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一平,你,”老陈有些义愤填膺的喊了一声,“你别给脸不要脸,”

    不管愿不愿意,这个时候,作为王总的马前卒,他必须得冲在前面。

    “王总,我去,”

    “慢,“王总用手扶了一下脑袋,不知道是让自己清醒一下,还是感觉一下自己是不是清醒的。

    应该说,今天这完全在预料之外的情况,真的让他有些懵。

    他现在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之类的,狠狠的瞪着冯一平,握着拳头朝车那走。

    老陈连忙快步跑上前,帮着拉开车门,“冯一平,没想到你是这么没素质的人,王总大人有大量,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一定得好好跟他道歉,”

    冯一平看着他,又摇了摇头,他这是怕把事情闹大呢,还是委婉的提醒自己一句?

    不过,不管哪一种,冯一平现在显然都听不进去。

    王总把老陈往旁边一拨,通通通的走上车,喘着粗气说,“你知道,你会为今天的无礼,付出多少代价吗?”

    他好歹还知道这是在公众场合,没有大声嚷出来,声音压得很低,但冯一平都听得到他的磨牙声。

    显然是气急的样子。

    果然,他这番明显有威吓含义的话,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冯一平听了以后,眉头都没皱一下,还动了一下身子,看样子是想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门,”他说。

    “什么?”王总又一楞。

    “车门,”冯一平朝那指了指。

    原来是叫自己关车门。

    王总伸出一根手指朝冯一平点了点,摇了摇头,右脚用力的一蹬,车门“哐”的一声,重重关上。

    “叫他们退后,还有,车窗,”

    饿过了头,你会觉得肚子是饱的,气过了头也是一样的道理,王总现在就觉得,竟然没有发火的欲望。

    或者是,他觉得现在没有发火的必要,他想好了,哪怕接下来冯一平跪下赔罪,也得先给他些让他记忆深刻的教训,让这个以为有了点钱,就不知掉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知道厉害,让他明白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之后,再安排他做那些自己想让他做的事。

    王总对老陈他们摆了摆手,然后“刷”一声关上窗子,还顺道拉上了遮阳帘,“有什么要说的,快说,我时间很紧,”

    他整了整衣领,翘起二郎腿,透过前挡风玻璃看着外面,“你也是成年人了,你知道,有些事做了,不是说点什么就能……,”

    话没说完就被冯一平打断了,“你闭嘴,”

    什么?感觉不会也没必要发火的王总马上暴走,气得一下子站起来,然后,头“咚”的一声,撞在车顶上。

    …………

    外面,老陈带着人不但离着车好几米,还把周围的车和人都清空了。

    那俩商务车安静的停在中间,他们站在车这边,周星宇一个人站在车那边,双方隔着车子,遥遥对峙。

    周星宇还是没太明白,刚刚明明都走到停车场出口了,一平为什么又叫自己开车回来。

    但看着现在的情势,他准备打电话给应急保安小队。

    就在这时,他们都听到车里传来“咚”的一声响!

    不至于吧!他和那边的人都是满脸的不相信。

    车里的那两位,无论如何都不至于动手的吧!

    “王总,”“一平,”两边都往前走了两步,试着喊了一声。

    “没事,”那好像是王总在说话。

    他们等了一会,见车窗始终没有打开,又都回到原位站好,难道他们等会会鼻青脸肿的下车?

    …………

    “没坏吧?”车内,冯一平说了一句。

    王总揉着头顶吸着凉气,“你试试?”

    “我说的是我的车顶,”冯一平摸了摸刚刚被头顶到的那块。

    但是这话一点都不好笑,王总一手指着冯一平,正准备开骂,冯一平又来了一句,“你闭嘴,给我好好坐着,”

    “我叫你上来,不是想听你说什么,我是想让你乖乖的坐那听我把话说完,”

    “你,”王总刚说了一个字,冯一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他不由得把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

    两个人谈判,有时候讲究的就是一个先声夺人,冯一平抢占了先机,始终不急不躁,而因为这一系列完全意想不到的遭遇,王总已经有些乱了方寸。

    再加上冯一平刚才那冷冷的一眼,他发誓,那真不应该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人该有的眼神。

    “你知道吗,我觉得非常没意思,”冯一平说。

    刚才都快到了停车场出口,他总算明白之前向晓芳的那句解释,自己为什么听起来觉得怪怪的。

    她说自己回来是为了创业,顺道多陪陪爷爷。

    但是正因为她这样解释了,冯一平才明白,她计划提前结束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习回国,为的真可能不是这个原因。

    为的是什么呢?看来多半和这个王总有关,她想夯实和自己的合作关系,以便能为自己抵挡一些纷扰。

    冯一平非常不愿意她这样做。

    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大男子主义心态作祟,他压根就没有什么大男子主义,相反,在有些时候,他并不反对用女人的钱;同样,在有些事情上,他很乐意依靠女人。

    他并不觉得那样做就一定不爷们,不那样做就一定爷们。

    只是,他现在真心不想欠一些人,尤其是女人,自己还不掉的人情。

    本来他还想着拖一拖,对王总这边敬而远之,了不起,就敷衍一下,想明白那个问题之后,他马上改变了主意,或者说,在美国那么长时间,让他免不了也习惯了一些那边的处理问题的方式。

    有些人有些事,可能你就秉持着再平和的心态,可能也没办法善了,也没办法和平相处,那还不如直截了当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在有些事情上,他不想一直这么和和气气的。

    话说,现在对有些人,对有些事,他可以也有资格按照自己的心愿发出一些声音来,不用管有些人听了这些之后,会不会高兴。

    那就先从王总这个二代开始。

    王总这会都不想看他,“我想接下来我会让你觉得很有意思,”

    “闭嘴,”冯一平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就觉得对我可以予取予求?住在首都,就以为是真跟以前四九城的那些八旗子弟一样有特权吗?”

    “你以为你是谁,你究竟清不清楚我是谁?如果刚才我走了,接下来你还会找我,包括派人去我公司,去我家里找我,对不对?你别否认,”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时间有多宝贵?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烦想你这样自以为是,自视甚高,自命不凡的家伙?”

    “难道在这之前,我给你传递的信息还不够明确?电话不接,你的人也不见,很明显,你弄你老子的权,我做我的生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多好?”

    “惊讶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你不就是靠着你老子的那点权利来作威作福吗?”

    “你偏偏就还要死皮赖脸的跟过来,你以为你这是执着,是礼贤下士,我明确告诉你,你这是愚蠢,”

    “你瞪什么,你就是愚蠢!”

    “我太清楚你的来意,听一个不靠谱的家伙说了一件不靠谱的事,你居然还如获至宝,谁能在股市上有赚不赔?他说有你就信,你这不是蠢?”

    “你以为你老子仕途顺利,就应该什么事都顺着你,连股市也不例外?做什么美梦呢你!”

    “就是我有这个本事,为什么要带上你?别扯你老子,你以为你老子就真是天王老子啊,”

    冯一平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这么火,但他发现自己是真的停不下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