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真的要回来?这年都过了,他就不能等两天再回来?

    老陈看了眼那边满桌丰盛的饭菜,妻小们这会都还在谈笑,没人动筷子。

    他家家教极严,一些老规矩还在用,比如,他这个当家人没动筷子之前,家里谁都不好先吃,这会,连那几个孙辈,虽然眼睛都没离开过桌子上的那些菜,但也没一个吵着闹着要先吃的。

    他挺欣慰。

    “你确定?”他又问了一遍。

    “是的我确定,因为他们官网都已经登了出来,明天中午就到,”手下肯定的说。

    嘉盛官网确实发了这样的消息,什么冯一平在美国的这几天干了哪几件很完美的事,今天终于能回国和家人团聚庆祝新春之类的。

    “是回上海吗?”老陈问了一句,也祈祷了一下。

    他最清楚自己伺候的这位,他深知,平时让他飞去上海玩一玩,那他不会排斥,但这会,大年初五六的,想让王总专程飞到上海去等冯一平,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也不是没可能,如果那边是一个他觊觎已久,但是没机会上手的美女,他估计会马上巴巴的飞过去。

    所以,是上海就好,那么就只能等冯一平回首都时王总才会跟他见面,自己也能多享受一两天这难得的假期。

    然而手下的回答,毫不留情的粉碎了他的期待,“不,是直飞首都,”

    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我知道了,”老陈挂断电话,看来今年这运气,哦,啊呸,我今年运气一定好,一开年就忙,一开年就要准备这样重要的事情,多好!

    普通人希望能闲一些,但是对很多人来说,闲,无所事事,是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

    因为对他们来说,闲,那就意味着失势。

    “王总,”他第一时间拨通了王总的电话,“冯一平明天中午回首都,”

    “知道了,你安排好了通知我,”王总那边好像也在吃饭,只从他说话那么干脆利落,那么正常,完全没有任何腔调的情况来看,老陈估摸着,王总这会不是在和老王总一起吃饭,就是跟其它重要的人物吃饭。

    对王总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父子能在一起吃饭的机会,其实真不多。

    “你们先吃,”老陈出来交代了一声,在最喜欢的孙子头上摸了一下,这事既然定下来,那他现在就必须把相关的事情安排好,首要的,就是要把首都机场那边协调好。

    对他们来说,这事并不是太轻松,首都这么多大佬,谁知道这两天有谁从那过。

    而真正大人物的行程,事先都是秘而不宣的,要是安排得不好,让他们的一些动作落在有些人眼中,他老陈可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

    出行这个词的含义,从古至今,也演变过多次,到现在,对大多数人来说,就是新年头一次出远门。

    在以前,这是极重要的一件事,不但得查黄历挑日子,还得查方位,但到现在,方位、日子这些事,大家也看得淡了,主要是,在现在的快节奏下,很多事,就就是想讲究,那也没有办法。

    不过,大年之后头一次出远门,约定俗成的,或者习惯性的,好多人一般会选择初六,或者初八这两天。

    无它,在我们的传统里,双日子比单日子要好,而六或者八,有很顺利和很吉祥的含义。

    当然,这也得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

    对有些人来说,如果老板决定正月初六开业,那显然,他们是等不及到初六才出门。

    但是对向晓芳和浮云宁她们来说,肯定不存在这个问题,这俩好闺蜜一致选在初六回美国继续学业。

    她们俩自然不用和普通人一般,老早就到候机区等候,以免延误,她们都是在专门的贵宾厅里,不过,今天她俩都来得有些早,明明是大中午的航班,她们偏偏一早就过来。

    “你这说服人的能力可以啊,”浮云宁懒洋洋的歪在沙发上,“你家里不是一直不同意你到上海创业吗,你居然能让他们松口,”

    “哪儿啊,是我爷爷,他说我既然有自己做点事的心思,就让我爸妈都要支持我,”

    “哦,难怪呢,你又去你爷爷面前撒娇了吧,”

    向晓芳也有点小得意,爷爷一向疼自己,而且比爸妈还要开明,有了他的首肯,哼,爸妈不同意又如何?

    “我也想我爷爷,”浮云宁说了一句,有些沉默。

    向晓芳连忙转移这个让浮云宁感伤的话题,“冯一平就快到了吧,你确定我们的这份计划没问题,他的基金一定会投资?”

    提起这个,浮云宁有了些精神,“那当然,我们俩花这么大的精力做的计划,他如果还不满意,他的那个创业基金如果还不投资,哼哼,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假的,全都是为了应付我们俩的,”

    她的话说完,却没有得到回应,一看,向大胸明显在那走神,她那个气啊,“哎,你想什么呢?我说,你能不能只要一提到某人就走神?”

    “哦啊,你说什么?”向晓芳楞了一下,马上抓起一个垫子朝她丢过去,“你这个丫头,”

    天地良心,她刚才真没想其它的,只是浮云宁刚才的表现提醒了她,看来是得早点从美国回来,爷爷虽然现在身体还挺好,但毕竟上了年岁,是得趁现在多陪陪他。

    “怎么,被我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

    …………

    老陈陪着小王总,也在这个上午来到了贵宾室,不过,他们此行不但算得上是轻车简从,而且也难得的低调,谁知道那些门都关着的贵宾室里,都坐着哪些人,谁知道那些一看就是保镖的家伙,是谁带的。

    王总一坐下,也忍不住发牢骚,“他怎么就偏偏直接回首都?”

    这要是在其它地方,不管是上海深圳还是冯一平他们省城,自己完全可以大咧咧的在那些机场横着走,那不是能给他的压力更大?

    可是在首都机场,没谁敢这么脑残。

    老陈还真猜错了,为了那意味着源源不断,而且来路正当的收入,王总还是愿意降尊纡贵的去其它地方迎迎冯一平。

    不过,老陈这会心里又在吐槽,为什么一定就要在机场找他呢,就不能去他公司吗?

    他哪明白王总的心思,就是要在他刚一下飞机,刚踏上国内土地的时候给冯一平一下马威,他才印象深刻。

    “问问,他究竟什么时候到?”

    老陈打了一个电话,“王总,他的飞机已经落地,”

    “嗯,”王总淡淡的哼了一声,老陈连忙去前面那等着。

    王总看了眼几上的茶,没有喝的兴致,冯一平的那架飞机,也算是个不错的玩意,要不干脆顺便要过来玩几天,这时候去阳光灿烂的夏威夷就挺不错。

    老陈没等多久,就看到有些疲惫的冯一平背着一个包,边打电话边走进来,他连忙进去说了一声,“王总,他到了,”

    王总闻言背着手朝这边走,也算是有求于他,还是到门口迎一下。

    他刚走到门口,冯一平也快走到这边,老陈也已经准备伸手拦人,王总清了清嗓子,脸上挤出点淡淡的笑,正准备开口,前面一间贵宾室的门打开了,两个女孩子笑着走出来,“冯老板,”

    老陈看了一眼,好么,你冯一平居然是这样的货色,他正准备伸手,不妨有人在他肩头上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居然是陈总,这是怎么回事?

    而这时,冯一平已经施施然的从他们门前走过,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王总,怎么了?”

    “我真失望,”王总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