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伦道夫,”布坎南拥抱了他一下。

    在在飞机上看到伦道夫,布坎南明白,这是冯一平为了掩饰专程送自己赴任做的安排,

    只是没想到他出动了伦道夫,要知道,奈飞,是他目前在美国的所有公司中,明面上最有实力的一家。

    “伙计,我很乐意走这一趟,”伦道夫也低声说,“为了你,也为了奈飞,你知道吗,冯又有个新主意,如果运作得当,同样能为我们带来不少用户,”

    布坎南这会只有佩服,他最清楚这事,很明显,那个主意就是在自己提醒他之后的短短几分钟之内他想到的。

    那么短的时间,又是特定的地点,他就是能轻而易举的想出一个对旗下公司有利的好主意,跟在这样的人身后做事,无疑是一件很安心省心的事。

    这也让布坎南非常看好自己今天就将履新的职务,因为这件事,实际上也是冯一平推动的。

    那就不应该有错。

    “冯怎么了?”他小声问道。

    冯一平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闭着眼小憩,身上还盖着一条毛毯,就连自己登机这不小的动静,他都没睁开眼看看,显然困得厉害,真是很少看到他这么疲惫的时候。

    “昨天晚上又工作得太晚吧,”伦道夫说,“你知道,最近这一段时间,虽然成绩喜人,但是事情也非常多,”

    可不是吗,奈飞刚刚加入公司体系,又新上线了两家那么热的网站,事情怎么会少?

    而这时,马灵神采飞扬的走进公司,“哇,你今天真漂亮,”“哇,你今天气色真好,”到办公室的这一路,小姑娘们的赞叹不绝于耳。

    …………

    “你好冯先生,”机场内接机的,不但有NAVTEQ派来的人,西尔斯百货也派了两位前来,现在的冯一平,尤其是收购了奈飞之后的冯一平,理应受到这样的对待。

    但还不止如此,NAVTEQ总裁柯林斯的秘书,正恭敬的带着很少能见面的大股东朝出口走,旁边人堆里挤出来一个正处壮年的家伙。

    而且看样子,那人也是冲这边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他还没明白过来,布坎南已经抢上前去握着那位的手,“你好约翰,”

    来人正是小奥黑团队负责媒体宣传的副主管。

    “请稍等,”冯一平走上去寒暄了几句。

    果然,政客们的想法都是一致,约翰代表小奥黑先道歉后道谢,因为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他和夫人不好前来来接机之类的,说得和布坎南顾虑的是一回事。

    于是,从机场离开时,冯一平一行人,很快分作三个方向,他去NAVTEQ,布坎南去小奥黑的竞选办公室,伦道夫,则是去见西尔斯的相关人员。

    …………

    当天下午,他们所做的一些事便见诸于网站,“今天下午,在冯一平的见证下,奈飞总裁伦道夫,在芝加哥和西尔斯百货签署了合作协议,”

    “双方商定,自即日起,凡是在西尔斯百货购买DVD播放机的用户,均可获得一个奈飞账户,该账户可以免费试用10天时间,”

    “伦道夫表示,未来将和更多的商家合作,让更多的人,可以通过这样的限时账户,来体验奈飞的服务,”

    这就是冯一平昨晚临时想出来的那个办法。

    奈飞的DVD租赁,首先直接针对的,就是有DVD播放机的家庭,这样免费账户的推出,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精准的广告手段。

    而希尔斯百货之所以这么快同意,是因为这相当于额外的为他们的DVD播放机提供了增值服务,能有效的提高他们的销量。

    之所以找西尔斯百货合作,除了地理的因素,还有一个原因是,尽管西尔斯目前在走下坡路,但它依然是美国第三大的家电零售商。

    对了,和其它的很多动态一样,这条消息,同时在奈飞Facebook页面发布,已经是Facebook注册用户的哈斯廷斯,自然第一时间关注了奈飞,因此他很快就知道了这条消息,也很快又有些跳脚。

    因为这个主意,正是他计划跟冯一平面谈时提的建议之一,但是他还没机会说出来,那边他们就已经在开始实施,怎么会这么巧?

    他再也顾不上拿捏,马上给伦道夫打电话,“伦道夫,有期限的免费账户,正是我想提的建议,我还有进一步的想法,为什么我们不跟DVD播放机生产商合作呢?”

    他这个提议,又是更进一步的办法。

    “谢谢你的提议,我们已经在联系中国和RB的DVDV播放机生产厂家,”伦道夫轻轻的说。

    既然想到了前面的这个,后面的这一点,冯一平怎么会想不到?

    他相信,等和好莱坞谈好相关的分账协议,奈飞的流媒体服务正式上线后,这样的广告手段,同样能增加直接选择在网上观看电影的用户。

    此时听到伦道夫的话,哈斯廷斯觉得有些后悔,也有些羞愧,自己当时怎么会那么小气呢?为什么前晚在酒吧时,不跟伦道夫提这个建议?

    …………

    对自幼畏寒的冯一平来说,一月下旬的芝加哥,依然不是一个太宜居地方,因为今天晚上,这儿室外的气温,依然在零下五摄氏度。

    他不得不穿上厚厚的羊绒大衣。

    哪怕此时呆在暖烘烘的室内,他依然怀念硅谷,硅谷的冬天虽然同样有些冷,但至少都会在五度以上。

    晚上8点整,小奥黑夫妇准时赶到了这里,“你好啊冯,”小奥黑爽朗笑着,一进门就张开手和冯一平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你好!”冯一平看着这会的小奥黑,从内到外都洋溢着自信,整个人显得特别的精神,他今年刚43岁,这会应该正是他状态最好的时候。

    米歇尔带了礼物来,“我们知道你不太适应这样寒冷的天气,”

    冯一平畏寒的这事,她听黄静萍说起过,一直记在心里。

    “这双小羊皮手套,在这可以派上用场,”

    冯一平当场试戴了一下,很合适,“谢谢,本来确实觉得冷,但是看到两位的笑容,我就觉得暖和了起来,看起来形势不错?”

    小奥黑很放松的坐在沙发上,“竞争依然很激烈,但

    是这次情况,至少比上一次要乐观,”

    他说的是上一次竞选联邦众议员结果惨败的事。

    “你好冯,”跟在小奥黑夫妇身后进来,一直挺安静的布坎南这会也笑着跟冯一平打招呼。

    “你好,感觉如何?”

    “感觉很好,”布坎南说,他在小奥黑那一方坐下,“我迅速找回了在大学第一次加入竞选办公室时的感觉,”

    “非常感谢你冯,布坎南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精选组织者,非常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小奥黑说得很真诚。

    “布坎南不止是我的工作拍档,他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也应该感谢你给他提供了一个这样的机会,因为我知道,布坎南其实最想做的,还是为公众服务,虽然不舍,但是我尊重他的选择,”

    “我同样尊重和支持如你这样,已经表现出了优异品质,可以为公众谋求更多福利的人士,”

    “我也相信,这一次你一定能击败对手,走,我们边吃边谈,”

    席间,小奥黑详细的介绍了他目前面临的情况,总体而言,是好坏参半。

    虽然有了本党有力人士的支持,他自己的能力,尤其是通过演讲,让更多人支持自己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他的几位对手,同样都不容小觑。

    总体而言,目前虽然乐观,但并没有绝对优势,而竞选这事,不到最后,你很难知道结果。

    熟知的结果的冯一平想了想,提示了他一下,“或许,我们前总统克林顿先生的一些经历,能给我们借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