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家冲,此时正值正午,也是春节最热闹的时候,家家户户,欢声笑语,鞭炮声不绝于耳。

    冯一平家今天尤其热闹,上午11点多,梅义良夫妇开着两辆商务车,拉着他们四家的一共九个熊孩子来拜年。

    今天初二,按理是要到外公家拜年,但这些家伙们都只是到外公外婆家打了个转就纷纷回来,迫不及待的想到大姨家看看小表侄女。

    应该说这是孩子们的共性,在走亲戚的时候,他们不一定会嫌贫,但是肯定更喜欢去家境好的亲戚家。

    而大姨家,现在只用富还不足以形容他们家的富,更难得的是,不但富,而且还好玩。

    经过这么些年的发展和建设,冯家冲这个山区小村,真的有些电视里西方发达国家那些环境优美,生活富足的小镇的模样,已经成了周围那些也渐渐富裕起来的村子借鉴的模板。

    尤为难得的一点是,改变的不只是外在的形态,随着大家的日子整体变好,之前那些因为生活困顿,因为首先要顾自家,所以无奈被丢到一旁的那些乡风和传统,自发的被大家又一次捡起来。

    邻里之间,同族同房之间的人家,关系更和睦,更亲近。

    至少以前那种你家的鸡啄了我家菜园里的菜,你家的猪,拱了我家地里的苗,你家的牛,踩了我家刚翻好的地……,这样的事,放在以前,那两家人没得说,肯定要吵上一架。

    一个得理不饶人,一个不愿意承认,最后把两家三辈以上的祖宗——也是共同的祖宗都会扯进来,这样的事,再也不会发生。

    几十年前是真正的一家人,又一起在祖辈留下的这个地方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没必要为这些小事伤了感情,也完全没必要为这些小事生气。

    大家的大度和包容,让所有人家之间的关系更是良性循环,就是一个外人走在塆里,也能明显的感受出来,那种和睦,那种亲近,绝不只是客气,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

    这样拔高一点说,是很文明的地方,自然是谁都愿意来。

    外甥们这样的态度,就是一向厉害的三舅妈娘家,也没有什么意见,他们自己现在也仗着冯一平家,日子才越过越好呢。

    要不是怕人说闲话,冯一平这些表弟表妹们的舅舅,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到冯一平家拜年。

    …………

    哪怕已经是大姑娘家的蓉蓉,在大姨家里,依然是一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更别说剩下的那些家伙们,再加上一个人越多越兴奋的阿曼达,一共十个孩子,真是比一般的菜市场还热闹。

    “这热闹的都不用开空调了,”蔡虹笑着说。

    “热闹好,”梅秋萍并没有刻意的穿什么新衣服,不过由内而外的那种从容,却是很多穿金戴银外加披貂的人怎么也赶不上的。

    “你们俩呢,慧慧都上了幼儿园,懂事了,你们就没想着再要一个小的?又不是养不起,又不是交不起罚款,”

    这事梅建中过年的时候也提过两次,他还是多子多福的老观念。

    蔡虹其实也有些松动,以他们现在的条件,再要一个,或者几个孩子,真不是什么难事,也不会增加太多的压力。

    只管生就好,其余的,可以请一个或者更多的保姆做。

    “现在太忙,过些日子再说吧,大姐,这里的水土真好,你真的看起来一年比一年年轻,”她灵活的转移话题。

    “看你,说的跟真的一样,”梅秋萍笑。

    那边,冯振昌和梅义良坐在沙发上,一人夹着一根黄静萍带回来的帕特加斯大号雪茄,这玩意,要说喜欢,真心说不上,但不就是有派吗?

    梅义良“吧”的深吸了一口,“一平说哪一天回来?”

    冯振昌“咝”的深吸了一口,“就这两天吧,具体哪天没说,”

    “你说也真是巧,怎么恰好在过年的时候,遇上这样的事,”

    说起来他其实还是有些骄傲,儿子之所以过年也要留在美国那边处理,是因为那件事都牵涉到总理,有几个人有这样的能耐?

    “也好,一平要是回来,那这个正月你们别想清闲,”

    可不是吗,从昨天开始,别说是周围的乡亲,从省里到县里,都有好多领导打电话来给他们拜年,说起来,不还是看在冯一平的面子上?

    要是他人在家里,估计有很多就不是电话拜年,而是亲自上门拜年。

    “那有什么难的,顶多每天多办几桌而已,地方有,人有,好酒好菜也有,”冯振昌还是挺喜欢那样的风光。

    再说现在对他来说,随便招待个几桌客人,那不要太简单,村里工厂的厨师放假了,但镇里工业园还有厨师在值班。

    家里平常就有很多好酒好菜,就别说过年的这几天。

    至于地方,要是家里坐不下,村工厂的综合食堂,足足坐得下百多人。

    他现在想起以前那几年,尤其是梅秋萍因为结核病,在镇上住院几个月的那年,不得不把家里的年猪都卖掉,过年的时候,只赊了十几斤肉,连两个孩子也只能趁待客的时候吃点带荤腥的……。

    还有儿子读小学三年级,塆后竹园的那栋砖瓦房盖起来的那年冬天,菜园里的菜都长得不好,结果只能买了两袋萝卜,吃了整整一个冬天。

    那萝卜放到后来,都是空心的,本来就没味道不说,建房子时待客太多,到冬天那会,油都要省着吃……。

    结果到现在,儿子吃饭,其它的不挑,就是不吃萝卜,也是哪一年吃伤的。

    想起来,真是恍如隔世又不可思议。

    那时的困苦和现在的富足,都叫人难以想象。

    …………

    另一边的孩子们,就没有他这么多感慨,因为压根不缺钱,他们现在日子都好到连压岁钱这事也不用放在心上的地步。

    阿曼达追在最小的慧慧身后,想跟他一起玩,但是之前的新奇过后,慧慧现在居然嫌弃她是个小孩子,不稀得带着她玩,于是一个躲,一个追,好不热闹。

    而蓉蓉他们,把黄静萍紧紧的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的问,美国是不是这样,美国是不是那样,一条条的跟她印证着看来的,或者是听来的关于美国的一些情况。

    没办法,他们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操心,是最向往远方的时候。

    老实说,黄静萍第一次全部见到冯一平的这么多表弟和表妹,原本还有些紧张,后来才发现,这几个,比如成成和阳阳他们,完全是只长个子不长心的家伙,高中都快毕业了,依然单纯得很。

    也是,不可能谁都和一平一样,那么早慧,那么早熟。

    回答他们的问题也简单的很,尤其是女儿出生后,他们拍了太多的照片和视频,对着一说,立马一清二楚。

    冯玉萱给罗维发了条短信,看着他们还围着黄静萍不放,莫名的有些心烦,“问这么多干什么,都说好了,自己考上大学的,将来去美国留学也行,不想去美国留学,也可以带你们去美国旅游,”

    “要是大学都考不上,旅游都不会带你们去,现在问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对这个大表姐,大家多少还是有些杵,知道她是脾气最不好的一个,不要说大姨和姨夫,有时连平哥也会顶撞。

    他们闻言笑了几声,渐渐散开。

    蓉蓉乖巧,又是女孩子,心思细,觉得可能是刚才大家冷落了她,马上问冯玉萱,“姐,管一个公司是不是好难?”

    这时慧慧牵着阿曼达的手跑进来,“前面又来了舞狮班子,”

    重要的年节,比如现在和元宵节,总会有些舞狮班子挨村表演,现在的冯家冲,自然是这些班子必来的地方。

    “走走走,”那些家伙顿时来了劲,几个大的拿着整串的鞭炮,那些小的就拿那一小封的。

    有舞狮这样表演的时候,放鞭炮那就相当于鼓掌。

    “看着点,别炸着人,”梅义良说。

    对这一群家伙最有威慑力的就是他,因为调皮的男孩子里最大的成成和阳阳,他揍过都不止一次。

    “早点回来吃饭,”梅秋萍嘱咐。

    她这会,跟冯振昌想到了一起,现在可真是好日子。(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