸爸,王昌宁的爸爸在内,都是在外开店的面馆老板。

    他们中的有好些,昨天才刚刚从外地赶回家,今天就匆匆的赶到冯一平家里拜访。

    二楼的客厅里,今天很热闹,张秋玲抱着阿曼达就不想撒手,一会让她叫姐姐,一会让她叫阿姨,让小家伙感觉有些凌乱。

    肖志杰和王昌宁这两个,不会像张秋玲那样逗阿曼达,但是看着这个萌萌的小家伙,明显也稀罕得很。

    “一平这也真是,怎么刚好这时又碰上这样的麻烦事,”肖志杰说。

    “你也不想想一平一年忙到头,有多辛苦,”张秋玲马上白了他一眼。

    她知道,这个家伙,是事到临头,又有些心虚。

    有什么好心虚的,今天跟着你和你爸一起来这,我爸都没说什么。

    “我知道他辛苦,这不是本来说好了过年的时候好好聚聚,结果又泡汤了吗?”

    “也说不上特别辛苦,就是现在事情这么多,有时难免会有些类似这次的突发事件,他也控制不了,”黄静萍说。

    站在窗口的于莲看到一个人夹着烟拿着鞭炮走出门,迎向那提着几个礼盒朝这边走的人,“又来人了,一平家这几年年三十的都这么热闹吗?”

    “我还真不清楚,”黄静萍笑,这边家里的事,她还真不清楚。

    “你们家每年也是这个时候来?”于莲问王昌宁。

    “往年不会等到今天,最迟二十七八就会过来,”

    “年底在外面开店的那些人都会来?”

    王昌宁看了眼肖志杰,“也都会来吧,但不会有今年这么齐,今年是大家一起约好了今天过来,”

    “哦,是有什么事?”这下连黄静萍都忍不住问。

    “主要是道谢,”

    …………

    楼下此时非常热闹,挤满了老老少少八十几号人,这还不是全部,还有十几个正在来的路上。

    要是在往日,屋里的烟味怕是能呛死人,但是现在却好得很,吸烟的人不是没有,但只有几个。

    自己开面馆,哪怕烟没全戒,那也不像原来一天至少一包的抽得那么凶。

    冯振昌坐在主位上,脸色泛红,声音很大,“这些事都是公司该做的,谢什么谢,再说大家都乡里乡亲的,应该互相帮衬着,再这么说就显得外道,”

    这些人里,有今年刚加盟开店,本钱还是从冯振昌这里挪了一些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开店不止一年,收入都很稳定,今天他们约到一起,和王昌宁说的一样,就只有一件事,表示感谢。

    “不是这么说,”肖志杰爸爸肖建平因为年纪大,也能有个位子,“以前帮的忙,我们就不说,你看看,我们在场的这些,包括那些今天还没有赶到的人,哪一家不是因为冯大哥你和一平,我们才能过上现在的日子?”

    “还有,这一次真不同,说实话,那会公司让大家改菜单,不用鸡汤鸡肉,改用猪大骨汤猪肉的时候,我们还多少有些意见,这样不是把生意让给了那些学我们做法的面馆了吗?”

    “今年我们才明白,公司的这个决策有多么及时,”他有些得意,“我老店附近的那家面馆,一直学我们,一直还是用鸡汤鸡肉,原来生意还不错,这几个月,呵呵,哪怕是再学我们用猪大骨汤,也没几个人光顾,”

    进入04年,这场源起韩国的禽流感,不但没有趋缓,反而在进一步扩散,现在不止是家禽,在越南,在泰国,已经有不少人感染禽流感并且不治的事例。

    虽然有了非典的深刻教训,国内这一次控制得很好,暂时没有人感染的的病例,但是,家禽里主要的养殖品种,鸡感染禽流感的事非常常见,为了引起大家的重视,电视里经常会有各地捕杀、销毁哪家养殖场多少只鸡的新闻。

    这样的情况下,那真是人人谈鸡色变,谁还愿意去吃你鸡汤煮的面?

    这下,原本那些靠模仿老家味道面馆,但是又没有及时更改,或者懒得更改菜单的面馆,现在哪还会有生意?

    “这有什么,这也是一平误打误撞做到的,”冯振昌说,“他就是觉得时间长了,要换换口味,哪能想得到现在这事,”

    “就是误打误撞的,那也是一平的运道,”

    运气这事,还是有不少人相信。

    “要不是他想在我们前面,定下来这样的方略,今年就轮到我们的日子难过,可惜啊,他这两天又那么忙,”

    “就是,我也不知道他这一年到头的都忙些什么,就连过年都不能回家,”冯振昌看似埋怨的说。

    “他忙的都是大事,有他在上头帮我们想着,我们的生意才会顺利,我们的日子才能过得好,”

    “就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冯振昌站起来,“你们也知道,一平就惟愿大家的生意都好,日子都好,这样他比什么都高兴,”

    “今天是个大日子,我也不留客,厂里的食堂准备好了午饭,不过话说在前头,好多今天都开车来的,只管饭不管酒啊,吃了中饭,大家早点回家,晚上跟家里吃团圆饭,”

    “也预祝明年呢,大家生意比今年还好,”

    “还有,大家带来的这些节物,好意我真的心领了,但是说实话,家里真的放不下,还是顺手带回去,好不好?以后空手来就成,”

    四叔和几个侄儿也帮着张罗,“走吧,哪边菜都上席了,”

    “今天来了,饭是当然得吃一餐,”肖建平说,“不过冯大哥,这个你得收下,”他从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

    “这是?”冯振昌打开一看,那是一份保险,他看了眼收益人,是阿曼达,再一看金额,六十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块,他连忙把那几张纸塞回去,“这是干什么?这个怎么能收?”

    “收下吧冯大哥,”“收下吧冯叔,”不但肖建平不接,大家都一起劝起来。

    有些其实冯振昌只叫得出名字,并不是太熟,但是这会看过去,眼里都是真诚,“这是我们对孩子的一点心意,”

    “是啊,你总得让我们表示一下感谢,”

    东正瞅了一眼那纸上的金额,确实是6位数,他也不由得有些咂舌。

    冯振昌这会很激动,觉得那几张纸很烫手,“真不能收,说什么也不能收,”

    肖建平又一次推回去,“冯大哥,你听我说,我们这些在外面开店的,有一家算一家,都知道今天我们能在外面买房子,能开上车,这日子是怎么来的,”

    “我们虽然文化少,但是知恩图报这样的事,大家都知道,今年下半年,大家就在商量,该怎么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后来听说一平有了女儿,就想着给她买一份教育保险,”

    “我们知道不管是你们还是一平,都不缺这个钱,但这是我们这些叔伯辈和爷爷辈的,对一平女儿的一片心意,你放心,绝没有摊派,我们这121家,每家不过凑了几千块钱,现在真不算什么,”

    “这个数字,也是我们大家的心愿,希望她一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再说,不但之前公司没收我们加盟费,好多家开店的钱,不都是找你借的,所以这个,你无论如何得收下,”

    “是啊,这是我们大家的心意,你就代你孙女收下吧,”

    “这怎么话说的,心意,这个心意比什么都值钱,这个真不能收,”看着周围那些真诚的眼睛,六十多岁的冯振昌,觉得眼睛里热得厉害……。(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