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是枯水季,梁家河中学门前的那条河,又一次变成了涓涓细流,原来搭建简易木桥留下的那些树桩,现在清晰可见。

    不过这些树桩早两年就派不上用场,口袋里鼓起来的河两岸的村子,前年就集资建了一座水泥桥,桥修得极气派,按照五十年一遇的洪水的标准来修建。

    简单点说,就是再发大洪水,河边的公路都淹没了,桥还淹不到,也就是冯一平他们上中学时,一到夏天就发愁的这条河,终于不再是障碍。

    “不过新问题也来了,”张秋玲挽着肖志杰,踩着红色的鞭炮屑走上桥,“特别是夏天的时候,那些家伙甚至排着队从桥上往河里跳,学校不得不安排老师到桥上值日,”

    “这有什么,”肖志杰朝河下看了看,“要是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有这座桥,夏天的时候我也从这往下跳,”

    “就知道你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家伙,”

    “你就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肖志杰说,“你自己家就在学校,什么都方便,你想想当时的我们,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冬天还好说,热天的时候,一天出几身汗,不说一天洗一次澡,两天总该洗一次吧,但是,能到哪儿洗?”

    “一间寝室,至少住50多个人,你好意思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擦澡?不只能到河里?偏偏那会老师还抓,”

    “得得,你又有什么发言权?你不是很快就搬到一平租住的那儿住吗?”张秋玲看了眼身后已经有四栋楼的学校,“现在好了,”

    是啊,现在终于好了,教学楼不说,在这读书的中学生,终于搬进了宿舍楼,8人一间,还装了暖气,冬天的时候,再也不用在穿房而过的冷风下蒙着头睡觉。

    至于空调,除了电化教室和会议室,其它地方都没装,不过,对大家来说,热,真不算什么事,有房顶的吊扇足矣。

    “变化真大,”肖志杰说,“这条河上,原来就只有一座只有枯水季能走的漫水桥,还有乡里的那座只能过人的老式拱桥,现在一算,至少有六座,这样的改变和进步,是实实在在的,”

    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中年人从桥上开着摩托从桥上走过,“你是张校长家的千金吧,听说在省城教中学?真是出息了,这个是你女婿?好眼光,一看就是个福气相,”

    “是,过年好,你这是还要走亲戚?”张秋玲笑着说。

    “呵呵,现在哪还有时间走亲戚?我在镇里帮姑娘买了套房子,想趁现在还闲生,去看看那个小区建的怎么样,”

    “哦,那恭喜了,”肖志杰很上道的拿出一包烟给他敬了一支。

    镇里陆续有一些楼盘动工,买得也都很好,没办法,虽然现在从下面最远的村里到镇里,坐公交车最多也只要半个小时,虽然现在大家家里的房子都很宽裕,都很好,但是,年轻的姑娘小伙,有了工作以后,还是希望能有自己独立的私人空间,好在这对现在五里坳镇的大多数人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虽然跟你们不能比,不过我们挺满足的,以前哪想过能在镇里买房子?你们回来有在镇里转转吗?真该转转,镇里现在比县城好,真的,”他很自豪的说,“县里的人过来都这么说,”

    “是,以后还会更好,市里的人下来都会说镇里好,”肖志杰说。

    “呵呵,可不就是吗,厂越来越多,公司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多,楼越来越多,说起来,这个还真得感谢秋玲你的那个同学,要不是他,哦,车来了,我干脆坐车下去,骑这个太冷,有空带着女婿到家里坐啊,”那位把烟往耳朵上一夹,一拧油门,轰隆隆开过去,对着公交车喊,“等一下,还有人,”

    “要不是在镇里买了房子,他家估计也能不用骑摩托,开上面包车,”肖志杰说。

    这还真不是假话,镇上已经开了四家占地很大的面包车专卖店,因为对这会的五里坳镇居民来说,这车实用也实惠,所销量很大。

    旁边,还有一家皮卡专卖店在建设,卖的永远比买的精,那些家伙已经预计到,会有很多想升级的会选择买皮卡。

    “走吧,回家吧,”张秋玲看了看表,“饭该好了,”

    肖志杰抬头一看,山上的那小院子里,张校长果然站在那

    “哎志杰,你快看,柳树的这些嫩芽,”张秋玲高兴的拉着肖志杰说。

    “哦,是,这颜色真好,”肖志杰有些心不在焉的。

    今天中午,张校长会说出自己想要的那个结果吗?

    “哎,你就不能有点信心?”张秋玲看着他那副样子,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

    “好啦,努力点,就跟初三那天一样,”

    肖志杰是初三那天到张秋玲家拜年,因为这边约定俗成的规矩,初二是女婿到丈人家拜年的日子,他不想让张校长觉得自己是想造成一种既成事实的样子——虽然这早就是既成事实。

    为了那一天,他准备了很长时间,甚至连该说哪些话,都在纸上一一写了下来,从张校长夫妇的表情来看,他认为最后的结果也应该蛮好,但是张校长当时并没有明确的答复他,只说让他今天再来一次。

    “放心吧,我爸不同意也没关系,我直接跟你一起走,”张秋玲说。

    听了她这话,肖志杰感觉暖暖的,飞快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谢谢!”

    “哎呀你干什么?让人看见,”

    “看见就看见,”肖志杰抱着她,“谢谢你,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不想你和家里的关系闹僵,”

    总要背后有个支持自己的娘家,女孩子的心里才踏实。

    “确实不行,一平不是快回来了吗,要不,还是让他帮着做做工作,”

    …………

    桌上煮着一个火锅,旁边放着七八盘还在冒着热气和香气的菜,看上去极丰盛,弥漫着肖志杰非常熟悉的老家的味道。

    张校长端坐在主位上,见着他俩进门,问了一句,“喝点酒?”

    肖志杰见他脸上严肃,越发有些没底,“好的,”连忙走过去准备倒酒。

    张校长递给他一瓶酒,“喝这个,”

    肖志杰眼前一亮,那是他带来的五粮液。

    “别听他的,先吃菜,”张秋玲妈妈同样拿着一盆刚洗好的青菜走过来,“这样的青菜,你那吃不到,”

    可不是吗,家里这下霜以后青菜,甜甜的,在暖和的南方真是吃不到。

    “谢谢阿姨,叔叔,我敬你,”肖志杰是两头的话都听。

    “初八的走?”

    “是,”

    见老爸问起这个,张秋玲也眼巴巴的看着他。

    “秋玲不能跟你走,”

    “爸,”张秋玲把碗和筷子一放,就要发飙,两只手同时拉了她一下——她妈妈和肖志杰。

    肖志杰没说话,她妈说,“听你爸说完,”

    “等教完这个学期吧,”张校长说,“这样对她带的学生也好,对学校也好,”

    这个转折太快,张秋玲的转折更快,马上给爸爸盛了一碗羊肉汤,“爸,你喝汤,”

    张校长笑了笑,这女儿大了,有什么办法?

    肖志杰激动的把自己那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那可不是小酒盅,那是玻璃杯,一杯足有二两多。

    张校长总算笑了笑,“你们95年毕业,到现在快十年了,志杰你的进步,我看在眼里,”

    “我做的还很不够,”肖志杰说。

    “是很不够,我看包括一平在内,你们都不明白,谈恋爱和成家有什么区别,”张校长说。

    “不过,有些事老师和大人能教,有些事,谁都教不了,只有自己体会,想让你们一夜之间,从一个小伙子,变成一个养家的男人,那不现实,只有日子过起来,自己慢慢的成长,”

    “好在这一两年,你们的表现都不错,特别是你们到南方之后的表现,算是有担当的,”

    “有担当,有上进心,有责任心就好,我和她妈,也放心把她交给你,”

    “谢谢,我……我……我,我一定好好的,对秋玲好好的,”肖志杰高兴得都有些结巴。

    “我话没说完,和你们不同,我们这一代人,就讲个安稳,当小学、中学的老师,自己不会有多大成就,这个工作就胜在安稳,这也是我们一直让秋玲做这个工作的原因,”

    “虽然你们现在跟着一平做事,肯定会不错,但是,商场上的事,谁也说不清楚,所以,秋玲跟着你去了那边,我们还是希望她能在学校工作,这样对你们的日子也算是个保障,

    “没问题,没问题,”肖志杰一迭连声的说,“我马上联系学校,叔叔,我敬您一碗,哦不,我敬您一杯!”

    “妈,你吃菜,”张秋玲也向老妈献殷勤。

    两个大人看着两个欢喜得不行的小儿女笑了笑,这些孩子,浑然不知从现在开始,他们肩上多了些什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