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柯克兰公寓,扎克伯格双手枕在脑后,就那样一动不动望着天花板发呆。

    他刚刚也是一字未漏的看完了这整整一期的查理罗斯秀,原本的那点不忿、不甘,现在全都烟消云散,只有深深的挫败感。

    在此之前,作为一个自视甚高的家伙,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过冯一平,说实话,当冯一平的Facebook上线时,他自然是免不了有些怀疑,有些不忿,但也就仅此而已。

    和历史上的一样,他这会完全不清楚这个网站的商业价值,只不过是觉得做这事比较酷而已。

    自己还没有最后写完,对方却已经出了非常完美的版本,而且推出这个网站的公司,还是他在编程的时候,有过借鉴的NEXTDOOR,虽然这确实是一个让人怀疑,很巧的巧合,但细想一想,又并不是太突兀。

    NEXTDOOR在新的社交领域布局,估计早就有计划,早就在准备,呵呵,亏自己还傻乎乎的,还嘲笑过他们,放着这更大的一块市场不管。

    但当Facebook迅速在全球掀起热潮的时候,小扎同学,深深的眼红了,也非常不甘,这个网站,原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这些荣耀,以及背后蕴藏的巨大财富,原本也应该是属于自己的。

    但在今天看了这场秀之后,他才明白,想从冯一平嘴里抢蛋糕,那属于不可能的任务,人家的《蓝海战略》不是白写的。

    他也才比自己没大几岁,现在就已经有那么高的成就,对手就已经是eBay总裁这样的人物,这会就连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真的是冯一平和Facebook更配。

    但是,一想到现在的发展一日千里的Facebook,一想到自己和那样巨大的成就,以及同样不会少的财富擦肩而过,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跟外面的冰天雪地一样冷。

    这是他从来不曾体会过的挫败感,跟这相比,被心仪的女孩子拒绝,那真是不值一提。

    爱德华多·萨维林又风风火火的闯进来,看着扎克伯格又在发呆,在他身上推了一把,“嘿伙计,振作点,”

    他把自己提着的包放到地上,“快,收拾好你的东西,我们一个半小时后去纽约,”

    “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去找那位冯先生,”萨维林有些兴奋,“知道他来了纽约,我一直在跟那边联系,终于争取到了一个跟他会面的机会,”

    “哦,”扎克伯格的眼睛一亮,马上坐了起来。

    “伙计,改变我们命运的时候到了,”萨维林摩拳擦掌,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你动作快点,我们得好好想想该跟那位冯先生说些什么,”

    “爱德华,你说,真有这样巧的事情吗?”扎克伯格脱掉穿着的那件套头衫,换上另外一件,又一次问起了这个问题。

    “就连获得诺贝尔奖的一些成果,都有可能是几个在不同地方的科学家先后发现的,所以,我的答案依然是:是的,就是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你也别忘了,NEXTDOOR,本来就是国内目前最成功的社交网站,”

    扎克伯格的手停顿了一下,“是啊,”

    “可是,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提前发布呢,你觉得结果会如何?”

    “只会更难受,”萨维林说,“你不要只看到他们现在发展的这么快这么好,就想当然的以为如果我们提前上线,就同样能有现在的成绩,”

    他摇了摇头,“你想得太简单,”

    “就算他们不起诉我们剽窃了他们的创意,你觉得,以我们的实力和资源,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行这么大规模的推广?”

    “Facebook现在的成功,正是建立在那位冯先生和他公司的雄厚实力上,”

    “如果我们先上线,结果可能是,他们也会马上上线,然后,当我们还只在哈佛推广时,他们的用户,又一次遍布全世界,”

    “我们的网站还只是初始版本,而他们的至少是2.0或者3.0的版本,界面更好功能更多,你说用户会选哪一种?”

    “社交网站,你也知道,不管是对我们还是对用户,用户多才有价值,如果我们只有几千个用户,他们却有几百万用户,那你觉得,谁还会登陆我们的网站?”

    “你说,那会的我们,是不是会更难过一些?至少现在,我们还可以安慰自己,我们的网站也可能会这么成功,”

    应该说,此时在商业方面,萨维林还真比扎克伯格要精通一些。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他没有扎克伯格那种类似孩子胎死腹中的失望难过,以及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郁闷憋屈。

    所以他才能相对客观的分析这个问题。

    “你说的对,”扎克伯格摇了摇头,“我只是感觉,他们好像想的跟我一模一样,我一直在追赶他们,”

    “不,是我们想的跟他们一模一样,”萨维林纠正他,“好了,现在也不错,听说了我们的经历,冯先生愿意和我们面谈一次,只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我们同样能有一个很大的平台,”萨维林比扎克伯格想得开。

    应该说,这会冯一平名下的公司,对他们这样的小伙子,还是很有吸引力。

    “但愿如此吧,”扎克伯格想。

    只是,平台再大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别人的。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

    深夜的纽约拉瓜迪亚机场,眼睛有些红,精神却不错的扎克伯格提着包,和哈欠连天的萨维林,意外的在出口处,看到了一个举着他们两人名字纸牌的人,“我是萨维林,请问你是?”

    “两位好,我是杰克,华尔道夫酒店礼宾车司机,”

    这还真有点出乎他们预料,他们本来想在机场附近的酒店凑合一夜,明天再坐车去赴约,这下居然都安排有车接。

    看这架势,想必在华尔道夫酒店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房间,那可是华尔道夫,他们此时承担不起的华尔道夫。

    “这么周到?”扎克伯格这会有些受宠若惊。

    “好事啊,”萨维林有些振奋,“这说明冯先生对我们很重视,”

    重视?好吧,无论如何,被一位享誉世界的富豪重视,总是一件不错的事,这些天一直萎靡不振的扎克伯格也有些高兴。

    果然是在华尔道夫酒店给他们安排好了房间,在新奇中,在萨维林“将来一定要在这里有自己长包房”的豪言中,两个年轻人进入了梦乡。

    感觉没有睡多长时间,扎克伯格被敲门声吵醒,他睡眼惺忪的打开门一看,一个年轻人站在门口,“你好扎克伯格先生,我是雅各布,”

    正是第一次陪冯一平到纽约的那位雅各布,“抱歉打扰,行程临时有些更改,半个小时后,我带两位去见冯先生,”

    扎克伯格看了下时间,才7点半,而原本约好的是早上9点见面,萨维林也醒了,穿着睡衣跑出来,“没问题,谢谢你,”

    “那么大堂见,”雅各布笑眯眯的告辞,“对了,不用吃早餐,冯先生已经有准备,”

    20多分钟后,他们在大堂再次见到了雅各布,然后,又一次坐上了那辆礼宾车,依然是那位叫杰克的司机。

    萨维林跟雅各布攀谈,扎克伯格看着窗外,愕然的发现,不但坐的车一样,这走的路好像也一样,“我们这是去机场吗?”

    “是的,冯先生将在他的飞机上见两位,”雅各布笑着说。

    飞机?扎克伯格看了眼萨维林,见他同样的神情,昨晚华尔道夫,今早私人商务机,怎么感觉那么不真实?

    依然是拉瓜迪亚机场,他们直接坐车来到一架一看就让人倾倒的商务机前,扎克伯格刚步入机舱,就看到那位比在电视上还显得年轻的冯一平从座位上站起来,笑着朝他伸出手,“你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