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铃”,手机闹钟响了起来,乔·布莱恩睁开眼,一时有些搞不清楚身在何处,但看到朝阳已经撒满房间,能清晰的看到阳光中那些细小的微粒在飞舞。

    他眯着眼看了一下,8点50?头依然晕的厉害,好像可以再睡一下。

    这就是他们这些外派记者的福利,上班时间会相对自由,尤其是他被外派到硅谷这样一个上班时间很自由的地方。

    他朝身边瞄了一眼,一个女孩背对着她,看不到脸,但背部的曲线不错。

    不过他也没有在再做些什么的兴致,在他们常聚的那个酒吧,只要有心,只要表现不是太差,凌晨一般不会是孤身一人回家。

    单身的同行一般他们不会碰,大多都是硅谷本地那些工作压力很大的单身或者不单身的女性——在那样的时候,没人会傻乎乎的问是否是单身这样的问题。

    至于回谁的家,视情况而定,主要是看回谁家更快,更方便。

    昨晚应该就是回女方家更快。

    布莱恩记得,昨天晚上大家好像玩得很嗨,是因为什么来着,哦,是因为《今日美国》那个马修莱杰,呵呵,才刚风光了一天,就被他们报社匆匆调离,这就是想出风头,或者说是乱出风头的代价。

    虽然宪法第一修正案,就是保障关于新闻自由在内的各种自由,但是卢梭所说的那句“人生而自由”的下一句,就是“但却无不在枷锁之中”。

    记者的报道,因为属于公开言论,在发表之前更是要小心斟酌,尤其是涉及奈飞这样的上市公司的报道,因为可能会引起股价波动,更是要慎重。

    但那位马修,却反常的在NEXTDOOR收购奈飞还不到一周后就发表那样负面的报道,奈飞只是表示抗议,还是最好的结果。

    奈飞,对了,他总算想起来早上还有什么事,“嗨,电脑在哪?”

    他对着身边问了一句。

    “嗯?”光着的女孩子由侧睡改为平躺,霎时风光无限,但是布莱恩觉得自己刚才没有做什么的举动是正确的,这位身材是好,但是那张脸,应该是没有化妆的关系,和昨晚残留印象中的甜美完全对不上号。

    “我能用下电脑吗?”这就是无限路由还没问世的麻烦,在别人家想上网,只能用别人的电脑。

    “客厅里,”ONS的对象咕哝了一句,拉过被子蒙在头上,又沉沉睡去。

    还睡?哦,布莱恩想起来,这位好像是自由职业者?

    他一边朝身上套衣服,一边朝客厅走,把电脑一打开,刚好9点,凭记忆把那个网站输进去,但是,打不开?

    他再刷新了一下,顿时又一个前所未见的网站呈现在他眼前,这上面的,都是视频?

    上面的那些栏目他都来不及看,他第一时间点开右上角的一条热门视频,看了一会,他就笑出声来,那是一个坐在婴儿车上的宝宝,先是怒目圆睁,而后突然哈哈大笑的视频,很短,很简单,但是看了就会让你不由自主的乐出来。

    下面置顶的那条评论很合他心意,“看起来好像普京,”

    可不是吗,那孩子的眉眼,看起来真跟美国一直以来的对头,俄罗斯总统普京挺像。

    他又点开了下一条,那是一条二哈为了讨家里的喵星人高兴,绕着自己尾巴转圈,最后把自己转晕了的视频……。

    第三条,是一个急着向妈妈表现的小姑娘,把脚搭在厨房烤箱把手上,结果一下子坐到地上,痛得哇哇哭的视频……。

    第四条,他原来有些不明白,看了标题才清楚,那辆开动的道奇皮卡和那个站在路边的小男孩,中间连着一条线,前面车一开,小男孩嘴里马上血淋淋的,一个颗虫牙被拔了下来……。

    不知不觉的,布莱恩乐此不疲的看了一条又一条,就在他捂着裤裆笑的时候,房屋的主人穿着件过膝的T恤,打着哈欠走出来问,“你在看什么?”

    原来他看一条笑一会,看一条笑一会,把这个贪睡的人都从睡梦中吵起来。

    “一个很酷的网站,你看看,对不起,卫生间在哪?”

    “那,”女孩子指了指卧室隔壁的那个门。

    “谢谢,”布莱恩立马让位,麻溜的跑过去。

    这真不是他有礼貌,而是他已经三十多岁,肾功能可比不上那些年轻的小伙子,本来一起床就应该清空存货,因为那些视频确实太抓人,所以硬生生憋到现在。

    而且他还在一直不停的笑,要知道笑这个事,不但能让你笑出眼泪,有时也能让你放松对括约肌的控制。

    布莱恩一脸舒爽的走回来,发现那位盘膝坐在椅子上,占据了自己的位置,同样是笑得两肩乱耸,他一看,那是个熊孩子玩滑板的视频。

    哦,这一下看起来摔得真不轻,可是为毛自己就忍不住笑呢?

    那个女孩子随意点开了下一条视频,那是两个穿着沙滩短裤的男人在海边打沙滩排球,这个,好像没什么亮点啊?

    但那个女孩子已经“喔”了一声,布莱恩再看了一眼,我说这两个孔雀开屏的家伙怎么就看起来有点眼熟呢,原来是谷歌的佩奇和布林。

    众所周知,谷歌上市在即,那两位,行将踏入亿万富豪的圈子,难怪这个女孩子看得这么感兴趣,两眼放光。

    这样有钱有颜还有身材的小伙,哪个姑娘不感兴趣?

    看来这里没自己什么事,布莱恩找到自己的包,“对不起,我得赶去公司,”

    “拜,”那姑娘两眼依然盯着电脑,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声,连手都懒得摆一下。

    布莱恩突然觉得有点失落,我就真的不如一个网站有吸引力?

    “等等,”那边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事?”布莱恩有点小高兴。

    “这个怎么上传视频?”原来问的是这个。

    他正想说话,那边终于摆了一下手,“我知道我知道,原来要先注册,你走吧,”

    那姑娘已经在劈哩叭啦的准备注册。

    布莱恩有点小不爽的站在这个陌生社区的门口,这就是所谓的人不如狗,哦不,不如一个网站?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伤春悲秋,匆匆的发动车朝办公室跑。

    和Facebook一样,这确实是一个很酷的网站,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这个网站将会很快就热起来。

    那无疑这将是一个热点,如果这样的热点,自己还不拿一篇干货出来,即便不会像那位马修一样被调离,至少自己这自由上下班的待遇,怕是不会太持久。

    再说,上面那么多能让忍不住哈哈大笑的视频,不是还没看够吗,在办公室,可没人跟自己抢电脑。

    …………

    急匆匆赶到办公室,布莱恩在门口就听到一片欢声笑语,他无由的觉得这场景很熟悉,进去一看,正和自己想的一样,那些家伙,一个个的都对着电脑在看,对着电脑傻乐。

    可是,你们怎么连电话也不接?

    “接电话,”他嚷了一句,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还是再体验一会再想着怎么写报道?

    近一个小时后,他有些意犹未尽的强迫自己关掉网站,但是马上又重新点开那个链接,看的时候没注意,关的时候扫了一眼才发现,视频下方,原来有显示点击次数,置顶的那些热门视频,最低的点击次数也已经超过20万次,最高的,居然已经超过50万次!

    他看了看时间,还不到11点钟,这个网站竟然这么火?

    外面有人在喊,“嗨,我已经上传了一条,”

    “我也上传了一条,”

    “等等,那我也来上传一条,”

    布莱恩又一次愣住,参与性还这么高?(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