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颖芝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凭着印象,开着车转了四五个报摊,但都是一无所获,门全都关得紧紧的。

    三四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的区别,不仅在大的方面,在很多小的方面,也是全部不在一个层面上。

    她马上拨通了金翎的电话。

    省城,和方颖芝一样,她的房门也关得紧紧的,和方颖芝不一样的是,她房间的窗帘也拉得紧紧的。

    大年中午回家后,除了一天吃一两餐饭,她其余的时间全都用来睡觉。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有这么多觉要睡,小侄子还很懂事的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但是,听到手机震动起来,刚刚好像还打着呼的她,马上就从床上坐起来,摘掉眼罩,“颖芝,”

    一点都没有刚睡醒的那种迷糊劲。

    好像她就是一个士兵,而电话就是命令一样。

    “金总,你今天看新闻了吗?我在一家网站上看到一篇报道,质疑我们对奈飞的投资,我在市里转了一大圈,买不到报纸,不知道报纸上有没有报道,”

    “质疑我们对奈飞的投资?”金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

    “是的,也是一位还算有知名度的财经专家写的,说了很多,中心内容,其实和去年《今日美国》的那篇报道类似,”

    方颖芝有些着急,“我们要不要采取什么行动?”

    “就这个?”金翎问

    方颖芝明显的感觉金翎松弛了下来,还有刚才那声音,那是躺回床上吗?都中午了她还在睡觉?

    “就是这事,”方颖芝说,“我担心不采取什么行动,接下来相关的报道怕是会越来越多,”

    “哈哈,”金翎在那边笑了起来,“两种结果,要么接下来很多人跟着学样批评,要么,那篇报道很快被撤下,”

    “啊?为什么?”

    “你回家了,有些事就没跟你说,凌晨1点的时候,我们的YouTube正式在美国上线,效果出乎意料的火热,虽然没有明确说明它和奈飞的关系,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就是我们专门为奈飞准备的,”

    “真的啊?”方颖芝这下子担忧尽去。

    “自然是真的,不然你以为一平留在美国不回家过年,为的是什么?哦,还有,他作为嘉宾的那档脱口秀,也快播出了,”

    也是啊,一平他怎么可能呆在美国不采取行动呢?自己还真是瞎操心。

    “那这些人怎么还会把这样的文章刊登出来?”那些专家,也不至于傻到这个程度啊。

    “肯定是放假之前就安排好的呗,”金翎说,“又不像Facebook是全球推广,YouTube目前只在美国上线,国内又正是春节,相关人等疏忽了美国的一些新闻,也很正常,”

    “对了,还真得让他们收集一下,今天的报纸上有没有相关的报道,呵呵,网站上的撤下来容易,报纸上的可没那么容易,”

    金翎这话听起来,恶意十足。

    “还有,那是哪家网站?”她问方颖芝。

    方颖芝说了一个英文名字,金翎恍然,“难怪呢,港资的,而且大老板可以完全不惧一平的影响力,难道感觉受到了一平的威胁?”

    方颖芝听着金翎在那边一边穿衣服一边分析,“应该不会是这样,多半啊,怕是手下的那帮人,有些不忿我们冯老板最近风投太劲,所以有些倾向性,呵呵,精彩,”

    方颖芝觉得她说得也精彩,真有这么多弯弯绕?不过细一想,好像也不没没可能的。

    冯一平之前一直低调,等到很多人因为他成功投资谷歌而终于注意到他的时候,他的基础工作已经准备完毕,跟着接连就是两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一举登上内地首富的位置。

    再接下来,他在美国就没歇着,而且每次的举动,都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就连新推出的那个以个人为主的社交网站,那额是空前的受欢迎,让他一时间成为了很多人心目中最知名的中国人,而且看上去,这个势头还将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别说香港的那些各种头衔的二代,就是连那些一代,也隐隐有要盖过的趋势,要说有些人心里没点酸溜溜的,那才不正常呢。

    只不过,那些自以为摸准了上面脉搏的家伙,这次马屁真是正正的拍在了马蹄上。

    这才是真正拉风的男人,但是,想起家里这两天的热闹,和自己的无动于衷,方颖芝又不由得想,认识这样拉风的男人,对自己,究竟是好是坏呢?

    省城,金翎看着收到的报告,觉得很有意思,报告让她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很接近真相。

    因为截止到目前为止,只有香港本地的报纸上,有和那家网站上类似的报道。

    …………

    和方颖芝一样,中午时分,有越来越多的人上网浏览新闻,然后,不少人发现了那篇质疑冯一平收购奈飞的文章。

    不会吧,冯一平还真会出现这样的失误?

    但是,有些人马上想起了美国那边的亲朋刚刚在晚上闲聊时推荐的那个网站,不对啊,这个网站,难道他们不是为奈飞准备的?

    很快,这样的质疑声越来越多。

    网站的香港总部,这会依然没有反应过来,不多的值班人员,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暂时把工作放在一旁。

    香港春节的气氛,其实比内地很多城市都要浓,这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功劳,都应该归功于那些商家。

    是他们,从元月开始,就用各种手段提醒你,春节到了。

    由于大家对春节的重视,这三天的公众假期内,网站的点击量,会大幅度下降,值班人员的工作量也会大幅下降。

    再说,这两天,除了禽流感和日本向依然处于战争状态的伊拉克排遣30人的自卫队,也没什么其它大事。

    轮值的雷副总裁,这会也特别悠闲,在办公室里玩起了办公室高尔夫,这是他春节刚收到的礼物。

    就在他刚刚把一个球一杆推进洞,正握拳欢呼时,电话响起来,他一看,连忙变得毕恭毕敬的,“新年好,周小姐,”

    众所周知,这位网站的第二大股东,更喜欢大家称她为“周小姐”或者“周老板,”

    但是舟小姐这会显然并不好,出于礼貌,回应了他的问候之后,就是一连串的斥责,刚刚打高尔夫没出一滴汗的副总裁,这会头上都能看见汗迹,他点开那篇文章,“是,我们马上撤,一定严厉追究当事人,”

    “好的,一定马上消除影响,”

    挂了电话,雷副总裁都不打电话,直接站在门口叫了一声,“施明生,”

    格子间里一个哼着小曲,一边在手上转着铅笔,一边在浏览网页的一个中年男,顿时吓得一愣,连忙站起来,“总裁,”

    总裁远远的向他挥手。

    这是叫我过去?好事坏事?但是看着又不想是好事的样子。

    他有些忐忑的走了过去,那些因为雷副总一声喊,就留心那边动静的人马上看到,印象中涵养不错的雷副总,居然一会摔文件,一会拍桌子,施明生究竟是做了什么,让他这么火大?

    这可还是大年初二哎!

    雷副总裁如何能不生气,有你施明生这样实力坑上司的下属吗?周小姐刚才说的明白,因为那篇报道,因为网站的背景,很容易让人展开不好的联想。

    大过年的,因为这样的事被大老板记住,他能心情好?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事发生在过年这个网站点击量不高的时候,不然,那影响真的控制不住。

    差不多十分钟后,施明生才铁青着脸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我怎么就没想着留心一下这篇文章的反应呢?

    还有,我为什么会同意发这篇文章呢?难道大老板会由此关注我?

    他更恼火的是写文章的那个所谓的专家,你特么这不是实力坑我吗?

    大年初二的就被骂了一顿,他也决定找个人骂回来,一拨那作者的电话,关机!你居然关机?

    …………

    国内,不少专家这会很庆幸,非常感谢之前还痛骂的那些不给自己面子的网站编辑,真是好同志啊,没有让我的文章登上去,但是等等,我是不是转发给晚报了?

    马上,好几位火急火燎的打电话找人,等到终于撤回那篇稿子,顿时长舒一口气,没有自己找扇,老脸总算保住咯!

    既然这样,是不是也得感谢日报的高冷呢?幸好他们一般不接受这样的投稿,不然,一大早就上了日报,那可撤不回来。

    也就是这一天,又有一批人坚定了一个信念,以后关于冯一平负面的报道,一定坚决不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