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蒂西亚看着宴会公司的人收拾残局,冯一平正准备上楼冲掉这一身的酒气,突然听到有人喊,“冯,”

    “伦道夫?你还没走?茱莉亚呢?有事啊?”

    “我说,该不会下午的这一两个小时,那两位就闹出什么大事了吧,”冯一平猜了一下。

    扎克伯格和萨维林要是看到如此蓬勃发展的Facebook,一时心里不平衡,做出点什么过激的事,比如,当场就和公司的那些工程师过过招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不能想象。

    伦道夫一愣,“没有,那两位至少目前谦逊得很,”

    “这跟你也有关系,从他们的言辞间,我就能看出来他们对你的崇拜,他们没闹事,茱莉亚,我让她先回家了,走走?”他又朝后院比了比。

    看他一副凝重的样子,冯一平那里能拒绝?

    但是,他还真猜不到是什么事,奈飞目前,应该是形式一片大好才对啊?

    “伦道夫,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没想到?那就直说,你看,刚才布坎南还说呢,硅谷行事的风格就是直接高效,哪怕是批评的意见,你也直说,你应该也知道的,我能听得进去批评的意见,”

    说着说着,他忽然想到一件事,该不会是伦道夫的秘书苏珊,向他汇报了她看到的自己跟马灵之间的那点蛛丝轨迹吧。

    就冲苏珊那二呼呼的性子,就冲他们俩的关系,这事,同样不是没可能。

    “不是,”伦道夫连忙摇头,“公司一切都好,就是有不好的地方,也是我们以前遗留下来的问题,或者是现在对你的安排执行不力,”

    看着伦道夫那欲言又止的样子,这个还真有点像要说马灵的事的样子,他是不是也想提醒自己要专业?

    “那是什么问题?”

    “昨天晚上,哈斯廷斯找过我,我们就在公司旁边的那个酒吧里,看完了你的那场秀,”

    哦,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想想哈斯廷斯也该到了有动作的时候。

    奈飞除了董事会和CEO有变动,其它的人事调整,目前还没有进行,冯一平是想等奈飞和YouTube合并以后,再办这事,一次性到位。

    那以哈斯廷斯的本事,知道奈飞最近的动向,知道自己讲的那些话,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估计知道自己的规划以后,他是再也坐不住了吧。

    “他找你肯定不是叙旧,或者是修复关系吧,”

    “不是叙旧,但还是真是有修复关系的意思,”伦道夫说,“他想回到奈飞,所以想先征得我的同意,”

    呵呵,果然是和自己想的那样。

    冯一平觉得运气挺不错的,扎克伯格和萨维林,是主动找上自己,这下后,连自己都计划去请的人,也主动开口要求回来,这还真有些天遂人愿的意思。

    理由么,很简单,由这些在原时空里就取得了巨大成功的人来运作曾经属于他们的公司,一般情况下,冯一平这个大老板会少操好多心。

    “他知道你不会拒绝的,对吧,”冯一平说。

    伦道夫楞了一下,“是的,我不会拒绝,”

    “你该不会大度的想把自己的位子再还给他吧,”冯一平看着这个很重感情,这会有些纠结的中年人问。

    “没有,他没有提这个问题,他是想先得到我的同意之后,再跟你谈,”

    伦道夫的话,他这会他掩饰不住的纠结,再加上他让茱莉亚先回家,让冯一平看出了一些问题。

    他也能理解,而且,现在也不是不能做出调整。

    “你看,”伦道夫拿出手机,“今天晚上就给我打了8个电话,”

    冯一平一看,可不是吗,而且几乎是每隔五分钟一个。

    “他不好意思先直接找你,想让我先问问你的意见,以及你的时间安排,”

    哈斯廷斯如果二话不说的找上门来,那就是真真正正的向冯一平低头,结合之前他闹的那些事,结合他的性格,这样的事,他可能还真做不出来。

    但是,如果有伦道夫在中间居中联络,那就要体面好看得多。

    “那刚好,告诉他我最近没时间,”冯一平说,“之前他认为的给我们增加了那么多困难,这一次,也让他尝尝等待的煎熬,”

    “冯,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意见,我个人的性格,真不太适合作为一家公司的领导人,这些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有人顶在前面,”

    “从公司的利益考量,我依然觉得,哈斯廷斯回归,是个很好的结果,”

    这真是个好同志,事事处处都以公司利益为重。

    “嗯,我相信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只是,茱莉亚那里你怎么交代?”上次的舞会上,冯一平看得出茱莉亚对目前状况的满足和享受。

    “她也能接受,”伦道夫说,“不能接受也要接受,”

    “可是,我觉得之前的设想,可能会有些偏差,这事,我同样要给很多人一个交代,”冯一平说。

    “啊?”伦道夫一脸的不解。

    “不瞒你说,之前我也是这么想的,做哈斯廷斯的工作,让他回来,让他复职,你们俩继续搭档,继续带领着原有的团队,继续带领着奈飞前进,”

    “但是,我刚想到,这可能并不是太妥当,你想,这次收购肯定不是我们最后的一次,那以后我们拟收购的那些公司,负责人很可能都按照哈斯廷斯的这一套来,坚决拒绝,百般阻挠,”

    “因为到最后,我们好容易收购成功之后,他们并不担心自己的岗位,你说是不是?”

    “这样就相当于竖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

    “你说,是不是有这种可能?”

    伦道夫也楞了一下,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那还真有几分道理。

    虽然这样肯定会让一些人觉得他们大度,但自然也免不了会有一些人抓住和利用这一点。

    如果像伦道夫这样在并购过程中立了大功的人,最后仍然让位于那个给并购添了很多麻烦的创始人,那这个比例还很有可能是后者的更大。

    “你说的也对,”

    “他并没有提起回公司之后的职务安排吧,”

    “当然没有,他只是表示非常想回公司工作,”

    “那么你也不用担心,我想我已经有了很好的安排,这样刚好,你都用不着说服茱莉亚,”

    “还有伦道夫,我深深的觉得,你能力肯定是有,最关键的,是你的心态要调整过来,我相信,只要你心态调整过来,你肯定能处理好所有的工作,当然,虽然这样压力会更大,但是你一定能处理好,”

    “一段时间以后,你肯定能习惯,就是从此喜欢上了这样的压力也说不定,”

    “要不我们还是都多想想?”伦道夫说。

    “不用想,我已经有了安排,”冯一平说,“保证让你满意,也让哈斯廷斯满意,”

    还不等伦道夫表态,他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同时也不会违背公司利益,”

    “那好吧,”伦道夫看起来轻松了好多,也不知道是因为终于不用向茱莉亚解释呢,还是其它的原因。

    “那没事了?”

    “没事,”

    “好了,我不送你出去,我得马上把身上的这些味道洗掉,”冯一平带着几分急切朝楼上跑,他还要赶赴一场让人心潮澎湃的约会。

    “谢谢你,冯,”

    伦道夫很快给哈斯廷斯发了一条短信,“冯最近可能都没时间跟你面谈。

    “没时间?”知道冯一平回来,他这个晚上并没有安排其他的活动,一直在等着伦道夫的信息,一直在等着跟冯一平面谈,她原本以为,自己也可能亲自去跟布坎南道别,但没有想到的是,冯一平竟然连这点时间,这点面子都不给。

    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