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巴里走到门后,身后有人问了一句,“他回国了吗?”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冯一平。

    “据我所知,并没有,”巴里说。

    “哦,”那边又“哦”了一声。

    但作为很熟悉这位的巴里,很明显的能听出来,这一声“哦”,和前一声“哦”,有着相当大的不同。

    这一声里明显透着些高兴。

    对哦,巴里这才想明白,至少,安排的这事打乱了堆放地行程安排,而且还是对中国人来说,那么重要的行程。

    这样看来,明天即将上线的这个网站,肯定是被迫提前。

    就是说,还是给他增添了麻烦?

    他看了一眼,老板依然在一脸严肃的看着桌上的那些文件,依然不动声色,依然没有任何表示。

    他退出去,轻轻的关上了门。

    巴里一出门,那边一直忙着的惠特曼停了下来,跟着,一丝笑容浮现在她脸上,正是那大家都很熟悉的秀兰邓波儿式的微笑。

    想着被自己手下略施小计,冯一平就不得不大忙一通,连春节都不能回国和家人团聚,惠特曼真的有几分开心。

    按说,这样并不能真正对冯一平和他的公司造成实质性伤害的行为,不至于让她这么乐。

    但是谁叫她觉得憋屈呢?

    淘宝已经存活了大半年的功夫,并没有因为自己大手笔的打压而步履维艰,相反,他们依然在顽强的成长,市场占有率慢慢的在上升。

    虽然到目前为止,淘宝的市场占有率还不足一成,而己方却高达八成,但是惠特曼依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因为那家刚成立的公司,基本没有花多少广告费用,而己方易趣却在不断砸钱。

    有个可能性,虽然连女王惠特曼也不愿意去考虑,但是那个若隐若现的想法,却一直萦绕在她心头:或许,我们投入的那高达一亿美元的广告费用,是帮助培育了中国电子商务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说,那就相当于也帮助了淘宝。

    自己花了大钱,却间接的帮助了最主要的对手,你说,惠特曼如何能高兴?

    一个更让她觉得沮丧的问题是,因为淘宝免费策略的冲击,eBay易趣是否要调低网站收费,这已经不是一个是不是的问题,而是要要调低多少,具体怎么调的问题。

    可以确定的是,从商品登陆费用,到以件为单位向卖家收取的费用,都得调整,具体的说,都得调低。

    这个举措还不能拖,现在看,最好2月份就能出台……。

    综上,在和中国本土刚起步,看上去土里土气的商务网站的第一阶段竞争中,连心高气傲的惠特曼女士,也不好说己方取得了胜利,最多,也只能说是不分伯仲。

    而众所周知的是,淘宝的成长过程中,和它达成战略合作关系的嘉盛,很是出了一把子力,加上上一次狙击NEXTDOOR的团购,最后却落到个铩羽而归,这让她是真的对冯一平和他的公司,都记恨到了骨子里。

    看到冯一平不但在中国无故支持自己的死对头,在硅谷还混得风生水起,女王大人心里不太爽快,随意在巴里面前提了一句。

    之后就有了这篇报道。

    虽然明知道这并不会对冯一平和他的公司造成实质伤害,但是女王还是很乐见这样的行为。

    呵呵,现在总算完胜了一把,美中不足的是,冯一平并不知道这是自己给他造成的麻烦,还真是有点小遗憾。

    自诩看穿未来,算无遗策,能跟世界上最顶尖的那拨人一起混也不会落到下风的冯一平,这会真不会想到,那篇报道的背后,竟然还会有这样的故事。

    所以说男人和女人,就来自于两个世界。

    就和之前郑佳怡在新闻发布会上所做的那样,惠特曼这个有着硅谷女王美誉,一定程度上,还真配得上这个称呼的女人,可不会像男人假惺惺的,或者要面子的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就是典型的女人报仇,从早到晚。

    冯一平眼下,又面对着这么一位。

    …………

    晚上6点,他在山顶的这套房子,就宾客纷至。

    既然都不能回家,除夕之夜的这个派对,他办得比较大,除了自己公司这边的人,还请了社区里的一些邻居。

    谷歌那边自然也请了几位。

    这也不全是佩奇和布林给面子,而是对他们来说,吃正宗的中餐,那就相当于是一种探险,而这两个货,就喜欢刺激。

    一听说冯一平这次派对的食材,都是从国内空运而来,掌勺的,也是唐人街水准最高的厨师,他们就没说什么二话。

    所以现在冯一平觉得,有没有可能这俩就不是什么喜欢刺激,而就是单纯的吃货呢?

    “你好冯,”六点刚过,这两位就率先抵达,佩奇手里拿着一瓶酒,还挽着一位笑容很明媚的金发姑娘,“这是露西,”他简单的介绍了一句。

    哦,这位就是正主?“欢迎你露西,”冯一平不动声色的扫了几眼,确实是个地道的美女。

    “你好冯,很高兴认识你,”露西笑着跟冯一平握手。

    她有些好奇,这位小伙子,就是佩奇一直谈起的那位神奇的中国小伙?

    “请进,”冯一平绅士的接过安妮脱下来的大衣,好咩,佩奇这家伙,那口味真可以说是一以贯之。

    露西看起来很恬静,但穿着黑色晚礼服的她,那身材,还真是很不恬静,相当汹涌。

    他非常确定,将来佩奇的孩子不用担心口粮的问题。

    “你好安妮,”布林的女伴,依然是上次见过的安妮,颜值真是和露西有差距,但胜在知性。

    “你好冯,”安妮笑着跟他打招呼。

    “冯,”布林热情的跟他拥抱了一下,朝着等在那的佩奇和露西挤眉弄眼,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我也是刚知道不久,”

    “四位请进,今天人多,过几天我们再抽时间聚一次,佩奇,准备好哦,”

    “没问题,”佩奇笑着看了一直跟他手拉着手的露西一眼。

    “嗯,我闻到香味了,”布林挽着安妮毫不客气的朝里走。

    看着佩奇和布林,很没有诚意的跟自己寒暄了几句,就分别挽着露西和安妮,拿着作为今天的礼物,冯一平也不知道究竟是多少钱一瓶,有可能是超市买的葡萄酒,直奔食品台而去,对之前那个问题的答案,冯一平现在非常倾向于后者,这俩,就是掩藏得很深的吃货!

    “不欢迎?”一个声音把他拉了回来。

    “怎么会,对不起,”冯一平回过神来,就看到梅耶尔,不由得赞了一声,“你今天真漂亮,”

    梅耶尔今天绝对是盛装出席,她穿着一件齐胸的蓝色晚礼服,没有穿风衣,只搭了一条披肩。

    这间晚礼服不但把她衬得高贵醒目,而且这件晚礼服也很有东方特色,上面是手绣的牡丹,尤其是右腋下的那朵,颜色艳丽,栩栩如生。

    但冯一平只看了一眼,因为一看到那,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看着那旁边,珍珠项链下方哪那一块留白的地方。

    她打扮得这么隆重,还特意穿了一条这么好看的裙子,是为了给我看呢,还是给佩奇,或者是佩奇的女友看?

    众所周知,她此前和佩奇好像有过一段。

    “谢谢,”梅耶尔高兴的笑。

    在此之前,冯一平虽然称赞过她的能力,但很少这么一本正经的夸奖她的美貌。

    哪怕从小就是学霸,哪怕一直以来她就有着女强人的基因,但这会,这样直白的夸奖,却让她非常开心。

    因此她这一次笑起来还略略有些羞涩。

    这时,一个比冯一平还要高的男人插到他们俩中间,“很高兴认识你冯先生,我是布格,”

    冯一平这才看到,梅耶尔的手是挽在这个身上,但是他之前好像压根就没看到一样。

    这就真TM有点尴尬!

    可以确定的是,这位布格,不是谷歌的人。

    那么,梅耶尔带着他来,是真的在跟这位交往呢,还是因为佩奇也带了女朋友,所以她也要带一位男伴?

    或者,也有可能是带给自己看的?

    冯一平看着这位应该是有意隔开梅耶尔和自己的高个男人,冯一平笑了笑,这位还真挺警惕,跟他握了一下手,“二位请进,”

    跟着没有多磨蹭,迎向后面的三对,特斯拉的那三位,带着夫人一起,联袂而来。

    …………

    为了省事,这次派对采用了自助餐的形势,餐台上的春卷、水饺,还有正宗的全聚德烤鸭,最受大家的欢迎。

    但是,更高阶的吃货,比如佩奇和布林他们,占据了一张小桌子,涮起了火锅。

    冯一平现在确定无疑,今天晚上,他们一准就是冲着吃的来的。

    这也是好事啊,将来自己的中餐厅,不就有两个大户吗?

    作为主人,今天晚上他真不适合这样据案大嚼,盘子里的两个水饺都放凉了,他依然没有机会吃,太多的人找他说话。

    “冯,感谢你的邀请,这个派对很棒,”他在这里交往的第一位邻居,哈里和凯特夫妇拦住他说。

    他俩是怎么也没想到,当初的那个还带着点稚气的中国小伙,现在已经是美国最有名的中国人。

    “不客气,”刚跟他们寒暄完,律师弗里蒙特挽着夫人走了过来,“冯,春节快乐!”

    专业人士就是专业人士,这问候就很专业。

    “谢谢,也感谢你过去这一年的优质工作,”冯一平真心实意的跟他碰了一下杯。

    在美国,一个跟你投缘,而且工作出色的好律师,那真是非常难得一件事。

    “对不起”郑佳怡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盘子走过来,里面盛的是扬州炒饭,“你用这个填填肚子,”

    “谢谢,我还真是有点饿,”

    “你们聊,”弗里蒙特知趣的走开。

    冯一平抓紧朝嘴里塞了几勺,“是不是特别想家?”

    “有一些,但也不是特别想,”

    “那我怎么觉得你今晚有些兴趣缺缺的样子?”

    那是因为我对今天这个派对不满意,哪知道会有这么多人。

    她原本想着,顶天了不过是把他们这一批的一起叫来搓一顿,谁知道竟然有这么大规模?别说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围桌吃饭,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但还没等她抱怨一句,旁边又有人招呼,“冯,”一看,梅耶尔走了过来。

    “你们聊,”郑佳怡主动避让,却在梅耶尔那条明显有中国特色的裙子上多看了几眼。

    “派对很成功,嗯,你这个好吃吗,我尝尝,”她一点不见外的在冯一平盘子里舀了一勺子扬州炒饭。

    这举动肯定是故意的,谷歌食堂里就有这个,她又不是没吃过。

    “那位匹,哦不,布格先生呢?”冯一平问。

    “他?我也不知道,应该在这吧,”梅耶尔说。

    这话是几个意思?带那位布格先生过来,还真是撑场子而已?

    “你们最近推出的网站非常棒,”

    “谢谢,”

    “为什么最近几次去谷歌,你都来去匆匆,也不找我?实在躲着我吗?”

    “这个,最近真的比较忙,”

    “嗨冯,”梅耶尔不确定在哪的布格先生走过来,手里也端着一个盛着扬州炒饭的盘子,“梅耶尔,我看你好像喜欢吃这个,”

    “哦谢谢,这个其实味道一般,”

    布格先生脸色一暗,因为她马上又到冯一平盘子里舀了一勺子。(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