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一眼就看出来这位会是什么身份,很简单,看他在向、浮面前的这做派,肯定是非富即贵。

    进一步说,只能是贵。

    话说,能在向、浮这样的人面前,表现得像自己这么自在的商人,全国都不会太多。

    这位由内而外的那种放松的姿态,也不是一个商人能拥有的。

    商人和贵人的区别,怎么说呢,乔布斯有一句现在还没说的名言,“StayHungry,StayFoolish”,这句话有很多中文译本,其中的一种简单直接的,“保持饥饿,保持愚蠢”的译法,可以用来说明这种区别。

    大多数商人,至少能做到“保持饥饿”,所以他们总是不太满足,总是担心在波谲云诡的竞争中,会几下就输得一败涂地,所以他们在人前的时候,总是很精神,始终处于箭在弦上这样的高压状态,为什么?因为他们时刻准备着创造机会和把握机会。

    而贵人哪会有这种紧迫感?国内现在还是只上而不会下的状态,只要能上去,那就是一世的富贵,那就是端上了金饭碗,那就是吃上了满汉全席那种规格的大锅饭,那还有什么好愁的,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所以他们在人前的时候,能由内而外的放松。

    只是冯一平觉得,这一拨人,最好是要能“保持愚蠢”,如果他们不但不“保持愚蠢”,还“保持饥饿”,那么可能就会有很大的问题。

    为了不碰上这样的人,冯一平原则上对这些贵人是敬而远之,当然,像向晓芳这样以前一直隐瞒身份,还总是会碰到的老相识,那真是没办法。

    因此这会对热情的王总,对他很热情的伸过来的手,并不是他热情,浅浅的握了一下,就像是和女士握手一样,“你们聊,我急着回家,”

    他刚才看到这位王总,觉得哪儿有些熟悉,直到听到他说话才恍然大悟,是声音熟悉!自己不是挂了他一次电话吗?

    还有那个看起来也有点眼熟的老同志,看来就是上次和李方成一起在酒店,坚持要见自己的那位吧。

    他马上可以断定,这位王总,就是那种精明而又保持饥饿的贵人,这样的人对他来说那就是麻烦,从这位这么锲而不舍的想见自己就大概能猜出来,这麻烦可能还不会小,他哪还会想跟这位有什么交集?

    很自觉的站在一旁的老陈心说,看到了吧,都说这个家伙是这个性子。

    王总在大多数人面前,那都是尊己卑人,眼高于顶的,只不过因为有向、浮在,又考虑到冯一平和他们的关系,以及冯一平对自己的重要性,这才屈高就下的折节下交。

    上次挂电话的事,我就不追究,我派去的人你坚决不见,这事我也不提,但是你竟然还这么傲慢?

    不但装作不认识,连声好都不问,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在我面前你居然这般桀骜?

    但是,他这会又不好自报家门,那不是让那俩小姑娘讥笑吗?

    问题是他又不好出手拦,本来他就算是贸然闯进来,现在如果拦着冯一平不让他走,那就太刻意了些。

    而冯一平和那俩小姑娘的关系看来不错,那样做,怕是会引起她们的不爽,他正纠结着,是不是也趁现在告辞,有人帮了他一把。

    “这么急着走啊,”浮云宁站起来,“那我们的计划书?”

    “我只能说,点子不错,”毕竟这点子是自己出的。

    “哼,又是自卖自夸,”

    “但是,你们的计划能不能通过,我真不知道,如果不能通过,只能打回重做,什么时候你们的计划靠谱了,那么投资也就靠谱了,”

    那就是现在还没什么谱呗,这样的回答小浮同学不太满意,向晓芳拉了她一把,冯一平这么做,其实也是为她们好,真的弄明白了,想清爽了再做,那么成功的几率自然更高。

    “好吧好吧,”浮云宁嘟囔了几句,“套路真多,”

    “你们这是?”王总特和蔼可亲的笑着问。

    “没什么,就是我们俩想攒点嫁妆,找了一个项目,想叫他把把关,顺道投点资,”浮云宁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完全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

    “呵呵,云宁你真是家学渊源,还有晓芳,你们找到的项目,肯定是不错的项目,”王总夸了两句,不过也没有顺着说自己也有几个闲钱,要不要帮忙的话。

    他知道,就俩小姑娘鼓捣的项目,那两家怎么会缺那个钱?

    她们之所以硬拉上冯一平,肯定是为了更保险而已。

    “不过冯总,我得说你两句啊,你这就有点不够意思,她们两姑娘想攒嫁妆,你要真想帮忙,哪有这么麻烦?”他对已经起身的冯一平说。

    哟,那两姑娘这下也有了点兴趣,他还有什么办法?

    “我不知道什么是比创办一家有前途的高科技公司更好的办法,再见,到了国外好好年书,时刻记着为国争光是,”他背着包,顺道拿起一个苹果咬着朝外走。

    “我们都知道,有冯总你投资,她们的这个项目,肯定没有问题,但是我们也都知道,创业总不是件轻松的事,她们俩又都是女孩子,何必让她们吃那个苦呢,”

    “想不辛苦很容易,那就别创业,刚好,这个问题你们也想清楚啊,”冯一平朝她们俩点了点。

    “听说冯总在香港的那家投资公司,在股市上的运作成果非凡,全无败绩,干脆带着她们运作一次就好,哪用创业这么麻烦?”

    原来如此!

    冯一平这下总算确定这位王总所为何来,难怪上次是李方成跟着一起去的。

    “呵呵,还有这样的好事?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他淡定的笑了一句,“再见啊,等我到了美国再找时间聚,”

    “等等,我们送你,”那两姑娘即使不是冰雪聪明,这会也完全能明白今天这事的始末。

    这位王总,哪是顺道来打招呼,他说的这些,哪是为了我们两个?他是专程冲冯一平来的,而且看样子,他盯上冯一平还不是一两天,现在看中了冯一平在香港的那家投资公司。

    虽然不是不知道圈子里就有这样的事,但是当这样的事直接在眼前发生时,她们还是觉得齿冷,觉得恶心。

    当然,这样的事,她们不会贸然参与,但是,在这位王总面前清晰的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那也没什么不可以。

    这下,主人全走了,就剩王总主仆两个客人。

    看着那两个女孩子,再也不看自己一眼,也不交代一句,就一左一右的陪着冯一平朝外走,王总很惊讶,他主要是惊讶于那两个女孩子的反应快,看来,那两姑娘完全明白自己是在做什么。

    这事,自己没处理好,有些急,怎么在她们面前把这话说了出来?

    他朝老陈示意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

    那两位提都没提王总说的那事,当然,她们多少也是有些不相信,炒股这事,哪有只赚不赔那样的好事?

    “你的奈飞,有没有超级会员?有的话一定要送我一个,还有,你的奈飞真小气,为我推荐的片子,都是些老片子,不消说,那样的电影,你们采购的成本低,对吧,”浮云宁说。

    “我就问,为你推荐的那些,你喜欢吗?”

    “喜欢一些吧,”

    “就是啊,那你还抱怨什么呢同志,费心费力的从那些不知名的电影里,帮你淘出来那么多你心仪的电影,你难道不应该表示感谢?”

    此时的浮云宁,很有之前张秋玲的感觉,憋屈,为什么怎么说都说不过他?

    “有些人你还是要留意,”向晓芳提了一句,“要是有什么事……,”

    “呵呵,会有什么事?”冯一平笑,余光扫眼后面跟上来的那两位,轻松的摇了摇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